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練乙錚:當國家法律鼓勵間諜行為(圖)

上周,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最高法院確定了針對中國科技巨頭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引渡程序的聽證會日期,向將她遣送美國接受審判又進了一步。華為被廣泛認為會在即將推出的第五代(5G)技術中成為世界領導者,僅考慮這一個原因就足以明白,對於華為——或許也對於中國——的國際雄心而言,這是個成敗攸關的時刻。

孟晚舟去年應美國政府的要求在加拿大被捕,美國控告她欺詐並違反了伊朗制裁禁令。但美國想追究她的問題並不僅限於她和伊朗的關聯,而此事的戰略意義也不只關乎她個人的命運。

華為自稱是一家私營的、員工所有的企業,致力於為全世界提供數字科技。有關方面對此描述表示質疑,美國政府視該公司為中國專制政府的分支機構,與中國共產黨休戚與共。從這一點來看,中國的目標在於全球主導地位,那麼諸如華為這類中國大公司就是帶着政治使命的商業機構。

除對孟晚舟的控告外,美國1月就多項罪名對華為發起訴訟,包括有系統地竊取知識產權。美國政府一直在警告盟友,該公司已發展出在全世界實施間諜活動的關鍵能力。出於國家安全方面的擔憂,國會已禁止在聯邦項目中使用華為產品。(華為的回應是在上周就上述限制措施對美國政府提起訴訟。)

美國採取這些舉動,或許是希望保護美國科技公司的利益,但不等於它對中國間諜活動威脅的判斷是錯誤的。這種威脅是真實的,並且毫不掩飾:只需看看中國2017年通過的《國家情報法》。

這部法律並非標準的安全與間諜活動法案,其首要關切是防止國家機密外泄。它的主要推力不是自我保護,而是主動行動。其中規定,"任何組織和公民都應當依法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該法據我所知沒有官方英文版;這是我的翻譯,部分基於其他幾個版本。)另一條款則更直白:國家情報工作機構依法開展情報工作,"可以要求有關機關、組織和公民提供必要的支持、協助和配合。"根據該法,為國家從事情報活動是中國公民和組織的義務,跟納稅差不多。

這部法律為守法的行為提供了激勵:"國家對在國家情報工作中作出重大貢獻的個人和組織給予表彰和獎勵。"在1月份針對華為的起訴書中,美國聲稱該公司就竊取外國公司的知識產權給員工提供製度性獎勵。

這部法律幾乎沒留選擇退出的餘地。"阻礙國家情報工作機構開展情報工作的"將受到懲處並可構成犯罪。這些機構"可以優先使用或者依法徵用有關機關、組織和個人的交通工具、通信工具、場地和建築物"——"必要時",可以設置"相關工作場所和設備、設施。"換言之,在華為硬件設備上安裝後門以收集外國情報,是具有堅實法律依據的。

上個月,在接受CBS採訪時,華為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任正非被問及,他"是否曾以任何方式、形態或形式向中國政府提供過任何信息?"孟晚舟的父親、這位資深中國共產黨黨員和前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官回答說:"過去30年,我們從來沒這麼做過,未來30年,我們也絕不會這麼做。"

中國政府積極為孟晚舟和華為辯護。它在12月呼籲釋放孟晚舟,威脅說,"否則必將造成嚴重後果,加方要為此承擔全部責任",隨後在中國以間諜罪逮捕了兩名加拿大人。當加拿大反過來要求釋放這些加拿大人時,中國指責加拿大奉行雙重標準和"白人優越論"。上周,中國禁止從加拿大最大的油菜籽生產商之一進口油菜籽。 中共外交部還稱,美國對孟和華為的指控有政治動機,是"不道德的"。

為拯救孟晚舟和幫助華為,低調的幕後外交策略是否會更有效?可能。但只有當華為多少是一個孤例的時候,才適合採取更謹慎的做法。如果不是,那麼當中國政府站出來,公然為一名面臨險境的操作人說話時,就等於是在向全世界的中國個人和企業發出信號:如果他們在執行間諜任務時遇到麻煩,中國政府也會提供幫助。這也符合國家情報法的標準,其中規定,與國家情報工作機構"建立合作關係"的人員,"因協助國家情報工作,其本人或者近親屬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時","國家有關部門應當採取必要措施,予以保護、營救。"

美國當局指出華為可能進行重大商業、軍事和外交間諜活動是對的;事實上,中國法律明確要求它這樣做。然而這項法律是如此明目張胆,以至於可能很難充分理解,尤其是對西方一些人而言。

英國、德國、印度和意大利不顧美國警告,似乎傾向於在其通信基礎設施中使用華為的硬件。一些國家希望快速而廉價地升級到5G;華為可以在這方面提供幫助;他們在華為系統中看不到明顯的後門。在這一點上,他們就像是一群獵物,面對敞開的陷阱,還不相信有人會設下陷阱。

(練乙錚是一名香港和亞洲事務評論員、日本甲府山梨學院大學的教授,以及時報觀點作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