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美媒:中國大力開採頁岩氣 民眾質疑其引發地震

四川高山鎮一位女性穿行過她家農宅的大門,在附近的容縣發生的三次地震中,大門被毀壞。

中國四川高山鎮——2月24日天還沒亮,四川省的這個小村子就遭遇了第一次地震。第二天又發生了兩次。

四川本來就容易地震,2008年發生的重大地震奪走了近7萬人的生命。但在高山鎮受了驚嚇的村民看來,最近這些地震的原因是人為的。

“鑽井,”余正華說,同時正流着淚查看自己受損的家,地震發生五天後,她的家已被官方宣布為無法住人。

余正華所說的鑽井指的是“水力壓裂法”。這項技術已在美國帶來了天然氣和石油生產革命,也在中國導致了頁岩氣開採的激增,以及許多隨之而來的、一直困擾着其他地方的爭議。

在地震發生後的幾小時里,數千居民聚集在容縣政府大樓外,抗議在這個山巒起伏的河谷地帶大範圍開採頁岩氣。眼下這裡正開滿了金色的油菜花。

容縣一處頁岩氣鑽井平台。過去十年來,僅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一家就已在四川盆地投資280億元用於頁岩氣的勘探

抗議人群與保安警衛隔着一道金屬滑動大門相互推擠,直到官員宣布,他們已暫停了中國最大的石油天然氣生產商“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簡稱“中國石油”)下屬的一個區域分公司的頁岩氣作業後才散去。

與美國和其他國家一樣,中國已經擁抱了頁岩氣革命,以期擺脫對進口能源的依賴。但公眾的怒火在高山鎮的意外爆發突顯了即使在中國嚴格控制的政治體制下,國家也有必須解決的社會和環境挑戰。

“四川是一個主要的地震多發區,所以顯然地存在着風險,”新加坡國立大學能源研究所(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Energy Studies Institute)地質學家菲利普·安德魯斯-斯皮德(Philip Andrews-Speed)說。他補充說,為了讓住在附近的居民安心,政府應當進行一次徹底、透明的調查,查明這些地震發生的原因。

三次地震共造成2人死亡,13人受傷。據容縣政府發佈的通報,三個村子裏有逾2萬間房屋受損,9間房屋倒塌。近1400人被轉移安置,其中一些搬到了親戚家,還有一些臨時住進了當局分發的470頂藍色帳篷。

暫停作業的宣布目前仍有效,受地震影響地區的15個頁岩氣水力壓裂平台已停止作業,等待四川省官員的調查結果,容縣政府官員黃靜說。

四川盆地是頁岩氣生產激增的一個主要地區,該地區其他地方的水力壓裂作業未受影響。據國家通訊社新華社去年11月報道,過去十年來,僅中國石油一家就已在四川盆地的頁岩氣勘探開發上投入了280億元。

中國石油拒絕對有關事宜置評。中國另一家在該省有開採作業的主要油氣生產商中國石化也拒絕置評。

但中國石油的地區分公司網站上後來轉載過一篇博客文章,表示容縣暫停作業的做法沒有必要。該博文稱,與不開採給經濟發展造成的損失相比,頁岩氣開採引發的地震活動是“兩害相權取其輕”。

對許多該地區的居民來說,選擇遠不是這麼清楚。

2月25日發生兩天里的第二次地震時,吳拾榮正在洗澡。“這次是最嚇人的,”他說,雖然從震級上看,四個半小時之後的第三次地震是最強烈的,據中國地震台網發佈的信息,第三次地震的震級為4.9。

吳家房子的屋頂上出現了裂縫,後來被宣布為危房。他現在和親家一起住在房外車道上支起的政府分發帳篷里。“不在這兒睡在哪兒睡啊?”他問道。

“我的房子才修12年,”余正華指着牆上的裂紋說,“現在就成這樣了。”

余正華的房子看來受到的損失更嚴重。她的房子建在一個陡峭的山坡上,支撐山坡的擋土牆已經變形,看上去處於倒塌的邊緣。她兩層樓的房子是用兒子掙來的錢蓋的,房子的灰泥磚牆上出現了深深的裂痕。她的兒子和兒媳和許多中國人一樣離開了農村,在廣西省南部的一個城裡打工。

“我的房子才修12年,”她說,“現在就成這樣了。”

當地政府已經承諾修復受損的房屋。政府還未承認地震與水力壓裂法之間有任何聯繫。水力壓裂法指的是用高壓將化學物質和沙子注入到頁岩層中,把岩石壓碎,將天然氣和石油釋放出來。

“目前尚不能確定此次地震的發生與工業開採有關,”容縣政府在其網站上寫道。

在中國,與在其他國家一樣,這種聯繫仍存在爭議。

雖然這項技術的支持者聲稱,水力壓裂與地震之間不存在直接的聯繫,但已有研究顯示它們之間有聯繫。水力壓裂以及相關活動增加了地下的壓力,這可能導致現有斷層的滑動。

然而,水力壓裂法已極大地增加了地下可開採的自然資源,因此,對高度依賴能源進口的中國來說,這是一項極為誘人的技術。美國也曾高度依賴能源進口。

高山鎮的農民在臨時居住的帳篷附近洗菜。近1400人被轉移安置。

據美國能源情報署(United State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的數據,中國擁有全球最大的、可技術開採的頁岩氣儲量。中國政府已為在未來幾年裡擴大開採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標。

這樣做有很多理由。除能源獨立外,增加天然氣的使用可以幫助中共履行其減少導致氣候變化的碳排放的國際承諾。向天然氣的過渡已經幫助減少了空氣污染——至少在東北部地區,那裡的政府已逐步停止使用煤炭為家庭供暖。

然而,中國渴望重複美國的水力壓裂法開採熱潮的做法遇到了重大障礙。中國的頁岩礦藏往往比美國的要深——榮縣的位於3.5公里的深度。這使得開採它們的成本更高。開採過程也需要大量的水,而有些地區缺少水。

也許最重要的是,中國的人口密度要高得多,許多最好的頁岩礦床都位於人口密集的地區,包括人口超過8000萬的四川省。自從2009年四川發現了頁岩氣儲量以來,當地已經建設了數十個水力壓裂平台,由於中國政府的專制性質,這些平台的建設幾乎都沒有聽取公眾的意見。

榮縣的15個頁岩氣平台已有39口井開鑽或已經投入生產。這些平台位於縣城周圍10公里的範圍內,平台周圍有圍欄,裏面到處都是卡車和設備。

運輸建設所需的重型設備把通往平台的道路壓得坑坑窪窪,下雨時,這些道路變得十分泥濘,幾乎無法通行。長長的黑色管道跨越在曾經風景秀麗的山谷和梯田上。和其他地方的居民一樣,榮縣居民說,他們注意到,開採作業開始後,大小地震發生的次數有所增加。

最近的地震似乎點燃了長期以來一直在醞釀的不滿情緒。

自由亞洲電台(Radio Free Asia)首先發佈了政府大樓外抗議活動的視頻。當地居民也在微博上表達了不滿。“你們究竟想從我們這裡得到什麼?”一位女士寫道。“你們只是在死了人的時候才會認真對待這件事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紐約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