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李承鵬:你刪除得了世界 卻刪除不了尊嚴

我們可以不要高樓,但要一份說真話的報紙。我們可以不要GDP世界第二,但要一份說真話的報紙。我們可以不要航母編隊,但要一份說真話的報紙。道理很簡單:世界上所有令人尊重的大國,都有一份被允許說真話的報紙。你得知,大英帝國之崛起不是依靠那支艦隊,而依靠那條艦隊街——那條街是新聞的喉嚨,更是宗教的信仰。

 

我以為:說話是一種本能。花開了,鳥兒高興地叫了,雨停了,蜜蜂嗡嗡地來了。肚子餓了,嬰兒哇哇地哭了。可是在一個奇怪的時代,這種本能被刪除了。整整六億人餓了卻不能說,說了,就是對國家的背叛。

我更以為:說話是一種尊嚴。是記憶的尊嚴,敢把歷史的真相載於竹簡。是情感的尊嚴,能大聲念出死去者長長的名單。是智力的尊嚴,畝產不會兩萬斤,馬腦袋上不會長角,梅花鹿身上有斑點。

可是不知何時,我們竟被刪掉這份尊嚴。面對真實的世界我們要隨時修改大腦的數據庫:好吧,馬是長角的,長角的······那隻手被嬌慣得太熟練了,以至於這次要我們相信大禹治水,發生在兩千年前。這個惡果並不是讓人懷疑狗洞的尺度有多大,因為再大尺度的狗洞仍是狗洞,而是讓人們產生巨大不安:究竟是春天前通常有一個糟糕的冬天;或是這糟糕的冬天,意味着根本不會再有春天。

不過是“憲政”,很長一段時間了,這麼文明的詞竟讓一些人產生了生理反應,看到這詞,第一時間便會聯想到暴亂、煽顛、亡國,他們渾身發抖、兩眼焦慮、四處彈壓······可這個詞正是毛澤東、周恩來這些開國領袖當年的追夢,這個詞現在也正寫於憲法最耀眼之處。你究竟怕什麼,你究竟有多認為它會給共和國帶來諸多不妥,莫非這光榮的詞只你可說,人民不可,人民一說憲政,國將不國?

不過是說些話,當說話不再是一種不言而喻的權利,卻要等待權力的授予······這件事讓一個泱泱大國蒙羞。我們可以不要高樓,但要一份說真話的報紙。我們可以不要GDP世界第二,但要一份說真話的報紙。我們可以不要航母編隊,但要一份說真話的報紙。道理很簡單:世界上所有令人尊重的大國,都有一份被允許說真話的報紙。你得知,大英帝國之崛起不是依靠那支艦隊,而依靠那條艦隊街——那條街是新聞的喉嚨,更是宗教的信仰。

你試想,當你站在那個叫緬甸的彈丸小國面前牛哄哄地說“我有亞洲第一高樓,你有嗎”,它搖搖頭;你說“我有航母,你有嗎”,它搖搖頭;你正想還說些什麼時,它反問:“我有自由說話的報紙,你有嗎”······那時,你該多麼沒尊嚴。

所有政權的尊嚴並非來源於有權禁止,而來源於有實力允許。

據說我們並沒有新聞審查,有的只是瞞報、瞞報、瞞報。所以就在新年獻詞被修改之時,山西鐵路隧道死傷者眾,一條河被重度污染五天,不僅公眾不知道,連長官也說不知道——這簡直是一個悲傷的玩笑,也許他們真不知道。他們本是設計了一個要鎖住世界的大籠子,可最後的結果卻是,與世隔絕的他們把自己反鎖在那籠子里。全世界都知道,那樣子很可笑。

你修改新年獻詞做甚呢?我信你能修改別人給新年寫的獻詞,我不信你能修改別人給你寫的悼詞。

我真正想說的是——中國,你可以更文明一些嗎?世界如此貼近,我不想談什麼主義,也不談什麼意識形態,我只想談文明。文明是:即使我們信仰不同,仍可以公平分享任何信息,遇到分歧可以坐在桌邊商談,當事情無法讓所有人滿意,可以用一個叫“妥協”的東西讓事情不會變到最壞,從而讓整個社會保持最起碼的尊嚴。而不是:粗暴阻隔信息,拒絕溝通,當事情陷入僵局不是選擇談判桌,而是篡刪信息甚至投到勞教所。

世界就在那裡,你總是不選擇面對而是選擇刪除。問題是,你刪除得了世界,卻刪除不了尊嚴。

因為,尊嚴是個人的需要,也是國家的必要。你很難想像,一群連自己的尊嚴都不顧的人,會去顧國家的尊嚴,一群沒有尊嚴的國民,卻建成了一個強大的國家。一群豬從來不會保護豬圈,就這麼簡單。

此時,廣州大道中289號門口聚集了很多尊嚴的人們,他們手捧鮮花、舉着標語、發表着見解。你千萬不要認為他們是逆民、要煽顛,你要確信他們是保證這個國家還有未來的資源。他們愛這裡,才批評這裡;他們批評得起,你也要受得起。你知道嗎,雖是情非得已,但廢除勞教制度那一刻,這個政權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尊嚴。你還得知道,言論自由、司法獨立、憲政,這些都不是對一個政權的咒語,而是祝福語。

你不拒絕尊嚴,就不要拒絕這些祝福語。

何況,你已別無退路,只有跟上文明世界的腳步。上帝造世界,並非讓人類苟活,而是讓尊嚴有個居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