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記者暗訪富士康工廠 目睹員工慘況

香港《南華早報》報導一篇名為〈iPhone要價800美元,我應徵富士康組裝員的時薪卻不到2美元,每周工時40小時〉的文章,披露富士康鄭州園區員工目前的處境,以及該廠為何開始大量招募臨時工。

多年來富士康在中國大陸被質疑為“血汗工廠”引發不小爭議。日前再有消息傳出,富士康河南鄭州廠區湧現離職潮,當年宣傳的榮光早已不再。

香港《南華早報》報導一篇名為〈iPhone要價800美元,我應徵富士康組裝員的時薪卻不到2美元,每周工時40小時〉的文章,披露富士康鄭州園區員工目前的處境,以及該廠為何開始大量招募臨時工。

這名潛入富士康暗訪的記者名叫周西茜(英文:Cissy Zhou),她描述今年2月她進入鄭州廠房時,看到“富士康巨大廠區的大門壟罩在灰色的陰霾中,污染物無時不在空氣中飄浮。”

之後,一名招募人員在看過她身份證後告訴她,當天下午就可以工作,同時還直言,“我們現在非常缺員工,在2個月內,我們必須招募到5萬人。”

但是,周西茜指出,雖然富士康人急缺人手,也不是任何人都用,比如他們不招藏族和維族人。她進一步解釋說,雖然富士康官網沒有列出種族規定,但她發現多個富士康的招募代辦商的牆上,都貼出族裔限制。

此外,招募人員還表示,如果希望賺到更多錢,可以透過代辦機構簽訂臨時合同,這樣可以逃稅,也可以避開強制性社會社會保險費。

不過,在正式上崗前,富士康要求應徵者必須自費50元進行抽血檢查,確認沒有患上任何感染病。但周西茜因不願冒險做不安全的血液檢測,於是找個借口說不希望工作地點離家太遠,之後便迅速離開現場。

次日,周女繼續“潛入搜查”,她混入一群員工當中,進入富士康宿舍區,希望能目睹富士康宿舍原貌。

她表示,宿舍區至少有10幢建築物,不需要任何身分證件就可以進出宿舍。她說,雖然招募海報聲稱,宿舍配有空調、獨立廁所和免費洗衣服務,但實地走訪後她發現與宣傳不同,宿舍走廊昏暗、數個燈泡已燒壞,廁所附近的牆壁上貼有通告稱,“免費洗衣服務”自2019年起已停止,員工需“依市場化模式費用自付”。

而在宿舍內,還有許多標示警告員工陽台上“禁止攀爬”,這樣人聯想到2019年該公司深圳工廠14名員工自殺的事件。

周女在暗訪中還看到,許多工廠員工正在排隊提交離職文件,有排隊女員工對周女透露,富士康員工流動率出名的高,相較鄭州在去年的平均月薪6929元,富士康鄭州廠的月薪卻只有2100元。

這名等候離職的員工還補充說,目前剩下的員工都集中遷到幾間宿舍以節省開支,而園區約三分之二的宿舍建築,現在都是空房狀態。

另一名員工表示,他去年10月還能拿到4000元人,到11月因工廠訂單減少,工資只剩3000元,這是他們到富士康工作以來從未遇過的狀況。

因此,自2018年10月起,大批員工選擇離職,因為富士康員工若不能有超時加班機會,扣除一些款項後,只能拿到1500元的低薪資,很難維持基本生活。

周女最後還提到,可能因為富士康鄭州廠房太缺人,在她結束採訪後,招募代辦商仍一直打電話邀請她儘快上班,還說,如果連續工作55天,獎金可以增加到2200元,比之前承諾的1600元多出600元。

中央社報導稱,目前富士康鄭州廠接到華為公司的訂單,因此需要招聘5萬員工,不過華為對此事未作出回應,富士康對上述報導也未作出回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