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演小三被罵一年 47歲再登台 聲淚俱下驚艷全場…

◆◆

有人說她“人淡如菊,神韻不絕,心目清澈,別無雜念。”

有人說她“堅韌如蓮,花雖不言,香自遠播,自有勁道。”

她,就是吳越,一個演技精湛,47歲,眼神卻依舊如少女般清澈的女演員。

今晚,她憑藉充沛的感情,深厚的台詞功底,一舉奪得《聲臨其境》的本場冠軍。

吳越是帶傷上場的,配音時,手肘還吊著,卻完全沒有影響到她的專業發揮,為《找到你》姚晨配音時,她不顧手傷,結合劇情,雙膝跪下,求馬伊琍把女兒還給自己。

寥寥數語,吳越淚水滾落,一位母親傷心,絕望,自責,害怕的微妙情緒;兩個母親之間同命相連的懂得與諒解,被吳越的這幾句聲音,演繹得絲絲入扣。

感動得觀眾都濕了眼眶,忘記了,她曾是我們最討厭的“小三凌玲。”

作為演員,我必須接受這個命運

《我的前半生》的凌玲,真的讓人恨得牙痒痒。

尤其是她威脅馬伊琍那段劇情,一個小三竟敢跑去找原配說理,讓人恨不得給她兩巴掌。

在吳越的演繹下,一個又丑又老,以退為進,軟硬兼施,非典型的第三者,鮮活得出現在觀眾面前,連毒舌金星都評價,這個小三顛覆了所有人的安全感。

這是她作為演員的成功。

但大批入戲太深的觀眾,把對凌玲的恨,宣洩到她身上,天南地北的聚集到她微博上,夜以繼日地,謾罵詛咒,喊打喊殺。

吳越很懵,也很委屈。

當爆炸性的惡感,鋪天蓋地朝她襲來,吳越坦言:“我確實沒有思想準備。”

踏實演了二十幾年的戲,她演過很多女主,拿過很多獎,但一直不溫不火,她自己很享受這種輕鬆自在的狀態,休息時,最愛坐着地鐵,去北京老衚衕轉悠,可如今,有人拿着臭雞蛋在路上,等着砸她。

在流量當道的浮華圈子裡,她能以自己的節奏,享受緩慢的美好與喜悅,本就是不容易的事。

這個世界,有很多的標準,但評價方式卻永遠一樣,各行各業,只有站到最頂端,滿足所有人的期待那才叫做成功。

你是演員,就必須得人盡皆知,一夜爆紅,有粉絲有流量。你若沒有,那就是失敗。

吳越從未接受這些謬論,她把自己保護得很好,演喜歡的戲,過喜歡的生活,誰料,命運以一種奇特的方式,把她推到大眾面前。

明明是她演技好,把劇中的小三演活了,該得到褒獎;現實卻被萬人唾罵,嫌棄,詛咒。

她一度想用離開,來表達自己的委屈。

父親用侯寶林大師的詩安慰她:

“演員生涯自風流,生旦凈末刻意求,莫道常為座上客,有時也做階下囚。”

父親的安慰,給了她莫大的力量,也讓她終於釋懷:“作為演員,我必須接受這個命運。”

演完戲,觀眾喜歡也好,厭惡也罷,那終究是劇中人的人生。

而我的人生,從來不應該在別人的評價里搖擺,守住初心,活出自己喜歡的模樣才要緊。

有婚姻沒什麼驕傲,沒婚姻也不自卑

吳越未婚,情史也只有和陳建斌的一段。

她的感情之路,與其說不順,不如說她看得通透。

“小三凌玲”爆紅時,有人翻出她和陳建斌的情史,故作文章,說她太壞遭報應,男友才會被小三搶了去。

現實就是這麼匪夷所思,角色的人生能超越時間,反噬演員的人生,可笑不可笑?

吳越曾表明,對逝去感情的態度:“這件事情早就過去了,別人已經開始他們的新生活了,我也是,我沒有抱着以前不放,甚至我可能放得比他們更早。”

過去的感情迅速放下,未來的感情也自然隨緣。

訪談節目里,記者問她:“戲裏感情的分分合合,會讓你對婚姻恐懼嗎?”

她的觀點很清晰,值得所有被逼婚及恐婚的女性學習:

“分分合合是社會的一個現象,恐懼也好,不恐懼也好,它就那樣。人性是經不起挑戰的,我選擇讓它過去,不去跟它較勁。但我不會因為年齡的增長為婚姻而婚姻。”

社會總覺得,身為女人,就必須結婚生子才算完整,以至於很多大齡未婚女性,明明很優秀,卻總被人用有色眼鏡看待,時間久了,連自己都覺得是不是哪裡做錯了。

這一點,吳越很大氣:“有婚姻沒什麼值得驕傲的,沒婚姻也沒什麼值得自卑的。”

人生苦短,人情冷暖,日子的質量從來不單純靠婚姻來衡量,而在於每天是否過得舒心。

吳越一個人的日子過得很瀟洒自在。

她愛閱讀,看智者悟道;愛旅遊,最喜歡去的是畫廊和博物館;

每年的7月,去五台山行禪(以步行來做禪修),是她必做的功課。每次四天,白天步行,步步修行;晚上聽講,句句潛心,在行走中和內心對話。

她的微博里,曬出來的每一張照片都很自然,一點沒掩飾皺紋;輕鬆笑容里,更能感受到她對自己全然的接納和喜歡。

從未被世俗的“成功定義”和“婚姻捆綁”的吳越,一直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取悅自己。

人淡如菊,堅韌如蓮

有媒體這樣評價吳越:“在競爭殘酷的演藝圈中,每個人都拚命向前,豁出命拼個大紅大紫,吳越卻是一個異類,低調到連紅地毯都不願意走。”

吳越的演技有目共睹,更被圈內人稱為“大青衣”,她熱愛演戲,卻從不爭不搶,甚至有過,本來屬於她的好角色,被別人搶走。

遇到這種情況,她會生氣,然後,釋然離開。常人很難理解她的不爭取,但這就是她自己能接受的生存法則,這事過去就是真過去,不放在心裏膈應自己。

她就是那朵菊,享受自己的清凈與自在。

但她又是一盞蓮,在演員的路上一直恪守本心,想堅持的時候一直堅韌如蓮。

導演楊婷提起:她們一起排話劇時,兩人爭執一場劇情處理,吵得很厲害,周圍的人在邊上緊張得大氣都不敢出。

後來,兩人哭着回家,楊婷到家門口:“不行,我得回去找吳越再說一說。”

吳越的電話應聲而來:“我要來找你再說一說。”

白天吵劇情,晚上抱頭痛哭緩和感情,話劇拍完了,兩人也成了至交好友。

吳越的人緣很好,徐崢,柯藍,海清都是好友,幾乎都是因戲生友情,因人生深情,說到吳越,他們表示,喜歡,欣賞和佩服。

塵世紛擾,能堅守自己的初心,不按社會的標準為難自己,想想就很有意思。

吳越曾說:“生命中的好日子,應該是離開膠原蛋白也不害怕的好日子。”

能說出這句話的她,內心已足夠豐盈。

看取蓮花凈,迎來菊花燃。用自己喜歡的方式,過取悅自己的日子,挺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她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