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佳士工運再曝一批「認罪視頻」傳學生遭酷刑

近期,中共在高校內的輿論控制日趨嚴厲,高校內的“左圈”遭打壓升級。中共公安系統刻意製作又一批佳士聲援人員的“認罪視頻”在高校園流傳,分析認為中共對校園內的“左圈”也從有限容忍到公開鎮壓。

據佳士工人聲援團(簡稱聲援團)消息,日前,各高校“左”圈社團的部分成員被北京公安約談,被要求觀看佳士聲援人員,包括深圳青鷹社工中心創始人賀鵬超及王相宜、青鷹社區工作人員侯長珊、工友支持者鄭時友、北大畢業生宗揚、北京語言大學畢業生鄭依然等6人的所謂“認罪視頻”。

據高校看過“認罪視頻”的同學向大紀元介紹,賀鵬超在視頻中承認自己一手導演了“佳士事件”,但與此前官方的報導並不相符。

目前網上仍可以查到去年黨媒新華社報導《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維權”事件的背後》,將事件定性為境外非政府組織煽動、背後有“推波助瀾者”,包括深圳勞工NGO打工者中心,香港勞工NGO組織勞動力。

報導還將工人與警方的衝突歸咎於“打工者中心”付某國的指點下發生,而“勞動力”背後支持者是西方非政府組織,其負責人及成員定期到“打工者中心”指導工作云云。

而香港勞動力、佳士聲援團和自由派勞工學者當時都對當局的說法進行了反駁,認為付常國僅僅在微信群組中聲援過佳士維權,並沒有直接參与佳士聲援團,而勞動力組織與打工者中心只有合作關係而無資金資助關係,當局純屬惡意栽贓。

該同學也氣憤表示,“當時說策劃工運的人是深圳勞工NGO打工者中心以及背後提供資金的香港勞工組織勞動力,而現在又說事件系一個社工組織創始人一手導演,這完全是自打耳光。”

網傳當事警察披露北大毛派學生展振振遭遇“上好佳”酷刑

網傳涉事的警察在圈內稱,“我也不想待在體制內了,這太黑暗了。我自己也是來自底層的一個公務員,但是真沒想到這樣的黑暗。”

該警察披露:“展振振被抓之前,我們就知道他的事情了。一個河南的農村孩子,為了底層工人的權利,四處奔波,最終被我們盯上。這次他們把展振振抓起來了,折磨的手段令人髮指,我感到噁心。”

據其描述,展振振剛從湖南抓回來後就挨了兩巴掌並被訓斥道:“讓你他媽到處亂跑!”展振振吐了一口血:“我跑哪裡去,關你什麼事情?…你憑什麼打我…”,沒等他說完,又被警方一腳踢到小腹上後就蜷縮在地上,眼鏡也被甩到了一邊。

這還沒完,警察大隊長揚言“兩天之內,用‘上好佳’(酷刑的一種)招待”。

該警察介紹“上好佳”酷刑,“第一:連續不讓人睡覺,通常對犯人進行一邊恐嚇和羞辱,不讓犯人眼皮合一下,警方是三班倒,而犯人不能睡覺;第二個:兩天兩夜不給喝水和吃東西,同時不允許排便,如果犯人尿到褲襠里,那就更便於審問;第三個:用電伺候。”

該警察強調,對於那些放出去又會有很大麻煩的人,當然採取讓其得一種慢性絕症的辦法,達到殺人誅心的目的。

展還被警方要求老實交代,“你們去韶山幹什麼去了!誰讓你們去的?都有誰參與組織。”“你們為什麼要搞演講搞串聯。你知道這是犯政治錯誤的。”……

該警察無奈表示,這樣的工作也就這樣了,在干兩年就辭職吧!不過這段內容目前尚未有佳士聲援團方面的回應。

當局對毛左群體公開鎮壓

一名北京高校同情左派的匿名者向大紀元分析,從“8.24”黨媒定調深圳佳士工運事件系“境外勢力導演、工人學生被裹挾”,到第一次認罪視頻岳昕等人“供認”加入某秘密組織,再到第二次認罪視頻賀鵬超直接說此事完全系他一人“自導自演”可以看出一個大趨勢,“那就是當局對毛左的態度已經從有限度的容忍和利用他們對付自由派轉向公開鎮壓。”

他進一步分析說,“這是因為當局已經將毛左參與工人維權並質疑中共對馬列原教旨解釋權看作和自由派維權和民運群體一樣的‘政治威脅’,而這也勢必讓許多老毛左對‘擁毛擁共’可獲得政治正確保護的幻想破產,加劇毛左群體與中共的衝突。”

大陸民主人士薛平則向大紀元分析,“雖然目前這些學生並沒有完全擺脫文革思維的陰影,但是已經開始要求法治、人權並關切其它自由派和維權者的權益,與過去部分類似烏有之鄉這種經常被當局利用來對付自由派(比如他們就曾給709律師被打壓造勢)的老毛左有着很大區別,這是否預示著這些學生的思想正向西方民主憲政體制下主流的社會民主左派轉化?目前還很難說,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中共當局對所有抗爭活動的無差別打壓及各維權反抗群體的聯合正在互相促進中。”

“認罪視頻”引毛左群體公開分裂

有知情學生還對大紀元記者透露,之前有國保就曾私下恐嚇毛左學生說“岳昕和蔡英文有合影,是台灣間諜。”不過此事後來不了了之。

另據佳士及高校左圈相關社交媒體的討論來看,中共官方的“認罪視頻”已引發毛左群體內部的公開分裂。有人指責賀鵬超“出賣”“叛變”以及“沒有他的供詞特色就沒法牽連到那麼多人”等等,也有聲稱“受到聲援團牽連”,還有人在群內反駁,甚至採用限制發言措施來表達不滿。

薛平認為,“老毛左和這些學生左派正在出現分化,年輕一代接受言論新聞自由和人權這些觀念比較多,也不太相信境外勢力、反中共就是漢奸這些說辭,因此他們更容易和自由派接觸與合作,他們對當局的利用價值相比烏有之鄉這些老毛左大大減弱。”

高校內的同情左派的武同學認為,“毛左群體內部出現這種爭議很正常,因為他們當中有一些人(尤其是老一輩)不太了解中共這些年電視認罪的本質是用酷刑和威脅家人強迫受害者說出當局想說的話,誤認為口供就是當事人的意願。還有一些人則受中共黨文化毒害較深,相信中共誇大甚至捏造的很多高大全烈士事迹,習慣於搞道德綁架,把酷刑和壓力下的被迫妥協也指責成是叛變的表現,而這正是中共放認罪視頻所要達到的目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