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聞趣事 > 正文

犬界第一!流浪狗勇登喜馬拉雅山7千公尺高峰

一隻名叫“梅樂(Mera)”的浪浪,成為登上尼泊爾喜馬拉雅山脈2萬3389英尺(約7128公尺)的巴魯特斯峰(Baruntse)的“歷史第一犬”。(圖片來源:Don Wargowsky臉書擷圖)

2018年11月,一隻名叫“梅樂(Mera)”的浪浪,成為登上尼泊爾喜馬拉雅山脈2萬3389英尺(約7128公尺)的巴魯特斯峰(Baruntse)的“歷史第一犬”。巴魯特斯峰位於全球最高峰、珠穆朗瑪峰的南方,稜線極其陡峭。梅樂靠着簡單的繩索即完成壯舉。

“犬界第一”一身輕不畏風寒

在冰天雪地的高山氣候下,登山客穿着用於8000公尺高峰的抗寒羽絨外套、厚重的靴子,與其他登山設備。梅樂獨自一“狗”一身輕的模樣使眾人感到不可思議。作為參考,“Iditarod”官方規定,在雪地中一隻狗至少要有8個短靴以供替換。

美國戶外雜誌《Outside》報導,非營利組織“喜馬拉雅數據庫(the Himalayan Database)”比爾陵(Billi Bierling)表示:“我不知道有狗已遠征尼泊爾的巔峰”。比爾陵指出,過去有幾起狗狗到達“聖母峰基地營(約5364公尺)”、“坤布冰瀑(約5486公尺)”、“聖母峰基地第二營(約6492公尺)”等地,如今梅樂已創下“犬界”的新紀錄。

命名小故事人犬有緣巧相逢

梅樂的名字有一段故事。沃高斯基(Don Wargowsky)領導的登山隊伍在尼泊爾的卡雷鎮與梅樂初次相遇,這時狗狗顯得冷淡。豈料,在攻頂6476公尺的“梅樂峰(Mera Peak)”時,竟又巧遇同一“狗”。

重逢時狗狗直直的走到領隊沃高斯基面前,自此成為對伍的“吉祥物”,以團聚的山脈名稱命名“梅樂”。梅樂也扮演好夥伴的角色,一日早上颳起大風,她默默將帳篷營釘略作調整,再回去專屬床窩睡覺,這一切都被沃高斯基看在眼裡。

由於尼泊爾狂犬病的盛行,流浪狗的處境通常艱難,幸運的梅樂則時常獲得人的摸頭與餵食。

待在冰山過兩晚奇蹟生還“好運狗”

梅樂擁有漂亮的黑色毛髮,頭部及行走於粗糙山地的腳蘸着金黃色的皮毛,並擁有咖啡般溫醇的眼睛。(圖片來源:Don Wargowsky臉書)

登上巴魯特斯峰的旅程十分曲折。梅樂隨着對伍來到陡峭的雪地,卻在下坡時被嚇壞了,因而沒有繼續跟上對伍,獨自在海拔破6000公尺的冰川度過兩晚。

梅樂原被認為凶多吉少,將在天寒地凍的夜晚與狂風中面臨死亡,卻奇蹟般倖存下來並回歸對伍。沃高斯基形容這是何等困難,“想像一下,她沒有設備,只有爪子”,並指出梅樂的腳、指關節、腳指甲已血跡斑斑”。

梅樂的種種事迹使人意外連連。雪巴人見證到梅樂卓越的攀爬能力,開始以崇敬的態度對待她,認為她是一隻特別的狗,將為探險帶來好運。

一往直前就是要跟幾經波折

梅樂與登山隊伍感情良好。(圖片來源:Don Wargowsky臉書擷圖)

登頂過程中,沃高斯基帶領對伍路經危險,兩側山坡險峻並覆著厚雪,甚至得透過繩索下降。梅樂因此被綁在營地,執着的梅樂將繩子咬斷,不到一小時即跟上對伍。

意外事故常發生於返迴向下的途中,高超技巧的梅樂也曾在此吃過苦頭,一度滑倒。沃高斯基不願梅樂繼續往前攻頂,讓隊伍在凌晨兩點出發。不知情的梅樂睡到天亮後,迅速的2小時完成對伍7小時的進度,在其中穿梭自如、老神在在,沃高斯基表示:“不清楚她以前是否到過,但她似乎非常有信心”。在登頂的最後一哩路上,梅樂還在山脊跑來跑去,沃高斯基以“超現實”來形容,因即使是狀態最佳的人類,也必須緩步爬行。

知名登山專家也惑或因血統正確

 

 

梅樂因登上巴魯特斯峰的壯舉而被更名為“巴魯”。(圖片來源:Don Wargowsky臉書擷圖)

梅樂的事迹實在太不可思議,引起外界質疑真假,知名登山專家裡塔(Lakpa Rita Sherpa)指出:“我不清楚狗是如何登頂,會面臨抓地力等等的艱難問題”,里塔表示,曾經有一隻試圖跟上他的狗,最終變成雪盲。

狗狗與人一樣有可能患有諸如頭暈想吐、極度疲勞等高山症癥狀,甚至引發高山肺水腫、高山腦水腫。沃高斯基的隊伍中只有一名登山客狀態良好,路途極其艱辛。專家分析,梅樂在高山成功適應可能來自遺傳基因。

在探險旅程結束以後,沃高斯基無法將梅樂帶上飛機,被迫人犬分離使他“心碎了”。根據當地營區經理卡吉(Kaji Sherpa)表示,梅樂的開開心心、飽食而恢復體重,並且因登上巴魯特斯峰的壯舉而被更名為“巴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聞趣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