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華語娛樂 > 正文

蔣勁夫朋友圈疑曝光 公眾號寫長文感慨生活引質疑

蔣勁夫

疑似蔣勁夫朋友圈

3月5日報道近日,有網友曝光疑似蔣勁夫的朋友圈,發文稱:搬家第一天,最開心的不是桌上送的蘋果香蕉和免費的礦泉水麵包,也不是短暫久違的陽光和告別陰雨的煩惱,而是和樓下保安大哥兩個小時的歡樂對話時光,和上海許許多多過去故事的“來龍去脈”還有那些七七八八破破爛爛的“小事兒”~

他還發了一篇公眾號,網友紛紛留言稱:“這是要走什麼人設”、“經歷後有感悟了?”

公眾號全文:

好的,在開始寫之前,我已經被師父(實力指名搖鈴鐺大肚婆)還有一位高中同學吐槽了。

“喂,你這個文章的排版也是醉了”

“你這個排版也太丑了咯~”

我:…………。

沒辦法,在這些細節方面的處理,也許我努力十年也趕不上別人的吧。狠狠自嘲了一把。

今天天氣極佳,陽光明媚。與昨晚家人群里發來的消息不同,不是說好的要下雨降溫的嗎?早上起來拉開窗帘,被刺眼的陽光晃了個正着,話說遮光窗帘這種東西是真的有一種魔力,它可以混淆晝夜的觀念,對於晚睡一族的人來說,只要把這窗帘一拉上倒頭睡過去,即便是下午兩三點陽光正好,也不用擔心會被這強烈的光線奪去睡意,反倒是迷迷糊糊一睜眼看着一點點微弱的光線順着遮光窗帘的裙擺企圖鑽進黑暗房間的可愛樣子而感到舒心,想着:

“現在是幾點了啊,肚子,好像有點餓。。。不過,還是再睡一會兒吧”

這種想法,我會經常有。

和遮光窗帘並沒有太大關係,其實是我腦海中的一個畫面。我特別上綱上線,即便自己只擁有着一點點小學生流水賬的寫作才能,但也並不影響自己浪漫的裝X才華。那麼我腦海中的畫面是這樣的:

某年某月某日,一個才華橫溢風流倜儻的孤單美艷男(不要臉的我)靜靜地坐在咖啡廳的一角,午後的陽光光像在主人身上伸着懶腰的貓一樣撒着嬌的賴着,咖啡與陽光混合出一種慵懶的藥劑,彷彿喝下便能眼中生花,一切變得美好起來,男子手托腮,時不時轉動一下手中的筆和用指尖輕輕觸摸着柔軟的紙張,像撫摸愛人的髮絲(但擺在我眼前的依舊是這讓人便秘的電腦)。

“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別人的夢”

不要臉的我文化底蘊沒有多少,但是裝模作樣起來卻絲毫不遜色,還妄想裝飾別人的夢呢,哈哈,但願別讓人家做噩夢就好。但這的確確是我腦海中的一幅畫面,我希望自己是畫面中的那個人,當然我不是指外貌什麼的,而是說那種狀態,這是我很喜歡的狀態。

所以在當陽光以萬馬鐵騎橫掃破軍之勢趕走陰霾烏雲之後,一種強烈的寫作欲(裝X欲or體驗生活欲?)湧上心頭,欲罷不能。於是我拾起電腦扔進書包,踩上球鞋奪門而去。心中的念頭在不斷膨脹(怎麼像是哪個遊戲人物的台詞)那麼,讓我來裝飾你的夢可好?

走到室外,溫度。。。還算合適,走到有陽光的地方,唔。。。稍微有點熱(我只穿了一件單衣和一件羽絨外套)。一看錶,北京時間十二點一刻,上班族們奔襲下樓席捲各大餐館的時刻。我走在馬路上準備過紅綠燈,身邊的是一群類似“夕陽紅”的旅行團,大爺大媽們在嘮一些股票什麼的,一位大爺帶着黃色的帽子,帽子貌似勒得有點緊,額頭邊上有一圈紅紅的印子,印子里夾着彎了的銀絲和若隱若現的些汗珠,他瞪圓了眼珠子說到“昨天整個中國股市漲了五個點呢”嗯。。。怎麼說呢,我對股票一直不懂,小時候父親好像一直忙於股票,但是我也是從不過問,即使到了現在也對股票是一問三不知。

