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川習會在望?習政敵虎視眈眈 川普面對滅國之危 談判兩會後在京舉行

美國總統川普周三親自透露談判進度,稱協議「要嘛很棒、要嘛不簽」。美媒報道,中共兩會結束後,美中或在北京再進行一輪談判。目前雙方達成協議的最大障礙仍然是執法條款。旅美學者何清漣分析,經濟是政權命脈,習近平清楚他的政敵等他犯錯。川普面對社會主義化的民主黨掣肘纏鬥,面臨美國走社會主義道路的重大意識形態挑戰。時事評論人士橫河表示,中美兩國經濟的聯繫短期內無法完全脫鉤,達成暫時協議就十分必要。美學者指出,中共政府主宰經濟,這是美中談判的關鍵挑戰。

自去年12月川習會後,美中已進行四輪談判,近日雙方通過視訊方式密集會談。兩位知情人士向《紐約時報》透露,3月15日中共兩會結束後幾天,美中貿易談判官員將在北京進行另一輪會談。知情人士表示,目前雙方達成協議的最大障礙仍然是執法條款。

川普親談貿易戰;稱協議「要嘛很棒、要嘛不簽」

川普周三在橢圓形辦公室的1場會議上談到貿易戰,表示:「等着看吧,雙方代表現在談判順利,不過最後結果要嘛是個很棒的協議,或是沒有協議。但是我認為方向非常良好。」

《路透》報導引述消息人士,雙方在「落實機制」上仍需要實質性進展,如果無法確保中共執行結構性改革,那談判仍有可能失敗。

農業部次長麥金尼(Ted McKinney)則告訴記者,雙方談話目前主要通過視訊會議進行。「現在我們的狀態就是在逐字擬出1個協議或合約,但尚有大量工作要做。」

何清漣:習近平政敵等他犯錯 川普面對重大美國道路挑戰

旅美經濟學家何清漣在台灣上報撰文分析,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中共在3~9月間實際上已經吃了不少虧,開啟了全球產業鏈重置之進程,中國失業人員大增;

經營多年、意在竊取智慧財產權的“千人計劃”接近破產,明星人物張首晟自殺,另有二十多人被起訴,據說不少“千人計劃”的參與者已經悄悄回國,留在美國的也只能按兵不動;

華為被美國在全球範圍內追剿,該公司金融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面臨被美國引流之厄;

尤其是在美國經營了幾十年才養成的“擁抱熊貓派”不得不偃旗息鼓,不能再為中共在華府開展公開的遊說活動……

在有如泰山壓頂般的壓力下,中共當局一方面採用拖字訣,以期熬過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寄望於民主黨獲勝後川普(特朗普)面臨不利局勢後,中共能夠以較少的損失結束貿易戰。

中期選舉的結果果然不負中共所望,民主黨利用桑德斯班底社會主義者整體加入民主黨而奪回了眾議院,從此川普每天在民主黨的各種批評與刁難中艱難打拚,面臨各種壓力,還得準備應付2020總統大選,對中美貿易戰就只求迅速解決。

中共高層知道經濟乃政權命脈,習近平也知道自己的政治對手正在等着他犯錯。

對川普最大的掣肘不是中共,而是美國內部各利益集團。對於川普開展的貿易戰,美國華爾街為代表的勢力(投行業、金融界、跨國公司)基本持反對態度,但民主黨卻一致同意,原因是一旦開戰,受損的首先就是對中國大陸出口的美國農業州,這是川普的選民基本盤,失去這些支持,已經對共和黨的2018年國會中期選舉的選情產生了不利影響;如果持續到2020年大選期間,農業州的怨氣,將對民主黨更為有利。這是民主黨不斷發聲,不能對中共讓步的原因。

