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港台 > 正文

香港理大民主牆風波 四學生遭懲處 最嚴重勒令退學

2019年3月1日,(左起)鄭悅婷、李傲然、林穎恆及何俊謙被理大校方懲處。(理大學生會學生報編輯委員會Facebook)

2018年9月29日,理工校方用紅色的壁報紙,遮蓋部分民主牆。(受訪者提供)

香港理工大學的民主牆管理問題,去年引發學生不滿而闖入校方管理層辦公室,並與教職員發生推撞;校方經紀律聆訊後懲處四名學生,最嚴重的一名學生被勒令即時退學,亦有被處分學生批評校方製造「白色恐怖」。(劉少風報道)

涉事四名學生周五(1日)接獲校方通知紀律聆訊的結果,其中修讀護理系的碩士生兼「港獨」組織「學生獨立聯盟」成員何俊謙罰得最重、被勒令即時退學,終身不獲理大錄取;校方指他誹謗、襲擊或毆打校方人員,破壞學校公物,拒絕遵守相關人士指令而影響教學及行政等,以及作出損害大學聲譽的行為。

原本明年畢業的學生會前會長林穎恆,被指恐嚇及毆打教職員,有損大學聲譽,被罰停學一年、即時生效;校董會學生代表李傲然與學生會前外務副會長鄭悅婷,分別被判社會服務令120和60小時,他們質疑校方無清晰的裁決準則,而且刑罰過重。

林穎恆周六(2日)對本台表示,校方的處分不合理、顛倒是非,將所有責任歸咎學生,並在校園內製造白色恐怖。

林穎恆說:他們(校方)不曾理解過我們(學生)所有行動背後的目的是甚麼,對於我自己來說,還有書讀,都算是還好,但是何同學(何俊謙)嚴重到要被踢出校,就是因為(何俊謙)在上面(校長辦公室樓層)可能講過一些粗口,或者是說話大聲一點,就要被人踢出校的話,這完全是一個白色恐怖,令到其他同學都不敢說話。

林穎恆指正考慮在校外提出司法覆核,尋求法律上的幫助;至於會否有其他行動,他指仍在商討。

何俊謙引述紀律委員會的信件表示,他在事發當日說粗言穢語,並且不尊重教師。他認為事件反映學校的言論自由被「蠶蝕」,批評校方打壓學生的基本權利。

何俊謙說:其實他們(校方)是沒有聽到我任何意見,一直說我講「粗口」,不禮貌,言論自由、學術自由一向是大學的核心價值,學生會搞「連儂牆」都被學校打壓的時候,我真的很激氣,我沒有想過原來大學裏都要打壓言論自由。

全國政協委員兼理大校董劉炳章,周六往北京出席兩會前在機場接受傳媒訪問,指涉事學生的行為猶如「黑社會」,認為校方處罰恰當,是對學生作出的警示。

劉炳章說:視頻中大家看到,他們(學生)在叫囂,逐間房去拍門,叫校長出來、校長出來,我經常覺得有點像黑社會找人的感覺。作為一個學生來說,不但是不尊重師長,亦都衝擊那兩個(理大)教授,不讓他們離開。我認為他(學生)有涉嫌禁錮,所以我催促學校處理這件事,催促了很多次,今次是遲來的判決,這個判決我相信是很合適。希望其他教職員及學生,大家要知道,校園內是不容許宣傳「港獨」,也不容許有那麼囂張、目無尊長的行為。

林穎恆不認同劉炳章的觀點,指他在民主牆事件發生初期,已經認定學生是「搞事」的人,認為他不適合擔任校董。

林穎恆說:一來,我覺得黑社會真的不會那麼理性,以生命、健康為本錢,去求學校交還民主牆給我們(學生);二來,民主牆的守則,學生會是可以修改的,而不是擅自修改;其三,他(劉炳章)說我們不尊重師長,但是我覺得尊重這件事一直都是雙向的,但是學校一直以來都沒有尊重過我們學生。

在去年事發時擔任理大校長的唐偉章接受傳媒訪問指,對前同事有信心,相信他們經過謹慎考慮才作出決定,對裁決毫無疑問。

教育局發言人周六表示,不會評論理工大學對去年民主牆事件的紀律處分,又指大學在甄選教職員與學生內部調配資源等方面均享有自主權,並為此負責院校處理學生的行為及紀律問題,亦屬院校內部事宜。

教協發表聲明認為,理大處分過重,指大學應肩負教育使命,以開放態度包容多元意見,培養學生獨立思考能力,校方應重新考慮對四名學生處分,並向公眾解釋判決理據。

理大學生會學生報編輯委員會聯同八間大專編委會周六發聲明,譴責理大校方打壓言論自由,又指判決的刑罰過重,涉嫌以「嚴重刑罰」打壓學生。

理大學生會去年9月底為紀念佔領運動四周年,將校內一半民主牆改為「連儂牆」,讓同學表達對民主的訴求。但民主牆其後出現寫有「香港獨立」、「支持香港民族黨」等字句及便利貼,校方指民主牆不符合守則,收回部分民主牆的使用權,並以紅紙遮擋民主牆有關「港獨」的字眼,引起學生會不滿。

四名學生去年10月4日到大學管理層辦公室,要求與校方高層對話,理大副校長(學生事務)沈岐文及學務長莫志明到場調解,期間與學生一度推撞,沈岐文及林穎恆二人跌倒,亦有保安人員報稱受傷。學生其後在校園紮營絕食抗議約44小時後,最終學生會和校方達成共識,校方歸還民主牆所有範圍予學生會管理,而學生會恢復雙方同意的使用守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