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醫學改寫歷史:兩次被爆頭沒死 反而打敗了拿破崙

兩次被子彈爆頭卻還能活着,是怎樣的體驗?

來自戰鬥民族的庫圖佐夫最有發言權了。

沒錯,他人生經歷了兩次被子彈穿過頭顱,還重創了大腦。

可他不僅幸運地活了下來,還成功擊敗了拿破崙。

很長的一段時間,人們不斷傳頌他這段傳奇的經歷,卻不清楚他爆頭後究竟經歷了什麼。

直到近年來一項歷時數載的醫學調查,才挖掘出背後更多的秘密。

在這基礎上,人們才意識到這可能是一個腦部手術改變歷史的佳話。

庫圖佐夫,一個出身於軍事家庭的俄國少年。

他12歲就進入炮兵工程學校學習,接受良好的軍事訓練。

同時他還酷愛歷史和文學,熟練地掌握了六門語言。

文武雙全的他順利從軍校畢業了,並於16歲正式入伍。

年輕的庫圖佐夫打仗十分拚命,因此屢建戰功而不斷獲得晉陞。

等到29歲時,他已經當上營長,親自指揮戰鬥。

一次戰鬥中,他高舉着團旗,率領着士兵們衝鋒陷陣。

興許是天妒英才,突如其來的一顆子彈擊中了他。

砰地一聲,正在廝殺的庫圖佐夫立刻倒在地上。

再英勇的將領也抵不過一顆小小的子彈。

說到這,很多人可能會對一顆子彈真實的殺傷力有所誤解。

他們會認為子彈沒有擊中要害部位的話,頂多就是身體留下彈眼。

畢竟影視劇中,身中數槍還屹立不倒、談笑風生的例子真不少。

但實際情況是,一顆子彈穿過身體,起碼能留下拳頭大小的洞。

無論是哪個部位,都會造成大出血,令傷者喪失行動能力。

因為子彈當離開手槍時具有非常快的初速度。根據能量守恆,它具有非常高的動能。

當子彈與物體相互碰撞時,動能會推動子彈在物體內發生偏轉和滾動。

所以,它不僅會留下一個“通道”,還會拉扯周圍的物體導致其短時間內位移。

當子彈擊中人體時,軟組織並不會立刻被子彈貫穿,而是先會被衝擊力拉伸延展。

隨着子彈的繼續前進,這個衝擊力猛烈地向四周推進並且超過組織的彈性限度。

同時皮膚、血管、體液和內臟會被它推開撕裂,空腔的震蕩加大傷口。

由子彈動能轉化的衝擊力,能瞬間在人體內開一個大窟窿,傷者會迅速喪失作戰能力。

這種情況被稱為空腔效應,是子彈具有殺傷力的主要原因。

此時,只有及時止血,穩住傷口才可能幸免於難。否則傷者就會因失血過多而死亡。

當然,在庫圖佐夫那個時代的子彈,可能跟現代有不同。

但當時外科手術才剛起步,麻醉和無菌術還未出現,所以殺傷力也不容小覷。

好在對外傷的止血發展到一定階段了。

一看到頭破血流的庫圖佐夫,士兵們趕緊將他送到了一位叫馬索特的軍醫手上。

這位醫生迅速取出子彈、對腦外傷的止血等操作。

至於馬索夫具體用了哪種方法已無從考證,但能確定的是庫圖佐夫活過來了。

而當時子彈是從庫圖佐夫的左太陽穴射入,從右眼穿出。

因此,大難不死的庫圖佐夫只剩下左眼了,被稱為“獨眼將軍”。

到了1787年,42歲的庫圖佐夫以少將軍長的身份沖在了最前線。

結果很不幸,他又一次被敵軍的子彈擊中了頭部。

這回子彈從他的左臉頰進去,從脖子後面出來。

說來也巧,他又一次送到了自己先前的救命恩人馬索特的手上。

經過這位醫生火速的搶救之後,將庫圖佐夫從死神的手中奪回。

就這樣,兩次“腦洞大開”後的庫圖佐夫還幸運地活下來了。

最重要的是,他還出奇制勝擊敗了不可一世的拿破崙,成為了俄國的英雄。

看到這裡,我們不禁會想庫圖佐夫究竟得多幸運才能如此開掛?

那兩次子彈穿顱真的都沒有影響到庫圖佐夫腦功能嗎?

