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楊寧:人大代表舉報的士司機證明三件事

民間「罵共」並非個別現象。在中國大陸,中共喪失民心已然是公開的秘密,「共產黨很壞」已是很多民眾的共識。這個的士司機的遭遇,只會讓更多的的士司機、更多的民眾認清中共醜惡的嘴臉。

“兩會”期間,一名未穿警服的人大代表乘的士,車經公安部時,聽司機大罵警察濫權,於是舉報了司機。的士公司被公司開除,被公安拘留十天。

近一段時間,中共“兩會”正在北京召開。與往屆相比,中共對代表們的控制更加厲害,不僅禁止開會時帶進手機,禁止他們接受外媒採訪等,而且一些代表駐地也被用鐵絲網圍了起來,代表們出入都受到限制,他們早晚的出行路段也一律被封。北京當局這樣的舉措,顯然是對中共一直宣稱“引以自豪”的“社會主義民主制度”莫大的諷刺。試問,連號稱的“人民代表”連人民的面都不讓見,又何談得上民主呢?

話說回來,中國老百姓早就知道“人大代表”不代表人民。除了那些道貌岸然的各級官員代表們,說著動聽的話,卻幹着戕害人民的事外,那些被中共相中的來自各界的代表們,又有多少曾為人民代言?

看看那個90歲的來自山西的“舉手器”代表申紀蘭,聽聽她在參加的14次的人大會上的“雷人雷語”:“我們是民主選舉,我不跟選民交流”;“這個網,你誰想上就能上?還是要組織批准呢?”“我從來沒投過反對票,但我也不是完全就都擁護,擁護就贊成,不擁護的就保留,我覺得這就是民主。”瞧瞧她那些奇葩的提案:建議取消電視遙控器,固定看中央一台;建議上網的中國人必須經過政審;建議取消“貪官”稱呼,將貪官一律稱為“混入黨內的人民群眾”……

難怪有民眾表示::“申紀蘭現象是這個體制的象徵、是偉光正的特色、是人民代表的諷刺、是大陸這個時代的見證!是大陸人的恥辱!”而這樣的代表並非少數,只是程度不一。與被中共斥之為“虛偽”的西方民主不同的是,沒有一個人大代表需要挨家挨戶敲門,一票一票地去爭取;沒有一個代表要接受人民的批評;他們所要做的就是如何贏得當局的認可。這樣的代表,人民如何能指望他們伸張正義呢?更為可怕的是,在代表中還有性質極其惡劣的一種人。

最近聽到這樣一件事:大概是在去年或者前年“兩會”期間,公安系統的一名未穿警服的人大代表乘的士去某處。行車中與司機聊起了天。司機大概說了一些社會不公現象,尤其在途經公安部時,大罵警察濫權。這或許讓這個人大代表很不爽,下車後,就將該名司機舉報。隨後,司機被的士公司開除不說,而且還被拘留了十天。也許,在中共洗腦教育下這個公安人大代表並未意識到自己舉報有何不妥,甚至內心還覺得自己是在“維護政權”,是在“消滅社會不穩定因素”。這是怎樣的可悲!

公安人大代表舉報的士司機,向世人再次證明了四件事:

一、人大代表絕不是“人民的代表”,他們不過是為中共塗脂抹粉的工具。作為工具,他們與中共官員一樣,必須秉承中共的旨意,必須說中共希望他們說的。不管他們是主動還是被動接受中共的洗腦,不管他們是自覺還是不自覺地服務於中共,他們都與人民無關。

二、所謂的體現了中國“社會主義民主制度”的“人民代表大會制”是虛偽的。

不久前,中共官媒新華社曾推出一個視頻,講的是一個美國人眼中的中國民主制度。當時就十分納悶:這個美國人是出於什麼原因心甘情願為中共漂白呢?按照視頻中的說法,每年三月“人大代表”齊聚北京,可以表達自己的意見,就體現了中國的民主。問題是,在中國,代表們表達的是人民的意見嗎?如果在美國,議員們被要求與選民們隔開會發生什麼事?

三、在中國,言論等自由依然是可望不可及的事情。儘管中共《憲法》中規定人民有言論、信仰、出版等自由,但自中共建政以來,中國人就不曾享有過上述權利。尤其近些年來,隨着中共監控技術的發展,其對人民的監控超過了以往。而這個的士司機不過是私下發表了個人的看法,卻因為遇到了一個善惡不分的人大代表,生活發生了改變。這彰顯的不僅是這個代表之惡,更是制度之惡。

四、民間“罵共”並非個別現象。在中國大陸,中共喪失民心已然是公開的秘密,“共產黨很壞”已是很多民眾的共識。這個的士司機的遭遇,只會讓更多的的士司機、更多的民眾認清中共醜惡的嘴臉。

走在末日狂奔之路上的中共,就這樣通過一件件小事,為加速埋葬自己添磚加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