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日記爺爺」 11年寫7本日記 記錄痴呆老伴的生活!

圖為張守仁寫的日記。夏瑩攝

中新網合肥3月14日電(夏瑩)“到屋裡給老武穿起,倒開水給老武空腹吃過葯,到客廳吃飯……”自2008年以來,張守仁的日記從未斷過。78歲的他,照顧患有阿爾茨海默病的妻子已達11年。

夫唱婦隨不曾抱怨

張守仁的日記沒有甜言蜜語,記錄的全是日常生活,而每篇日記,都會寫到“老武”。“老武”是張守仁對妻子武月華的愛稱,在他眼裡,如今的“老武”早已不像往日那般能幹,卻更讓人心疼。

據張守仁介紹,1968年,他與妻子經人介紹相識結婚,當時他在原阜陽地區運輸公司跑運輸,長年奔波在外,但妻子從未抱怨。“1971年我被抽調支援大西南鐵路線建設,前往四川跑貨運,走的時候我大女兒兩歲多,小女兒剛出生不久,但她還是鼓勵我去,我不在家時,她把我父母和孩子都照顧得很好。

圖為張守仁背包里裝的物品。夏瑩攝

在張守仁的心裏,武月華是個勤勞的好女人,他告訴記者,年輕時要掙錢,四個孩子全是妻子一個人帶大。上世紀90年代,他下崗待業,決定賣包子養家,凌晨兩點多,妻子就起床包包子,因起得太早,從樓梯上摔下,腳背骨頭被摔壞,留下了後遺症,為了不讓妻子再受苦,他前往駕校當教練增加收入。

“老武”患病辭職24小時陪伴

“她是2008年出現老年痴呆的癥狀,當時把孫子用的小馬桶拿到廚房的水池清洗,平日里還經常走錯路,我覺得有些不對,就帶她去醫院檢查,確診她患了老年痴呆。”張守仁回憶,孩子們忙於工作,為了讓老伴能安享晚年,他辭去了駕校的工作,每日守在老伴身邊,24小時不離身。

走進張守仁的家,武月華穿着整潔的衣服,坐在靠椅上,一直拍着手,嘴裏唱着“鐺鐺鐺”,張守仁倒了杯水,自己試了水溫後,遞給了老伴,“老武,渴了吧,快喝點水。”等她喝完後,張守仁又拿來熱毛巾,替她擦嘴。因武月華無法自理,日常生活全由他照料。張守仁說:“每天都這麼開心,多好呀。”

每天早晨起床後,張守仁就走出家門,感受室外溫度,再返回房間給老伴搭配衣服、吃藥,帶着她刷牙洗臉吃早點,規律的生活讓他們的身體狀況保持得不錯。只要天氣允許,張守仁都會帶着老伴外出遛彎,包、水杯,是外出必備品。筆者注意到,攜帶的大茶杯杯套是自製的,上面還套着一根繩子,張守仁笑着說,老武愛喝茶,大杯子裝水才夠兩個人喝,杯子大了不好買杯套,就自製了一個,拎着也方便攙扶老伴。

背包里挎着“愛”用日記記住你

在卧室的門後,掛着幾個斜挎包,打開其中一個包,裏面裝着塑料袋、毛巾、清涼油、速效救心丸,據張守仁介紹,他已經背壞了好幾個包,帶老伴出去遛彎要照顧到方方面面,裝的東西也多。“天氣暖和了,我每走一會就摸一下她的後背,如果出汗了,就把她外套脫了放進塑料袋,給她背後塞上毛巾。夏天被蚊蟲叮咬了,就塗上清涼油,我自己有心臟病,不舒服的時候就吃點葯。”

為了更好地照顧老伴,張守仁每日都用日記記錄她的飲食起居,因身體原因,武月華經常出現便秘癥狀,張守仁就在日記左下角標註當日是否便秘,只要超過兩日無便,他就會給老伴用些排便藥物。自2008年以來,張守仁的日記沒有一天落下,原本七本日記,搬家時弄丟了兩本。他告訴筆者:“我每天晚上等她睡著了再寫,既是對生活的記錄,也是希望通過日記記下她,以後記性不好了,翻出來看看還是很好的,還可以把這些日記留給孩子們,讓他們看看,夫妻應該互相扶持。”

下午一點多,張守仁拿着手機放在老伴的耳邊,手機里播放着老伴最愛的豫劇《朝陽溝》,武月華笑着拍手,時不時地唱句戲詞,張守仁一臉笑意地看着老伴,“她人好,年輕時候就愛笑,現在還是愛笑,照顧她累,但是我願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中國新聞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情感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