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袁斌:一位逃離新疆的哈薩克族輔警的證詞

繼去年邀請外媒訪問新疆,開放外交官參訪新疆“職訓中心”後,中共外交部不久前又宣布巴基斯坦、委內瑞拉、古巴、埃及、柬埔寨、俄羅斯、塞內加爾以及白俄羅斯駐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外交官將在新疆進行為期4天的參訪,其中包括參訪“職訓中心”。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中共面對國際社會對其在新疆大規模踐踏人權,尤其是將上百萬少數民族非法關押進再教育營的譴責所作的這一切,無非是為了洗白自己,堵住國際輿論的嘴巴。

然而令中共尷尬的是,恰在此時,紐約時報報導了一位才逃離新疆不久的哈薩克族輔警的親身經歷,再一次讓中共在新疆的暴行曝光於世。

今年39歲的巴依木拉提是居住在新疆的哈薩克族人。2009年,他從那裡移民到了哈薩克斯坦,但幾年後,為了與家人住得更近點,他又回到了新疆。那之後,他開過水果店,還開過經營哈薩克特產馬肉的商店。幾次創業都失敗後,為了養活妻子和兩個小孩,2017年他只好當了一名輔警。

作為一名少數民族輔警,巴依木拉提被要求定期參加灌輸政治思想的會議,還要背中共最高領導人的語錄。他說,少數民族警員之間除了漢語外,不得說其他任何語言,如果有人聽到他們說哈薩克語或維吾爾語單詞的話,他們會受到懲罰。

巴依木拉提的工作包括在主要道路上的警察檢查站檢查旅客車輛和證件。重點目標是政府監控名單上的人,他們通常是穆斯林少數民族。他檢查他們的手機,尋找被認為具有顛覆性的內容。上級告訴他們的具體搜尋目標是2009年烏魯木齊發生的致命民族騷亂的圖片。作為一名哈薩克族穆斯林,他有時對自己的工作感到不安,但他需要錢。

有一天,上級要求他協助把600名戴着手銬的人送到一處新設施去,他被那裡的景象驚呆了。這個官方稱為職業培訓中心的地方,基本上是一座監獄,裏面有廁所和床。其中一名囚犯是他的熟人,但巴依木拉提幾乎沒認出他來,因為他瘦了很多。巴依木拉提控制住了自己的感情。“到處都是攝像頭,”他回憶說,“如果他們看到你看上去不高興的話,你將會惹麻煩。”

因為對這份工作的不安,也因為新疆警方已開始把與外國的關係視為受懷疑並將一些人送進拘留營的理由,巴依木拉提不的不決定再次出走,逃離新疆。

但他和他的家人在2013年回中國時,已上交了他們的哈薩克斯坦護照。他們被困住了。“我當時非常害怕,腿都在抖。”他回憶說。

幸好有人最終讓哈薩克斯坦官員為他們提供了臨時旅行證件,這個人能給哈薩克斯坦打電話而不引起注意。邊境警察對他的家人進行了盤問,包括他年幼的孩子,好幾個小時後才讓他們過境。

巴依木拉提回到哈薩克斯坦土地上後,跪地感謝上蒼。“我們太高興了,”他說,“就像是我們走出了地獄。”

最近,巴依木拉提接受了媒體的採訪。他說,他決定將自己的所見所聞公開,是因為他對自己曾在離新疆首府烏魯木齊不遠的奇台縣為警察工作感到懊悔。“我覺得有責任,因為我曾看到很多人在拘禁營里受折磨。”他說。

儘管充其量而言,巴依木拉提曝光的只是中共在新疆大規模踐踏人權的冰山一角,但它卻是一份確鑿的證詞,這份證詞有力的揭穿了中共編造的關於新疆的謊言。無怪乎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指責他“滿口謊言”。更有甚者,自從巴依木拉提上個月公開了自己的經歷以來,他已接到了幾個匿名警告電話,說如果他不公開宣布放棄那些說法,他在中國的親戚將被關進拘留營。不用我多做解釋,是凡了解華春瑩其人和此類匿名警告電話的人都知道,這一切恰恰證明巴依木拉提曝光的事實擊中了中共的痛處,否則他們怎麼可能如此狗急跳牆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