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新疆再教育營威脅哈薩克公民 家屬哭訴有去無回

就在國際社會持續要求中國開放外界參訪新疆之際,三名哈薩克公民向德國之聲表示,他們仍有多名家屬被關押在中國再教育營內。其中,數名年邁哈薩克人有受虐的現象。

就在國際社會持續要求中國開放外界參訪新疆之際,三名哈薩克公民向德國之聲表示,他們仍有多名家屬被關押在中國再教育營內。其中,數名年邁哈薩克人有受虐的現象。

哈薩克公民古麗努爾·霍斯達吾列提原先以為她丈夫沙爾山別克·阿克拜爾只是前往新疆探望女兒,但他卻因此一去不返。當她再次得知他消息時,他已因手機裝有WhatsApp而被關進新疆特克斯縣的“教育轉化中心”。她說:“我老公2017年10月前往新疆探望女兒,卻因為手機裝有WhatsApp而被關進再教育營。他的母親因擔憂他於再教育營內的狀況,已出現健康狀況。”

古麗努爾·霍斯達吾列提告訴德國之聲,她去年十月底於再教育營內見到了她丈夫。雖然沙爾山別克·阿克拜爾健康狀況似無大礙,他的精神上卻明顯出現改變。他不僅長時間不說話,在回答問題時,除了說自己很好外,他無法用言語形容自己的其他狀況。她表示:“我們最後一次聯繫是今年2月。因為警察全程在旁邊監聽,他只能含糊在電話中報平安並大略詢問家中狀況。”

古麗努爾.霍斯達吾列提說,當時再教育營的官員說他們再過20多天就會釋放她丈夫,但家屬從那之後便再無任何關於沙爾山別克.阿克拜爾的消息。他的父親在一段Youtube影片中向國際社會喊話,希望聯合國能協助讓他們一家團聚。他說:“身為哈薩克公民,我呼籲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向中國施壓,讓我兒子能儘早與我們團聚。”

古麗努爾.霍斯達吾列提只是無數受害家屬中的其中一名。根據美聯社報導,至少有百萬名少數民族穆斯林被關於新疆的再教育營內,而其中包含許多哈薩克公民的家屬。雖然哈薩克外交部今年一月曾證實中國准許2000多名哈薩克族人放棄中國國籍並離開中國,但至少三名哈薩克公民向德國之聲表示,他們有數名家人仍被關押在新疆的再教育營內。

酷刑與軟禁

目前居住在哈薩克的音樂工作者哈哈里·阿留拉(Akikat Aliolla)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他70歲的父親因在2018年3月協助一個哈薩克族家庭寫信控訴獄警打死一名哈薩克族男子,而在2018年3月15日與其母親跟兩名弟弟一同被關進再教育營。他說再教育營的獄警對他父親與兩名弟弟進行刑訊逼供,而他母親因受刑哭泣,被單獨監禁。他形容:“我母親從被關進再教育營後,便大小便失禁長達兩個月。另外我父親因在醫院接受治療時公開求救,再教育營的人員強行將他帶走,讓我從此與他失聯。”

哈哈里·阿留拉說他後來得知他父親遭受了數月的酷刑虐待,並於2018年10月被判刑20年。然而,這些判決沒經過任何法律程序,僅透過口頭告知相關人士。他本人直到今年1月25日才透過中國駐哈薩克領事館獲知此事。他強調:“中共警方去年10月便公告我父親被轉往其他地區的消息,而自那時起,也再也沒人見過他本人。他目前生死未卜。”

雖然新疆當局於2019年1月27日將哈哈里·阿留拉的母親與兩名弟弟從再教育營釋放,他們目前仍被軟禁在家中,並遭政府嚴格控管。根據他的說法,新疆額敏縣當局不願讓他與家人視訊,而家中也被安裝監視器。他表示:“據說家裡遭安裝攝影機,而我母親跟弟弟也早已被當局列為黑名單,是重點監控對象。他們的活動範圍也受到限制。”

因做禮拜而遭關押

住在烏魯木齊的哈德爾別克·努爾蘭原本是個網絡科技公司的老闆,但在2018年4月突然被新疆當局以做禮拜為由,關進再教育營。他的家屬瑪女士告訴德國之聲,哈德爾別克·努爾蘭被關至今,家裡沒有人知道他被關在何處,而新疆政府也不許家人探監。此外,中國政府在沒有經過任何法律程序的前提下,便口頭判了哈德爾別克·努爾蘭十年徒刑。

瑪女士說:“他畢業於東北大學,在烏魯木齊創業,從未有過任何違法行為。他被抓後,他妹妹也曾被關進再教育營20天,我現在無法直接與他的家人聯繫。”

瑪女士指出,身為家中長子的哈德爾別克·努爾蘭肩負一家人的生計,而他的公司在他被抓了之後,也因無人經營而倒閉。她向德國之聲表示:“做禮拜是穆斯林人的正常生活與自由,現在他們完全是霸道的讓他失去自由,摧毀他的心靈。”

國際特赦組織的中國研究員潘嘉偉(Patrick Poon)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這些案例代表中國政府仍掩飾了許多關於新疆再教育營的事實。而這些替家人發聲的哈薩克人,無時無刻都冒着身命危險,公開分享他們對家人的思念。他說:“國際社會應該持續向中國施壓,要求中國針對這些個案做出回應。依照過去一些案例,我們可以知道唯有持續向中國施壓,才有可能終結這些無理的大規模監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