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兩會維穩 加劇打壓 709案律師家屬被禁出門

兩會前幾天開始,人權律師余文生妻子許艷即遭到當局派人進行謾罵、跟蹤,今天更是直接禁止其出門。另有謝燕益律師的妻子原珊珊也遭到監控跟蹤。

兩會期間,當局派人對人權律師余文生妻子許艷進行謾罵、跟蹤並限制出門。圖為跟蹤人員。(受訪人提供)

兩會前幾天開始,人權律師余文生妻子許艷即遭到當局派人進行謾罵、跟蹤,今天更是直接禁止其出門。另有謝燕益律師的妻子原珊珊也遭到監控跟蹤。

大紀元記者採訪時了解到,3月7日上午,許艷和媽媽一起出門溜達,下樓時,被一群閑雜人員堵在樓梯口,禁止她們出門。

開始時是幾個年輕人坐在樓道里,許艷問為什麼不讓出門?對方回答說,今天肯定不讓你出門,要等明天或之後再通知。隨後,石景山國保隊長陸凱、八角派出所警察都到了,一共有十二三個人。

許艷又問陸凱是因為兩會還是余文生案子,陸均否認,並說怕許艷出去見人,做跟她沒有關係的事情。陸凱還說,他們接到命令,今天一定不能讓出門。

許艷對記者說:“可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事情,就被安保起來了。”這些人,不僅在樓內外跟蹤監控,就連許艷昨天開車去了趟六環,陸凱都知道。

從3月2日開始,許艷家樓下的一平房裡,就滯留了一群人,每天對許艷進行拍照、辱罵、跟蹤甚至動手打掉許艷的手機。

“他們沒有出具證件,也沒有法律手續,就是不讓我出門。”許艷對自己的人身安全表示擔憂,希望外界多給予關注。

余文生律師案至今已有一年多,辯護律師與許艷始終未見到本人。

“我仍然很擔心,案子沒有任何消息,他是否受到酷刑,我一直在努力奔波,但各個部門一直沒有回復,(當局)對我進行打壓,傳喚、跟蹤、辱罵等等,壓力比較大。”許艷說:“在這種情況下,沒有法律手續,限制我人身自由出入,看守的人也非常多,可是我卻沒有辦法,無法改變這種現狀,感覺非常無助。”

她表示,自己就是一個妻子為余文生維權,不管怎麼難,會繼續努力,她呼籲當局應該人道地對待她和她的家庭。

同時,709案被迫害律師謝燕益的妻子原珊珊也遭到跟蹤監控。

3月6日,她帶着孩子去家附近的圖書館,發現有人跟蹤,還用非常難聽的話罵她。

原珊珊說,自己對這種行為特別生氣,從圖書館回家路過小區監控室時,看到以往監控她和謝燕益的國保都在那裡滯留,就質問跟蹤的人,對方則稱有事找當官的。

6日晚上,她再次出門返家時,看到派出所至少有五六個警察在監控室盯着她進入小區的視頻看。

原珊珊說,謝燕益2003年起訴江澤民,從那時起,家人就一直被監控跟蹤。她們一家在入住此小區後,小區內每條路上,樓和樓之間都裝上了攝像頭,當局還專門針對她家裝了兩個攝像頭進行監視。

當局的行為引發民眾譴責。有人網絡留言認為,監視他人的人,本身就被監控,為私利放棄良心、靈魂,和魔鬼結伴同行。

也有人表示,可悲的是在中共獨裁恐怖統治下,包括各階層的很多大陸人不知道自己被成功洗腦,有了順從中共的奴性。而那些敢於揭露中共罪惡,追求公平的民眾,是了不起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