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工作職業 > 正文

有一種靠譜叫:收到請回復!

職場社交最大的不靠譜,就是收到不回復

過年期間和一位做行政的朋友小聚。

談及她在工作最煩心的事,莫過於群發通知每個人事項,每周必須提交的周報總結、公司安排的團建任務、領導下發到個人的執行事項信息,每次在群里群發之後,即便是@到每個人,總有幾個人不急不慢看到了也不回復。

一來二去,常常因為幾個人的耽誤導致了整個項目的擱置停滯。

有時候朋友還需要私信去催問確認他們是否有收到信息,而對方常常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我知道啊,群里的信息我都看到了啊!‌‌‌‌”

‌‌‌‌“那看到了怎麼不回復?‌‌‌‌”

‌‌‌‌“回不回復有那麼重要嗎,我知道就行了!‌‌‌‌”

朋友說:‌‌‌‌“隔着電腦屏幕,總有些人永遠不知道她等得有多焦急。看到了也不回復,浪費的不僅是她個人的時間,更耽誤了整個項目的推進和進度。‌‌‌‌”

‌‌‌‌“收到‌‌‌‌”兩個字,花不了1分鐘的時間,但是對通知者而言,是一種證明和交代。

用朋友的話說就是:

職場社交最大的不靠譜,就是收到不回復。

2

收到後及時回復,代表你的職業化程度

劉潤老師在《5分鐘商學院》的課程中分享了一個‌‌‌‌“職業化程度‌‌‌‌”的概念:

關於職業化具體講什麼?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明白獨自上的士,你該坐哪;如果是老闆開車,你坐哪;如果老闆開車,你上級也在,你坐哪;如果你老闆開車,你上級也在,但還有個女士,你坐哪?

可能有人會問了,有必要搞那麼複雜么?隨便坐不就完了,他們不會在意的。

其實,事情當然不是這麼簡單,這些看似無關緊要的職場問題背後藏着一個思維方式:

永遠要站在對方舒不舒服的角度考慮問題。

就像我們經常會在微信群里看到@自己的信息,為什麼有人積極回復,有人卻視而不見?難道是因為前者閑着沒事做嗎,當然不是的。

及時有效回復別人的信息,不僅代表了你的工作能力和效率,同時也側面反映了你對他的重視程度。

明明別人看到你發的信息卻不回復你,誰的心裏恐怕都不會舒服吧?

曾經拿這個‌‌‌‌“收到消息要不要立刻回復‌‌‌‌”的問題,問過一位職場老前輩,他和我說的是:

你領導在短時間內不一定了解你的工作能力,但是你的工作積極性和配合參與度卻是一句收到就一眼看穿了,根本藏不了。

在領導看來,他更在乎的是了解所有員工手中事情的執行進度,而你的一句‌‌‌‌“收到‌‌‌‌”恰恰是表示了你對這個項目的知曉。

再說了,連別人主動@你都不搭理,那你還要別人親自當面和你說嗎?

在職場和人合作,沒什麼比讓別人辦事舒服更讓人喜歡的了。在職場這麼多年,這位前輩一直就是這方面的代表,別看他在公司位高權重,身為元老級的人物,卻從來沒有一點架子,無論是年紀多小,職位多輕的員工都可以向他請教、幫忙。

這位老前輩常常把這句話掛嘴邊:

如果你也想和人舒舒服服地把事情給辦了,那首先你得和人相處起來舒服。

其實職場上的‌‌‌‌“舒服‌‌‌‌”二字看似簡單,內里卻藏着一個職場人的基本功。

和其他同事進行一項事情,你是否會半途而廢?

其他部門同事問你的問題,你幫不了會幹脆不理人家嗎?

別人跟你說一件事,你辦不辦得成,都一定會回復嗎?

如果當時不能及時回復,在你能回復的時候,你會解釋一下上次不回復的原因嗎?

這就叫有開頭,必有結尾,不管什麼事情到你這裡都能舒舒服服給人辦好了。

讓人舒服,自己才會舒服,這種靠譜里恰好透露着你的職業化程度。

3

從一而終的反饋是對事情最好的負責

有一次部門經理曬了一張他和一同事的工作交接流程在工作群,他們之間的對話是這樣的:

領導:‌‌‌‌“這件事你做了嗎?‌‌‌‌”

員工:‌‌‌‌“做了。‌‌‌‌”

領導:‌‌‌‌“做到什麼程度了?‌‌‌‌”

員工:‌‌‌‌“做完了。‌‌‌‌”

領導:‌‌‌‌“什麼時候做完的?‌‌‌‌”

員工:‌‌‌‌“上周就做完了。‌‌‌‌”

領導:‌‌‌‌“那你為什麼沒有告訴我一聲呢?‌‌‌‌”

員工:‌‌‌‌“你不是之前沒問嗎?‌‌‌‌”

以前經常聽領導開會拿‌‌‌‌“為什麼這事到你這裡就斷了‌‌‌‌”來說事,用領導的話說就是:

做事要有始有終,不要什麼事都等着我來問你們,有頭無尾的執行與反饋等於瞎子走進死胡同,最後連問題在哪都找不到。

‌‌‌‌“不及時反饋‌‌‌‌”甚至是‌‌‌‌“反饋中斷‌‌‌‌”常常在很多初入職場的人身上發生,這並不代表他們沒有努力做事,而是沒有意識到及時反饋的重要性,往往造成很多麻煩,常常出現自己認為將工作做得很好等着領導的認可和誇獎時,卻適得其反的情況。

