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汽車世界 > 正文

男子遭遇車禍失憶 卻不忘母親模樣 22年後終與母親相見!

“媽媽啊,我終於見到您了,這22年來,我一直想你,我都以為再也見不到您了。”50多歲的男子跪在年過八旬的母親腳下,抱着腿痛哭起來。

眉山市青神縣黃德葵跪在母親身前痛哭陳潔供圖

回到故鄉,見到親人,黃德葵的記憶也一點一點復蘇起來。

遭遇車禍男子失憶卻不忘母親模樣

“這22年來,我忘記了家在青神何處,也忘記了家人的姓名,但卻從來未忘記媽媽的模樣。”3月10日,黃德葵說這些時,已然是一口普通話,22年,家鄉的方言,他聽得懂,但卻說不來了。

1997年,當時31歲的黃德葵從青神到張家界等地務工,遭遇一場車禍後,他部分記憶喪失,包括家在何處,家人的姓名。

好在還記得一手廚藝,黃德葵開始在一家餐館內打工生涯,幾年後,他的記憶逐漸恢復,但對於家鄉,他只能記得好像是在眉山市,至於眉山市在哪兒,只有小學文化的他說不上來。

不過,有一個人的模樣他從未忘記,那就是媽媽。

黃德葵說,自己有兄妹6人,自己排行老五,上面四個姐姐,下面還有弟弟,作為家裡的長子,媽媽從小就很愛自己,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媽媽想盡辦法來讓自己儘可能地吃飽穿暖,自己在外受了委屈,媽媽也會安慰自己,尤其是自己的小名“葵兒”,自己成年後,媽媽也一直這樣呼喚。

“經常半夜想起媽媽,還想起爸爸、媽媽做的臘肉、香腸味道。”無數次夢裡醒來,媽媽的模樣就出現在眼前:家門口的小路頭,個頭不高的媽媽慢慢悠悠走出來,站在橘子樹下呼喚自己“葵兒,回來吃飯了。”

再努力搜索,周圍就成了一片空白,懊惱之餘,黃德葵就只能狠抓自己的頭髮,往頭上錘幾拳頭,怪自己的腦袋不爭氣。

黃德葵掩面。

有時候,媽媽的模樣稍微一模糊,黃德葵就會停下手裡的活,努力想。他生怕把媽媽的樣子忘記了。“忘記了,就再也找不到家了。”黃德葵說。

隨後,在朋友的介紹下,黃德葵在河北成家、生子,一直跟着在餐飲店老闆處打工的黃德葵沒忘記過尋找,但除了媽媽的容貌,連個姓名和地址都沒有,如何尋找?

幾年前,黃德葵的岳父母、妻子等相繼因病去世,照顧小孩的任務就落在了他和妻弟兩人身上,無法分身,黃德葵尋親夢,再次擱淺。

隨着年齡的增大,黃德葵頭頂稀疏,牙齒也掉了幾顆,他越發擔心,在有生之年,還能見到媽媽嗎?

多方確認警察驅車千里接回家

黃德葵在尋找家人,他不知道,他的家人也一直沒有放棄過對他的尋找。

青神縣公安局黑龍派出所教導員張奕傑回憶,2018年年底,青神縣公安局黑龍派出所在開展走村入戶工作時,83歲的茅林村7組村民陳某某向走訪警察崔明聰反映,其兒子黃德葵1997年外出務工後即失蹤,至今無音信。

接到陳某某的求助後,警察立即採集了陳某某DNA並將黃德葵錄入了失蹤人員庫,經比對無結果。黃德葵外出務時無同行人員,務工地點也不詳,查找工作猶如大海撈針,難上加難,警察多次深入茅林村走訪調查,大量走訪相關人員,也沒有獲得任何線索,工作陷入僵局。

但警察並未放棄,2019年2月,黑龍派出所在開展二代身份證相關工作時,一位返鄉民工告訴警察,在張家界有一個人似乎就是黃德葵,青神警方迅速聯繫上張家界警方,依舊沒有找到黃德葵。

2月28日,黑龍派出所接到一個來自河北石家莊的電話,打電話的男子自稱是石家莊某餐館負責人,此前一直在張家界做餐飲。其稱1997年後一直有一名男子在其餐館內務工,姓名住址均不能說清,只提到一個地名“青神縣”。

警察立即想到了黃德葵,通過照片比對和視頻通話後,黃德葵的家屬確定這名男子就是失蹤22年的黃德葵。

考慮到黃德葵沒有身份證無法乘車等,為了方便,在辦案之餘,青神警方利用警車將黃德葵從石家莊接回了青神老家。

重逢跪哭媽媽我以為再也見不到您了

3月4日,黃德葵被接回青神縣黑龍鎮,離家越近,他的記憶就逐漸蘇醒,不時辨認起小時候的場景。

與此同時,黃德葵80多歲的母親等人也在家外的路口早早守候着。

三十離家五十回,鄉音已改鬢毛衰。

離家越近,思鄉越切,記憶中的小路成了一條水泥大道,橘子樹也變成了橘子林,但一切都逐漸熟悉起來。

還是記憶中的場景,路邊上,人群守候,如同當年送自己外出務工時一樣。雖然相隔22年,但黃德葵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人群中自己從來不敢忘記的媽媽。

腦袋裡一股電流穿過,消失的記憶如電影快進一樣,那些想好的話一股腦哽在了胸口,不知道從哪湧出。

無力提起手中的行李,卻又不知從哪兒來的力氣,他衝上前,跪在媽媽腳下,抱着媽媽的腿哭出聲來:“媽媽,媽媽,我以為再也見不到您了……”

摩挲着自己頭,媽媽的手,還是像以前牽着自己一樣那樣溫暖,媽媽的話,和夢裡的聲音也一個樣:“葵兒啊,你終於回來了,這麼多年,你去哪兒了啊……”

但媽媽的容貌,再不像夢裡那樣:媽媽更矮更小了,一頭青絲成白髮,臉上全是皺紋……

警察和黃德葵一家。

得知父親、大姐和弟弟都已離世,黃德葵更是久久不願起身:“爸爸,我對不起你啊,我沒能見到你最後一面啊……”

越哭,心裏越輕鬆。

半晌,黃德葵被才被扶了起來,家裡面,已經做好了他念念不忘的媽媽的味道:香腸,臘肉……

回家前一晚,黃德葵輾轉反側,他想像着家的模樣,想像着家人的模樣,又擔心見不到母親

回家的第一晚,黃德葵還是一夜無眠,他守着媽媽和姐姐,把22年的經過,全部都說給了耳朵有點背的媽媽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成都商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汽車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