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不能小看的晚清咨議局

在科舉制廢除和新式學堂陸續出現之後,咨議局的誕生,意味着中國在通往現代政治的路上艱難地邁出了一小步,放在百年之前,這一步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

1908年夏天,離戊戌變法流產已近10年,離“預備立憲”詔書頒佈也近兩年了,清廷給各省官員下詔,要求他們切實籌備咨議局的選舉。上海商務印書館的《東方雜誌》報道,各地督撫毫無動靜,因為他們壓根不知從何下手,朝廷再三催促,他們才開始打聽該怎麼辦。確實,在這塊專制土壤極為深厚的土地上,毫無疑問咨議局是個新生事物,選舉更是國人陌生的名詞,官員無從着手,做慣了臣民的百姓更不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當時的《月月小說》上曾發表過一篇諷刺“預備立憲”的小說,說有一個鴉片煙客,在煙館裏聽說選舉的消息,以為議員就是官吏,趕緊購置田產,以符合選舉資格。因為咨議局的選舉章程規定的選民和候選人資格之一,就是“在本省地方有五千元以上之營業資本或不動產”。正是這一條限制,偌大一個中國,最後參與各地選舉的人只相當於總人口的千分之四多一點。許多人即使能達到這個條件,也不承認,擔心官府多征賦稅,而且怕錢財露白,就算有些確認了選民資格的人對投票也毫無興趣,放棄的很多。

這次選舉的範圍儘管很小,意義卻極大,在整個中國歷史上,由選票選出參與公共事務的代表,這畢竟還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投票選舉和代儀制都是人類偉大的制度發明,古老的中國引入這些形式本身,就是一幕值得歡呼、值得讚美的歷史大戲。所以,咨議局的選舉和運作都受到了外國人的高度關注,美國駐華公使評價說:“各地的選舉未能刺激起人民的熱心,合格選民僅有極少部分真正投了票。官府對議員選舉的影響非常大,有些省份,跡近指派,此中以東三省最為明顯。”英文《北華捷報》對山西和陝西的選舉和運作表示讚譽。英國《泰晤士報》記者莫里循訪問過陝西等地的咨議局,那些選出來的議員們在禁止鴉片等問題上都有共識,他以讚許的口吻說:“良知和禮節是首次各省咨議局開會的特點”。日本人井一三郎向日本外務省提交的《咨議局開設之狀況》中說:“以江蘇第一,浙江第二,河南第三,湖北、直隸、河南、安徽、江西、山東諸省在伯仲之間”。

當時21個行省咨議局議員分配的名額,並不是按照人口的比例,而是按照科舉制所取學額的5%分配,直隸、江蘇、浙江、廣東、山東五省名額最多,這個標準大致上是以教育情況定下來的。選舉產生的議員平均年齡只有四十多歲,非常年輕,而且絕大多數都具有科舉功名,有的曾經留學日本或在國內的新式學堂畢業,基本上代表了那個時代具有知識和教養的階層,他們不僅是來自田間的讀書人,其中一部分有從政經歷,一部分有從事地方公益事業的經歷,具有問政的能力,開會時秩序井然,質詢、辯論,有聲有色,並非只是扮演舉手和鼓掌的角色。特別是江蘇咨議局,張謇當選為議長,對督撫代表的強勢的行政力量形成了一定程度的監督和制衡,當行政力量蠻橫地對待對他們的監督時,他們曾運用集體辭職的方式表達抗議。

在科舉制廢除和新式學堂陸續出現之後,咨議局的誕生,意味着中國在通往現代政治的路上艱難地邁出了一小步,放在百年之前,這一步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儘管選舉中有賄選現象,個別地方還出現了暴力,選民的表現也比較淡漠,但是沿着這個方向一步步走下去,路就會越走越寬。不幸的是,一個被既得利益蒙住了雙眼的滿洲上層集團,對此沒有足夠的認識,他們一次次地拒絕以咨議局議員為中心發起的請願開國會等要求,越是搞改革,反而越是把權力往皇族手中收攏,在“皇族內閣”出籠之後,咨議局代表的這條漸進變革之路實際上就走不下去了,歷史等待着辛亥革命的發生。當然,就是革命之後,歷史仍將回到議會選舉的軌道上來,晚清咨議局走出的這一步仍不能小看。

2008-05-31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