我喜歡散步,喜歡穿梭在人群中,聽着不認識的你和他在一旁言語,思索着一些完全不屬於自己世界的知識,並幻想着很多很多種可能,如果當初蝴蝶猛的扇動藍色翅膀向著相反的一個方向飛去,那麼你們說的那些我不懂的,是不是我能聽懂?又或許我根本不會在陽光明媚的每一天里這樣快步走在街上感受嘈雜的街道和穿梭如流的車水馬龍並思緒萬千。

走着走着走到了田子坊。

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地方,和北京的南鑼鼓巷有呢么點異曲同工之妙。同是坐落於鬧市,同是遊客行程表中的必去之地,同是入群摩肩接踵相機快門聲不絕於耳,同是油炸烤串兒網紅小店打卡留念,但兩者風格上卻有着一些不同,畢竟一個在北京一個在上海吧,但都是祖國的美好,去了南鑼別忘了田子坊,來了田子坊也記得去南鑼溜達溜達。

鄰桌的外國情侶一直在相擁熱吻,男的粗壯的臂彎摟着女生的腰,兩人嘴皮子親得蹦嚓啦咔的聲兒在我耳廓里打轉,實在難以靜心寫作,非禮勿視非禮勿聽。我可是來裝飾別人的夢的,怎能被外界影響了心境。

走在田子坊里我想着正好溜達一會兒,等人都不多的時候,再找家館子好好飽餐一頓。我心中早已有了食物的選項,雙層的芝士牛肉漢堡和蘭州拉麵。

飢餓感最終還是帶着蘭州拉麵最先進入我的視野,我沒有猶豫,三步並兩步,兩步並一步,大步流星躥上天橋又躥下天橋,來到了馬路對面那家蘭州拉麵。

說到蘭州拉麵,一共分為兩個記憶點。一個是高二時候,學校大門左側突然開了一家蘭州拉麵,幾個小哥賣力拉着麵條,麵糰在他們手中慢慢變細最終成為麵條樣子的回憶在每一次走進蘭州拉麵店面,嚼着勁道麵條時都會得到翻新,一直就像是嶄新如初的一樣,如同昨日的記憶。其中一位小哥專門負責報菜名:

“喂,拉麵一個”

“喂,馬鈴薯牛肉蓋澆飯一個”

他的門牙少了一顆,因此在大聲報菜名的時候總是會有不少唾沫星子調皮的從那顆漏了的牙洞里飛舞出來,有的落在他端着的菜上,有的落在桌子碗筷上,有的順着風向不知飄去了哪裡……

零七零八年。在以辣著稱的星城,蘭州拉麵的異軍崛起,的確博得了不少同學們的青睞。

之後一次記憶點則是在工作時。

我們來到了蘭州的景泰縣(應該沒打錯字吧),在那裡吃到了上等的羊羔肉和正宗的蘭州拉麵。店名叫占國牛肉拉麵(應該沒打錯字吧X2),在那裡的味蕾回憶,奠定了我日後成為忠實蘭州拉麵粉絲。

沒別的,因為好吃啊!

簡單直接,肉不切成碎末,馬鈴薯也是一大塊一大塊的,醬汁將飯染上了顏色,改變了人們大腦中對於米飯味道的一貫認知,有了想嘗個究竟的衝動。搭配一碗清湯更有錦上添花之妙,可飯前開胃,可飯後消食,獨特的香味(雖然我並不懂烹飪,但還真的就是好吃啊,我也說不出為啥)讓人不能忘懷。

吃飽之後,我便立馬開始在大腦中搜索咖啡廳的良好位置,一開始想去新天地的,但最終還是選擇來了靜安寺。

為什麼來靜安寺這邊呢?相對於新天地絡繹不絕的遊客和一家家精美的小店,靜安寺其實並沒有多麼突出,可是這畢竟是自己讀書時曾經待過的地方,說感情深厚也好或故地重遊也罷,今天來到這裡,我想也只是我日後生活的一個縮影,一個重複的步驟。今天這裡,明天那裡,在哪裡都是自己,在哪裡都是最好的安排,一切隨心,也沒什麼不好的,就隨着自己這不尷不尬的創作欲吧……

要說到芝士蛋糕……

到底是從何時開始喜歡上的呢?已經沒有什麼特殊的記憶了……

下次新的喜愛食物出現時,可以一定要記得清清楚楚啊。

-END-

我是蔣勁夫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網易娛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華語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