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陝西千億礦權案追蹤:原告下落不明

幾個月來,趙發琦一直是中國企業家心目中的民間英雄,這位投資者敢於在法庭上和網絡上與政府做鬥爭,而且在可能性極小的情況下,他似乎會獲勝。他控告官員盜取了他對煤炭資源豐富的土地的使用權,還因指責中國權力最高的法官腐敗引發軒然大波。

如今,趙發琦已從人們的視線中消失了,當局也想抹去他的故事。

在冬季的大部分時間裏,趙發琦案曾是中國社交媒體上熱烈討論的話題,他的支持者把此案視為對國家主席和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是否會支持陷入困境的私營部門抵抗貪婪官員的一次考驗。

52歲的趙發琦在2003年與政府簽署了一份煤炭勘探權合同,後來政府撕毀了協議。他曾經進行反擊,現在他消失了。

現在,就在中國共產黨控制的立法機構在北京召開年度大會之際,當局似乎已做出決定,趙發琦這樣的投資者意味着麻煩。

國家新聞媒體把他描繪成一個詭計多端的陰謀家。一位支持過他案子的法官被送上電視認罪。一名曾幫助揭露此案的前電視主持人也不再發聲。

趙發琦從自稱為受害者變成被官方認定的惡棍的過程,就算在中國也令人吃驚。在這裡,共產黨控制着法院,商人可能突然失去恩寵。趙發琦走下坡路的軌跡——而且可能失蹤——說明了企業家在與有權有勢的中國官員較量中所面臨的風險。

“因為這起訴訟,我面臨了很多風險和壓力,”趙發琦失蹤前幾周在北京接受採訪時說。他說,中國企業家渴望用法治取代任性的權力。“你不能說某人今天受保護,第二天又不受保護了。”

趙發琦得到了自由派經濟學家和律師的支持,這些人對習近平崇尚共產主義傳統、大力支持國有企業的做法感到不安。習近平敦促把國有企業“做強做優做大”。

這種悲觀情緒促使習近平在一個月內至少三次公開向私營部門打保票,表示領導層仍致力於讓私營企業成功。去年11月初,他還罕見地承認,政府的有些做法過頭了。

習近平主席曾點燃人們將其視為私營部門之友的期望

“應該承認,當前一些民營經濟遇到的困難是現實的,甚至相當嚴峻,”習近平在與50多名政府挑選出來的工商界人士舉行座談會時說。“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是我們自己人。”

這種保證現在對趙發琦來說可能沒有多大意義了。

趙發琦是一名退伍軍人,1991年,他辭去了一家物資公司的工作,開始經商。他當建築承包商發了財,後來用賺來的錢投資礦產。

現年52歲的趙發琦是中國曾經的最高領導人鄧小平推行市場改革後投身商界的企業家之一。他說,那個時候,企業家就像是從羊圈裡放出來的吃不飽的羊,能自己去外面茁壯成長。

“但我們正在看到這種活力在不斷萎縮,”他說。

自2005年起,他一直在爭取一片面積近280平方公里灌木覆蓋的沙質土地的開採權,這片土地位於煤炭資源豐富的陝西省榆林市附近。初步勘查顯示這片地蘊藏着豐富的煤炭資源後,曾把勘探結果80%的權益出售給趙發琦公司的礦業勘查院以政府命令為由取消了合同。

趙發琦為此打起了官司,一直打到了中國最高人民法院。

他獲勝的機會似乎很渺茫。在中國,法官只向黨負責。雖然法院在商業糾紛中比以前有更大的自主權,但法院的裁決往往對官員及其盟友有利。

去年在北京舉行的中國立法機構會議上,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首席法官、院長周強向習近平鞠躬。

儘管如此,2017年底,最高人民法院作出了判決,趙發琦的合同有效。

但官員們對這項判決無動於衷。

然後,不尋常的事情在去年年底發生了。

崔永元加入到趙發琦支持者的行列。崔永元曾是中國電視脫口秀主持人,在互聯網上擁有大量的追隨者。他的介入在中國新聞媒體上引發了一片大多是支持的聲音。

崔永元說,此案的卷宗已在最高人民法院丟失。他還透露,最高法院一名心懷不滿的法官王林清聲稱,中國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曾試圖確保法官不做出對趙發琦有利的判決。

崔永元在新浪微博上分享了採訪王林清的片段,崔永元的新浪微博賬號有近2000萬個粉絲。視頻中,王林清焦慮地講述了趙發琦的案卷怎樣從自己的辦公室里消失了。

“我從未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王林清在一段採訪中說。

當最高人民法院承認存在問題,中共調查人員對此展開高層調查時,趙發琦曾謹慎地抱有希望。

“這是在向法治進步,”趙發琦當時在接受採訪時說。“但結果還不清楚。”

趙發琦的謹慎是對的。本月早些時候,政府公布了調查結果,這些結果足以對他和他的支持者定罪。

調查人員說,是王林清自己偷走了失蹤的案卷。在中共官方電視台播出的公開認罪中,王林清承認自己對資格更老的法官心懷怨恨,試圖通過偷走案卷,製造一場令人尷尬的醜聞,對他們進行報復。

“我向關注此案的眾多網民表示誠摯的歉意,”王林清說。“我的行為等於欺騙了他們善良的心。”

支持者說,他們擔心趙發琦和王林清的真正罪行是惹下了政治麻煩。尤其令他們震驚的是,王林清甚至在警方開始正式調查之前,就在電視上承認自己違反了法律,這讓他加入了那些在拘留期間被迫按照他人寫好的文字錄製認罪視頻的異見人士和維權律師的行列。

“官方的報道充滿了問題,最大的一個是王林清法官是怎樣被送上電視承認有罪的,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盛洪說。天則經濟研究所是一家支持市場自由化的北京智庫,以前曾就趙發琦案舉行過一次論壇會。

自從上述調查結果公布以來,趙發琦的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他似乎已經躲了起來,或已被官方拘留。王林清面臨刑事調查,可能會被判刑。

最高法院、公安部和其他政府部門沒有回答關於趙發琦是否被拘留的詢問,記者也無法聯繫到他的家人。被趙發琦指控腐敗的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正在北京參加立法會議,似乎並未受這些指控的影響。

儘管如此,中國律師在網上說,官方公布的調查結果邏輯上站不住腳。他們問,調查報告說王林清因為上級要求他加一個夜班,就報復上級,這可信嗎?批評人士在網上說,調查也沒有對王林清多次受到上級法官威脅的說法給出詳細解釋。

“從常識的角度來看,很多事情感覺有點不好理解,”人權律師劉曉原說。“但想想這種高層調查竟然會編造出這一切來,也很令人震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紐約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