其實在職場上講求的‌‌‌‌“收到即回復‌‌‌‌”,是更好地完成了溝通和執行中的整個閉環。

從一而終的反饋,恰恰能讓執行者和領導者都能對這個項目有更清楚的了解。

羅振宇曾經在《羅輯思維》里講到過一個故事:

當年他剛入行做媒體的時候,一位老記者說,張瑞敏在海爾抓管理,非常注重執行和反饋上的‌‌‌‌“閉環‌‌‌‌”二字。

比如在海爾上班的時候,把椅子從桌子下拖出來,坐下開始工作。但是可能一會兒又要起身去辦事,那就一定要把椅子推回去,否則就是犯規。

海爾管理員工閉環,就是從這麼細緻的地方入手。

那位老記者怕他不信,現場做了個示範,他抓起電話,給青島的海爾總部總機撥了個電話,接通之後說:‌‌‌‌“我找羅振宇。‌‌‌‌”

海爾哪有叫羅振宇的,所以總機接待的員工就問:‌‌‌‌“羅振宇是哪個部門的?‌‌‌‌”

老記者就瞎編了個部門,總機說:‌‌‌‌“您給我幾分鐘,我來查一下,我讓他回電話給您。‌‌‌‌”

一般像這樣的情況也就是查無此人,或者按照打錯電話就給算了。但是過了幾分鐘,那位總機竟然把電話回過來了,說整個海爾都查過了,確實沒有羅振宇這個人。

當時已經有電腦了,所以查無此人並不難。但是難在有始有終,把這個動作和反饋的閉環完成了。一個總機接線員,接到一個問詢,他不能讓這個事耽誤在自己手裡,無論如何他都要給出一個結果。

好的反饋,在意的是完成執行和溝通中的閉環。

與此同時,在這個收益按小時計算的職場中,一個有效而及時的反饋最能節約他人的時間成本,而不是整個事情到你這裡就斷了頭緒。

所以,當你在完成一項棘手的任務後要及時去反饋,而正是這樣細緻入微有頭有尾的反饋,成就了一個職場人的靠譜。

靠譜不是說你很能幹,不是說你答應了什麼就一定能做到什麼,那不叫靠譜。真正的靠譜,是把事情從頭到尾不打折扣的完成。

4

拉開你和別人距離的,時間顆粒度算一個

上文中的那位朋友,和我說到這個事情的時候,最後總結了一句:

其實我知道有些人明明看到了我群發的工作信息,他們也不會立馬回復我,是因為他們很忙嗎?不是的,他們甚至有可能在玩手機、看微博、在划水偷懶,可就是不回復我。

其實在職場上要判斷一個人的價值,有一個非常簡單又好用的衡量標準,看看他對於時間的態度就知道了。

回複信息快慢,做事是否拖泥帶水,上班期間是否浪費時間做其他的事情,這些看起來都是小事,但是,一個人是否職業化,你可以通過他對時間的態度中一眼洞穿。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這張圖,2016年12月,網絡上流傳一張王健林的行程表。這位62歲的中國富豪,早上4點起床健身,然後飛行6000公里,出現在兩個國家、三個城市,最終,晚上7點趕回辦公室,繼續加班。

從這樣連軸轉高密集的工作行程中,我們完全可以窺見一個人對於時間的分秒必爭。

其實這樣的場景在我的朋友圈也常常出現,很多朋友上午還在北京工作,下午就去到深圳開會,恨不得把一天24小時大卸八塊揉碎了使。

關於對時間的態度,劉潤老師曾提出過一個時間顆粒度的概念。

時間顆粒度,就是一個人安排時間的基本單位。

有些人能把時間顆粒度分割成分鐘,比如王健林只留下15分鐘和領導見面。而有些人對於時間則非常慷慨,一天如流水嘩啦啦隨便任他溜走。

衡量一個人在商業世界中是否職業化,恪守時間,是一項最基本的要求。

如果你理解了‌‌‌‌“時間顆粒度‌‌‌‌”的概念,就會明白,恪守時間,就是理解、並尊重別人的時間顆粒度。

我曾經就去拜訪過一家公司的領導,預約的時間是早上9點整,我提前30分鐘就到了,到了他們公司之後一個人都沒有,最後等了1個小時到了9點半公司才陸陸續續來人上班,而且又是一群人吃早餐、聊天、玩手機,整個環境鬧哄哄就像個菜市場。

那次拜訪之後,我主動和公司申請換掉這家供應商,原因就是因為對方完全沒有時間概念,就這麼任由客戶的時間白白浪費。

理解,是尊重的前提,我爸從小就教育我,要尊重別人的時間,不能因為自己的不守時而耽誤別人的事情,所以後來但凡微信溝通不了的事情,我一定會第一時間打電話溝通,而不是把這事就這麼晾着擱着不管不問。

時間顆粒度越小,人生密度才越大,個人職場質量才越高。

時間顆粒度越大的人,通常是用時間換錢,所以才會出現職場磨洋工渾水摸魚的偷懶行為。

時間顆粒度越小的人,則是用錢買時間,所以才會出現有人願意花幾百萬和巴菲特吃頓飯。

我們身處在這個信息大爆炸的時代,對於數不清的未讀信息和未接電話,我們常常習慣性地忽視了,對於你而言,可能是因為忙,也可能是因為不在乎。

但請你記住,對於發消息的人而言,他寧願看到你否定的回答,也不願看到滿屏的空白以及無盡的等待。

再說了,回復一句‌‌‌‌“收到‌‌‌‌”一點都不耽誤你賺錢,真正耽誤事的,是什麼事都不做還成天浪費時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Ray先森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工作職業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