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胡平:崔永元的後台有多硬?

原央視《實話實說》主持人崔永元。

3月1日上午,前央視主持人崔永元在沉寂一周後重新露面,於微博發文,稱新學期開學,將“紮實縝密”做學術。他還附上了中國傳媒大學官網當天發佈“陳文申書記到崔永元口述歷史研究中心調研指導工作”的公告連結,以證其所言不虛。這則帖文很快遭刪除。很多網友認為,崔永元此帖實際上是“報平安”。

去年12月底,崔永元在網上協助王林清爆料,揭露最高法卷宗遺失,矛頭直指最高法院長周強。此舉掀起一陣輿論風暴,也引起很多人關於崔永元有沒有後台、後台硬不硬,以及自身安不安全的各種議論。在今年1月4日的脫口秀節目里,崔永元直言自己有後台。他說:“我後台特別硬,硬到你想不到!我也不跟你說,你也別打聽!省得嚇着你!”

崔永元當然有後台,否則,在網絡管控如此嚴密的今天,崔永元卻能在長達一個多月的時間裏,用自媒體爆料,劍指副國級高官,而居然沒有被刪帖被封號,本人沒有被喝茶被失蹤,如果沒有極其強大的後台在保護在支持,又怎麼可能呢?按常理推斷,這個後台只可能出自中共最高層,出自習核心,出自習近平派。

有如此強大的後台,無怪乎崔永元愈戰愈勇,2月8日又在微博爆料,指一名拼音為“LIN FENG”的 大陸警察,在香港滙豐銀行和 大陸一間銀行共有超過5000萬元的存款,並在香港擁有物業。矛頭又指向了上海警方。乍一看去,崔永元似乎開啟了由民間人士利用自媒體爆料,揭露高層腐敗,揪出大老虎的新模式。

然而接下來形勢卻急轉直下,陡然翻轉。中央政法委牽頭的調查組發佈調查結果,肯定最高法對相關案件的處理是正確的,指控王林清涉嫌非法獲取和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也提到崔永元協助王林清爆料。第二天,王林清在電視上認罪,崔永元被消聲。

應該說,崔永元爆料事件發生如此驚人的大逆轉,實不為怪。如果黨內高層某派可以假借民間之手用爆料方式扳倒一名副國級官員,這種做法勢必引起高層官員的人人自危,從而招致他們的共同抵抗。在中共高官們看來,崔永元的後台假借崔永元之手用在自媒體爆料方式揪出大老虎這種做法,無異於毛澤東在文革中利用造反派揭批走資派,也是5年前王岐山用“剪裙邊”戰術打破“刑不上常委”的潛規則,打倒周永康的故伎重演。

我們知道,習近平、王岐山選擇性反腐敗的重頭戲、攻堅戰是打破“刑不上常委”的禁忌,把周永康送上審判台。周永康從被控制到判刑,前後拖了兩三年之久,因為高層意見對立,江澤民一派反對立案審查周永康,更反對給周永康判重刑。其理由就是所謂“刑不上常委”。習近平、王岐山不能直接打破“刑不上常委”的禁忌,於是就採取了“剪裙邊”戰術,先掃除外圍,先收拾周永康下面的人。因為這些人都不是常委級別,江澤民明知來者不善但卻無法出面制止。等到周永康下面的人,從四川官場、石油系和政法系的親信到劉漢和兒子周濱相繼被大張旗鼓的審訊判刑,周永康這隻大老虎呼之欲出,再也包不住了,江澤民想保也保不了了。於是乎周永康就被押上審判台,徹底打倒了。

就在周永康被判刑之後,中紀委網站連發三篇文章《講政治顧大局》、《突出執紀特色》和《創新監督審查方式》。文章批評個別紀委幹部在工作中違反程序,搞“先斬後奏”,搞“倒逼”;嚴厲警告紀檢機關不得成為“獨立王國”,等等。明眼人一望而知,這幾篇發表在中紀委網站的文章,批的就是中紀委,批的就是習近平王岐山。“剪裙邊”就是搞“倒逼”,就是玩花招“先斬後奏”。這幾篇文章顯然代表了江澤民一派的聲音,可見江澤民一派對周永康被打倒是何等的惱怒而又無可奈何。

所謂“刑不上常委”不過是一種修辭,並不是真有這麼一條規定。它無非是說,對於達到相當級別的高官,不是總書記或中紀委書記想整誰就可以整誰;如果要整某人,需要得到高層其他人的同意。現在,習派想整周強,可是得不到其他人的認可,於是就繞過這一程序,假借下面的人爆料,形成倒逼之勢。這種做法直接觸犯了官場不同派別的共同利益,引起高層的普遍不安,由此引發了一場激烈的權力鬥爭,各派勢力聯手反對,此風不可長,此例不可開,迫使幕後支持崔永元的政治後台不得不做出讓步。

崔永元的後台畢竟強大,所以可保他平安落地,只是民間反腐鬥士的角色不準再演下去了。不到十天功夫,劇情發生如此驚人的逆轉,習派顯然遭受重挫,留下一地雞毛。這場宮斗劇還在進行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