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神來之筆!這些驚艷千年的詩詞結尾你一定讀過!

有一些詩詞,前面幾句或許平淡無奇,司空見慣,但是在結尾時卻讓人眼前一亮,令人拍手稱讚,並且能讓人在瞬間領會到了作者所想要傳達的情感。

這就是傳說中的“神來之筆”!

詩詞君收集了一些經典的詩詞,與大家一起賞析、品讀那些驚艷了靈魂,也驚艷了時光的句子,感受他們當時的或動人、或惆悵、或豪放的情感。

和摯友相聚又別離,喜悅與惆悵交集,相聚時,發現好友與自己的本性都不曾改變,仍舊溫暖,仍舊節氣清高。分別時,即便惆悵不舍但也無需過度哀怨。

一如李白曾說的,“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既然人人都是天地間的過客,又何必計較眼前的聚散呢?

《臨江仙·送錢穆父》

一別都門三改火,天涯踏盡紅塵。

依然一笑作春溫。

無波真古井,有節是秋筠。

惆悵孤帆連夜發,送行淡月微雲。

尊前不用翠眉顰。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生命中我們與不同的人和物的聚散、得失的時候有很多,但得失兩忘、曠達洒脫才是對待人生該有的態度。

有人說李煜是“被皇位耽誤了的詩人”,這首詞算是他的絕命詞。

淪為階下囚的苦難日子看不到解脫的盡頭,回憶儘是痛苦悔恨,愁緒一如那滾滾東流,流不盡的春江水。

《虞美人》

五代·李煜

春花秋月何時了?

往事知多少。

小樓昨夜又東風,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

問君能有幾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當擁有時就該全力去珍惜、去把握,這樣在失去以後才不至於愁緒萬千,夜不能寐。

時至中年,收到入京的詔書,自然以為實現政治理想的時機到了,李白極其興奮,立刻回到南陵家中,與兒女告別,最後語出驚人,一如我們熟知中豪放的他。

《南陵別兒童入京》

唐·李白

白酒新熟山中歸,黃雞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雞酌白酒,兒女嬉笑牽人衣。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爭光輝。

遊說萬乘苦不早,著鞭跨馬涉遠道。

會稽愚婦輕買臣,余亦辭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即便我們的夢想與才華因為種種原因還暫時無法實現,但始終要堅信自己並非胸無大志的、平平無常的“蓬蒿人”,是金子總會發光的。

燈、月、煙火、笙笛、等交織成的元夕歡騰,那惹人眼花繚亂的麗人群女,原來都只是為了那一個意中之人而設,倘若無此人,那一切就無意義與趣味。

《青玉案》

宋·辛棄疾

東風夜放花千樹,

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玉壺光轉,

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里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

燈火闌珊處。

詩既寫意中人,也寫不被受用的自己,站在熱鬧人群之外,即便受到冷落也不願同流合污。

無論是追求什麼,都不要被短暫的不如意所折服,說不定下一秒就會有所收穫,因為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詩人即便戰敗被俘,處境屈辱,但也絕不會因此叛變屈服,要讓熾熱的愛國之心永流傳。《過零丁洋》

宋·文天祥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里嘆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正義的事業是需要志士仁人來開創和維護的,如果人人都能有一顆赤誠之心,世界將充滿愛與美好。

妻子尚在世時,一切都那麼美滿,每天沉浸在幸福之中,但詞人卻毫不覺察,只道理應如此,平平常常,等到物是人非,只留追悔莫及。

《浣溪沙》

清·納蘭性德

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

沉思往事立殘陽。

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

當時只道是尋常。

任何美好且幸福的事情都不是理所當然的,珍惜眼前人,珍惜易逝的美好。

經過一夜風雨,庭院中的海棠花應是凋落了才對,只是這傷春的複雜感情卻無人能懂。《如夢令》

宋·李清照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

應是綠肥紅瘦。

挫折、困難容易使人沮喪、低沉,但最重要的應該是拍拍灰、爬起來,重新綻放自己。

亡國之痛、漂泊之苦,深深切切,時間流逝得如此之快,而詞人不知何時才能歸家。

《一剪梅》

宋·蔣捷

一片春愁待酒澆。

江上舟搖,樓上簾招。

秋娘渡與泰娘橋,

風又飄飄,雨又蕭蕭。

何日歸家洗客袍?

銀字笙調,心字香燒。

流光容易把人拋,

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時光流轉,年華易逝,在美好的歲月中,要做最好的自己。

全文虛寫相思之情,實抒鬱郁不得志的“閑愁”,李煜的愁像流不盡的春江水,賀鑄的愁是梅子黃時下不完的綿綿細雨。

《青玉案》

宋·賀鑄

凌波不過橫塘路,

但目送、芳塵去。

錦瑟華年誰與度?

月橋花院,瑣窗朱戶,

只有春知處。

飛雲冉冉蘅皋暮,

彩筆新題斷腸句。

試問閑情都幾許?

一川煙草,滿城風絮,

梅子黃時雨。

在春天這個多情的季節,抒發完因景生情的愁緒外,仍舊要笑對生活。

二十年後,詞人重回舊地南樓,感慨時事,發現一切今非昔比,自己有所有關於時光的追憶,但卻沒有了少年時那種豪邁的意氣。

《唐多令》

宋·劉過

蘆葉滿汀洲,寒沙帶淺流。

二十年重過南樓。

柳下系船猶未穩,

能幾日,又中秋。

黃鶴斷磯頭,故人今在否?

舊江山渾是新愁。

欲買桂花同載酒,

終不似,少年游。

趁着年華正好,很多想做而沒做的事情,一一去實現吧,待往事只可回首時,願仍無遺憾埋心間。

這些讀完會令人驚艷的神來之筆,從不是簡單的堆砌與鋪墊,而完全是源自於詩人詞人靈魂的創作,因為足夠真實動人,才能流芳千古。

願我們的生命也能有幾番“神來之筆”,驚艷歲月,溫柔年華。

詩友們看完後是否想到更多相似的“神來之筆”呢?歡迎留言和大家分享。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唐詩宋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