圍繞着這一系列問題,巴羅神經病學研究所的科學家就歷時數年、橫跨三大洲才解開了其中的真相。

他們用三維重建的影像還原了穿過庫圖佐夫頭部的子彈路徑。

結果顯示,庫圖佐夫第二次穿顱而過的子彈確實沒損傷了大腦的重要部位。

庫圖佐夫第二次穿顱而過的子彈路徑還原圖

但這並不是說第二次彈傷對他的大腦毫無影響。

要知道,人的大腦在演化的過程中,會形成了一個完整而結實的骨性結構來保護腦。

一旦它受傷了,顱內會出血、大腦會水腫,這兩樣都要佔地方。

當顱骨提供不出來新的地方,腦組織就會被擠到不該去的地方。

由於腦組織的病變不同,可能被擠入小腦幕裂孔,或枕骨大孔,或大腦鐮下間隙等生理性或病理性間隙或孔道中,局部神經功能喪失。

這樣會使患者出現運動障礙、意識改變等一系列嚴重臨床癥狀,醫學上稱為腦疝。

然而,庫圖佐夫行動卻並無異常,還能上戰場指揮英勇殺敵。

更不可思議的是,當還原他第一次子彈穿過頭顱的路徑,發現他的額葉已經受到損失了。

眾所周知,前額葉皮質是位於大腦前部的皮質結構。

人類的前額葉皮質佔大腦皮質總面積的40%,直到青春期才逐漸成熟。

庫圖佐夫第一次穿顱而過的子彈路徑還原圖

從進化上來講,前額葉皮質是最晚發展的皮質結構之一,在人類中尤其發達。

一般認為,前額葉皮質所處新皮層是我們高級認知功能的源泉。

前額葉皮質能夠為我們情緒進行加工,例如暴躁的時候,能夠剋制自我。

有些精神病患者,就是因為前額葉與其他組織的信號受阻隔,無法表達正確的自我。

額葉損傷後,患者可能會出現暴力傾向或是奴性和盲從。

雖說史料中並未記載庫圖佐夫的意識異常,但似乎能解釋他一些瘋狂的行為。

與拿破崙的戰爭中,他就做出了史上最為瘋狂的決定。

敵軍逼近之際,他居然說服沙皇下令撤離莫斯科。

當時,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他瘋了才有這樣的想法。

這無疑是將這座城市拱手讓人,失去戰爭的優勢。

庫圖佐夫卻我行我素,堅信只有丟掉莫斯科才能不丟掉俄羅斯。

緊接着,拿破崙不費吹灰之力就攻下了莫斯科,並逼迫沙皇亞歷山大求和。

彼時,庫圖佐夫又建議沙皇在談判中時佯裝成疲弱、無奈的窘態。

這誘使拿破崙在莫斯科待得時間越長越好。

得意忘形的拿破崙後來才意識到六萬俄軍悄無聲息地失蹤了,大部分居民也隨軍撤走。

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庫圖佐夫居然派游擊隊在夜間放起了大火,引爆了炸藥。

誰能想到,庫圖佐夫不僅上演了空城計,還狠心地放火燒掉了自己的家園。

拿破崙大軍頓時驚慌失措,死得死,傷得傷。

烈火燒了很久,整個莫斯科都快化為一片廢墟。

再加上當時城內缺乏食物和必需品,以及異常寒冷的天氣。

最後,拿破崙的軍隊只好放棄俄羅斯,灰頭土臉回到了巴黎。

庫圖佐夫也總算揚眉吐氣了,畢竟在當時的歐洲擊敗拿破崙是史無前例的事。

這一次,他不光一雪前恥,也為後來戰勝拿破崙奠定了基礎。

當然,庫圖佐夫也可以說達到了人生的頂點,成為了整個國家的英雄和拯救者。

他被封為斯摩棱斯克公爵,並榮獲最高戰功勳章一級喬治勳章。

經過這一戰後,他緊跟着在第二年就離開了人世。

很多研究者認為,放棄莫斯科更像是一種“有病”的選擇。

耐人尋味的是,很可能正是兩次開顱手術才使得庫圖佐夫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如果他沒有受傷,那麼他很可能就會正面迎戰拿破崙,結果則是戰敗。

所以,有研究者認為這也許是一項腦部手術改變歷史的佳話。

在他們看來:“儘管有些人說是命運使得俄羅斯靈魂和民格的化身、傑出的俄羅斯將軍,在經歷兩次致命的頭部中彈後存活下來,但是這種說法忽略了一點。那時期最好的神經外科技術對庫圖佐夫的成功起到的極大的作用,”

只是隨着歷史的變遷,兩次施救的醫生被世人遺忘了。

不過有人認為這更像是醫學的偶然導致了,畢竟連馬索特本人都不知道是怎麼將庫圖佐夫救活的。

能明確的是:沒有馬索特的幫助,庫圖佐夫很可能將無法領導軍隊打敗拿破崙。

儘管這並不能絕對地說醫學改寫了歷史,但至少這段醫學故事不該被忽視。

*參考資料:

St. Joseph's Hospital and Medical Center.Brain surgery saved Russian general who helped defeat Napoleon: Scientists'rewrite' history books.Science Daily, July29,2015

Kushchayev, Sergiy V., et al."Two bullets to the head and an early winter: fate permits Kutuzov to defeat Napoleon at Moscow." Neurosurgical focus39.1(2015): E3.

兩顆子彈穿顱過,他不僅沒死,還擊退了拿破崙作者:蠢豬果殼網2018-12-09

小小子彈為什麼能夠致人死亡?子彈的致死原理.鳳凰科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SME科技故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