奧巴馬留下的所謂“通俄門調查”更是被民主黨用來作為一把利劍,時不時聲稱要以此為由彈劾川普,在中期選舉之後,更是成了新科民主黨議員們口中的熱詞。這場花了納稅人3500萬美元的調查,民主黨最後沒有浪費這塊好鋼,將其用在了刀刃上,就在川普已經趕赴河內與金正恩會談的前一天,民主黨突然宣布,次日召開有關通俄門的國會聽證會,媒體則捕風捉影,宣布川普的前律師科恩將爆出大量“事實”,預測川普即將被彈劾下台。

外交是內政的延續,更何況,目前川普總統遇到的不是普通的政爭,他與日益左傾、社會主義化的民主黨的爭議,涉及到美國今後走資本主義還是社會主義道路的意識形態之爭。無論從他個人、共和黨還是美國的長遠利益來看,他都必須暫時結束一切對外爭端,集中精力應付2020大選。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川普在全國左媒占絕大多數的情況下,面對左媒的假新聞尚能贏得總統大選。川普上任以來,由於他的政策,美國經濟創紀錄大好。川普也是大幅兌現競選承諾的總統,與其它總統比起來遙遙領先。第二任總統大選時,川普連任應該沒有意外。民主黨如今已經非常左傾,成了社會主義黨。如果民主黨贏得下一任大選,美國建國之父對美國的設計就會遭到毀滅性破壞,美國就有滅國之災。

橫河:中美經濟聯繫無法一刀切斷,暫時協議非常必要

時事評論人士橫河在希望之聲電台的專欄中分析,中美貿易戰沒有人知道什麼是最佳方案,因為不同的目標、不同的階段都會有多個選項,所以哪個是最佳方案誰也不知道。況且現在已經達到這一步了,這在美國歷屆總統當中都沒有一個人走到這一步,也就是說其實是沒有一個人下了決心來做這件事情的,現在已經做到這一步了,它本身就已經很困難了,在旁邊看起來,中國人叫“看人挑擔不吃力”,在旁邊看起來很簡單,其實不是這麼簡單的。

美中貿易的聯繫這30年非常緊密,這裡面有一些問題是一時無法解決的,比如說過去三四十年,中國建成一個完整的供應鏈,這個供應鏈,就是說你可以把最終產品或者是很簡單的產品,直接移到東南亞或者其他國家,但是像比較複雜的或者精密的這些產品,整個供應鏈一下子是移不出去的。

對於美國來說不是馬上就能脫鉤的,而且中國也是美國商品出口的重要國家,所以說兩國的經濟紐帶不可能一刀切斷。就跟制裁不一樣了,制裁的話,美國經濟還能承受;但是一刀切斷,美國經濟也不能承受的。

所以說無論從原始動機、還是實際情況,美國的目標都不是打擊中國的經濟,美國的目標是叫中共守規矩,這是不一樣的。

另外一方面,北京由於它的獨裁政權的特點,它耐壓能力要強很多,所以相對的可以部分的抵銷美國的壓力,或者減緩美國的壓力。

這樣就造成一種情況,一方面雙方都有不能讓步的部分;另外一方面,又不可能持續僵持下去,所以暫時達成一個協議是必要的。

萊特希澤也說了,將來在執行和查核上面其實是有更多更艱苦的工作。

中共政府主宰經濟—這是美中談判的關鍵挑戰

希望之聲電台報道,哈佛大學法學教授馬克·吳(Mark Wu)在2016年的一篇文章“The China,Inc.”中寫道,中國的公司中有一半以上是由北京政府機構“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控制或導向的,這是“對國際貿易的挑戰”。

喬治敦大學法律中心教授珍妮弗·希爾曼說,即使是私營公司,北京也與它們保持着緊密聯繫。

“他們能夠引導資源,並將資源推向那些他們試圖支持的實體”,她指出,幾乎全部有規模的企業董事會成員都有中共人員,“他們對公司決策持有相當大的權力”。

馬克·吳寫到,即使對於那些與北京政府沒有明顯的關係的中國公司,如果企業希望能夠運作,他們也必須試圖保持政府當局的青睞。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