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前FBI特工:前司法部調查希拉里時與她的律師有暗協議

前FBI高級特工斯佐克。

根據日前聯邦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公布的聽證記錄,前聯邦調查局(FBI)高級特工斯佐克(Peter Strzok)在2018年夏向該委員會作證時表示,當年FBI調查希拉里電郵門時,當時的司法部與希拉里的法律顧問有協議,以確保FBI在調查中不會得到她全部電郵。

在2018年夏天聯邦眾議院司法委員會舉行的閉門聽證會上,FBI前助理副局長斯佐克承認,在希拉里的私人電郵服務器(電腦)上,混合存儲着有關克林頓基金會和國務院等機構的電郵,在針對該事件調查期間,FBI並沒獲得全部權限閱讀所有電郵。

司法委員會法律總顧問薩莫斯(Zachary Somers)問斯佐克:“作為調查的部分內容,你們是否獲得閱讀(克林頓基金會)電郵的權力?”斯佐克說:“沒有,我們沒有權力”,“我記得,閱讀那部分電郵是需要得到協議(允許)的,而協議是(奧巴馬)司法部與克林頓(希拉里)的律師經談判達成的。”

斯佐克稱,儘管後來FBI得到了電郵的服務器,但這種得到也是基於當時司法部與克林頓律師的協議。於是FBI任用了一個“重要團隊”,按照協議規定的不同時段、組織、人員過濾電郵。

斯佐克稱,根據當時律師的意見,FBI缺少合理的原因獲得針對該服務器的搜查令,或者要花很長時間,或者根本不可能得到搜查令。但最終FBI得到了該服務器,而且是希拉里自願(提供給FBI)的。

對斯佐克披露的事,前聯邦眾議院監督與改革委員會主席沙菲茨(Jason Chaffetz)表示,顯然FBI對克林頓的問題是故意不查。“這件事荒謬的地方是,在任何其它情況下,他們都不會允許肇事者自己選擇給FBI看什麼,應該是FBI而非克林頓的律師查過全部電郵。”

沙菲茨還指,當時司法部的行為,包括給克林頓高級助手豁免等清楚顯示出雙重標準。“他們沒有去跟川普的助手做個交易,他們就是狠狠抓住。”而且,“克林頓基金會根本就不應該跟司法部溝通,該基金會也不應該跟國務院高層去溝通。”

去年開始共和黨議員重新開始調查克林頓基金會,發現該基金會在2016年選舉後收到的捐款驟減,令人懷疑奧巴馬司法部在替該基金會的“付費表演”做掩護。

日前福克斯新聞爆出獨家,他們獲得了FBI在調查希拉里電郵服務器期間的一份內部表格,表格上列着一些希拉里涉嫌違反的法條是“司法部不願起訴的”,作為FBI在調查期間的一個指導。加上本次斯佐克的爆料,顯示當時FBI局長科米(James Comey)宣布FBI認為不該起訴希拉里的結論與事實不符。

幾天前斯佐克的情人、FBI的律師佩吉(Lisa Page)的證詞也顯示,奧巴馬的司法部並不想調查、起訴希拉里,並明確告知FBI。但斯佐克在聽證會的後期又否認司法部對FBI的調查施加了不應有的影響,並堅稱司法部的律師僅僅為FBI的調查提供了建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季雲綜合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