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古德明:誰對香港法治有信心

三月九日,財政司長陳茂波上香港電台說:「大家對香港法治要有信心,不要受一兩件事影響。引渡是要法庭批准的,而世界銀行、世界經濟論壇等,都認為香港之獨立司法,國際上有崇高聲譽。」他忘了今年初美國傳統基金會推許香港經濟自由全球第一之餘,給香港司法能力(Judicial Effectiveness)的評分是七十五點三,只比大陸高零點一分,而去年的評分則是八十四點三。

三月二日,新聞界報道一段舊事,沒有引起多少注意:二零一五年一天深夜,《成報》老闆谷卓恆沿香港國際機場一長廊走向富豪酒店,被人從後用槍抵住,槍手說:“我是大陸執法人員,跟我走!”走經酒店餐廳,谷卓恆乘機反抗,摔破杯盤,驚動酒店保安,警察趕到,當場拘捕兩人。這件事本已值得大書特書。

更值得大書特書的,是警方承認實有其事之外,只說被捕者是大陸人,調查之後,“無足夠證據起訴”。二零一七年,香港民主黨員林子健聲言在旺角途中被大陸公安挾持而去,飽以老拳;警方不旋踵就藉沿途商店錄影機拍到的片段,斷定林子健造假,告上法庭。也許,機場、酒店的錄影機,見到似是大陸公安者,會自動暫停拍攝,於是那兩位被捕者輕鬆脫身。

從前,光武帝為重建漢室,南討北征,征河北時,手下一名侍從犯法,軍市令祭遵執殺之。光武大怒,主簿陳副進言說:“明公常欲眾軍整齊,今遵奉法不避,是教令所行也。”光武稱善,拜祭遵為刺奸將軍,對諸將說:“當備(提防)祭遵。吾舍中兒犯法尚殺之,必不私諸卿也。”(《後漢書》卷二十)

警方說:“香港境外任何執法人員,來港執行其職務,都觸犯香港法律。”但是,大陸公安顯然例外,所以,二零一五年,銅鑼灣書店老闆李波被綁架北去;二零一七年,富商肖建華也被綁架北去。中共公安如入無人之境。畢竟習近平不是漢光武,香港長官鄭月娥更不是祭遵。香港警方為大陸公安大開方便之門,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最近,鄭月娥政府借口台灣一宗命案的疑犯逃回香港,突然宣布將修訂《逃犯條例》,以便大陸、台灣等與香港素無引渡協議的司法區,得向香港索人。大律師公會、民主派以至商界,異口同聲反對。三月九日,財政司長陳茂波上香港電台說:“大家對香港法治要有信心,不要受一兩件事影響。引渡是要法庭批准的,而世界銀行、世界經濟論壇等,都認為香港之獨立司法,國際上有崇高聲譽。”他忘了今年初美國傳統基金會推許香港經濟自由全球第一之餘,給香港司法能力(Judicial Effectiveness)的評分是七十五點三,只比大陸高零點一分,而去年的評分則是八十四點三。當然,每逢國際組織指出香港法治、人權、自由等倒退,當局都會譏為“誤解”。然則陳茂波現在怎麼卻引述國際的誤解。

至於香港法庭,判決重大政治案件有多獨立,我不敢說。總之,市民就一地兩檢、剝奪公民參選權、強把民選議員革職等事,訴諸法庭,一律敗訴。而胡仙作弊、梁振英瀆職等疑案,律政司連起訴都免了。這就是香港的法治。

《逃犯條例》修訂之後,香港共家警察即可“依法拘捕”谷卓恆之流,不必再演“大陸公安來港抓人,查無實據”的大戲,不亦美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