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共產主義黑皮書》:共產黨的暴力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三部分 另一個歐洲:共產主義的犧牲品(42)

作者:卡雷爾‧巴托賽克(Karel Bartosek)

共產黨在新的暴力中發揮了最攸關的作用。其領袖和門徒們往往是布爾什維克教義的忠實追隨者,得到斯大林領導下的蘇聯的“加持”。正如我們在前面的章節中所看到的,他們所有行動的目標都很明確:通過任何必要的手段確保共產黨對權力的壟斷,而黨扮演的領導角色與其在蘇聯一樣,從來沒有任何權力分享、政治多元化或議會民主的嘗試,即使議會制度得到正式的保留。當時的學說把蘇聯描畫成在與納粹德國及盟友的鬥爭中光榮的勝利者、世界革命的主導力量和普遍指南。自然而然的,對本地共產主義者力量的期望,就是讓他們的活動配合併服從於位於莫斯科的世界共產主義中心及其首領斯大林。

共產黨對權力的壟斷在兩個國家“解放”的幾乎同時就得到了確立:在南斯拉夫的共產黨有約瑟普‧布羅茲(Josip Broz)領導,其更為人熟知的是名字是鐵托(Tito);還有在阿爾巴尼亞,霍查(Enver Hoxha)上升到共產黨的領導地位。這兩位領導人主導了各自的國家抵抗納粹或意大利侵略者的戰鬥,儘管有來自外部甚至來自蘇聯的壓力,他們只在非常有限的時間內接受了與人分享權力。

在歷史的進程中,很少見到新政權在到來之前發生過南斯拉夫那樣大規模的血腥屠殺,1,550萬人口中死亡人數達到100萬。一系列種族、宗教、意識形態和內戰使這個國家分崩離析,其中許多受害者都是婦女、兒童和老人。這真是一場自相殘殺的戰爭,種族滅絕和多次清洗確保了在“解放”的那一刻,幾乎沒剩下任何鐵托和共產黨的政治對手。他們迅速地着手消除所有的殘餘。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鄰國阿爾巴尼亞,他們得到了南斯拉夫共產黨人的幫助。

在中歐和東南歐的其它國家,除了捷克斯洛伐克,其它的共產黨在戰前都是是邊緣勢力,只有幾千名成員。例如在保加利亞,該黨從1919年到1923年是一支重要的力量,然後被迫轉入地下(雖然它確實在抵抗運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在整個這個地區,黨的領導人確信時機到了,而且他們得到了紅軍的支持。他們很快成為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並加入了新政府。而幾乎在各國,共產黨人都掌控了專責壓迫的部門(內政和司法部門)以及可能有類似用途的部門,比如國防部。1944至1945年,共產黨在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亞、匈牙利和羅馬尼亞掌控了內政部,還有保加利亞和羅馬尼亞的司法部,以及捷克斯洛伐克和保加利亞的國防部。捷克斯洛伐克和保加利亞的國防部長──斯沃博達(Ludvik Svoboda)將軍和維爾切夫(Damian Velchev)將軍,都是秘密共產黨員。共產黨人還掌控着國家安全或秘密警察部門(如保加利亞的Durzhavna Sigurnost,以及匈牙利的Allamvedelmi Osztaly或AVO,也即後來的Allamvedelmi Hatosag或AVH)和武裝部隊的情報部門。羅馬尼亞的特別服務局,也就是臭名昭著的Securitate(國家安全局)的前身,由一名前軍官波德納拉希(Emil Bodnăraş)領導,而根據博伊科(Cristina Boico,譯者註:羅馬尼亞共產黨人,二戰時在法國從事抵抗運動的情報工作,1952年被清洗)的說法,波德納拉希在上世紀30年代曾是蘇聯特工。共產黨人在各處都加強了黨對恐怖機器的控制。匈牙利工人(共產)黨總書記拉科西(Rákosi Mátyás)強調了對AVO絕對控制的必需性:“這是我們必須完全控制的唯一機構,斷然拒絕與聯盟中的任何其它黨分權,不管我們各自力量的比例。”#(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着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譯者:林達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