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武漢作弊耳機米粒大小?這都是作弊界的常規操作了

古往今來,考試作弊始終是一種屢禁不止的行為,再嚴密的組織和檢查,也總有人能找到突破口,而科技的進步,無意中也給作弊提供了便利。這兩天武漢一起考研作弊案中,犯罪嫌疑人使用的工具之精巧,就令人大開眼界。

根據信息,不法分子用來傳遞答案的耳機只有米粒大小,做工精細,而信號中繼器則偽裝成了橡皮擦形狀,其表面有一塊用於接收文字的液晶屏。至於效果,從報道來看,考場內的考生確實是收到賣家發出的答案了,好在因答案準確率不高,該考生落榜,另一名買家則在考前退卻,最終沒敢用上這套高科技裝備。

不過,如果你留意近幾年的時事新聞,就會發現,雖然時代在發展,但作弊工具的花樣其實差不多,米粒耳機、橡皮中繼器已經是作弊江湖中的標配了。

最早被媒體曝光的微型作弊耳機,可追溯至13年前。2006年《中國青年報》報道了這樣一則怪事:武漢四六級考試結束後,医院裏出現了不少掏耳朵取耳機的患者,原來是他們購買了用於接收考試答案的微型耳機,這種耳機置入耳道後,需要配合磁鐵吸出,不一小心就掉入了耳道深處,考生們不得不尋求醫生幫助。

報道中雖沒有耳機的圖片,但從「直徑只有三四毫米」的描述可看出,十幾年前作弊耳機的製造工藝已相當成熟。

「米粒耳機」的說法,我們最早找到的是2009年福建東南新聞網的一則報道,不知是巧合還是其他原因,文章中製作作弊工具的公司同樣來自武漢。以當時的眼光來看,初代米粒耳機的體積已經夠迷你,但和幾年後的「升級版」相比,還是略顯粗笨。

到了2014年,媒體上出現的米粒耳機外觀已經和今天相差無幾,橡皮狀的接收設備此時也已現身江湖。如此看來,最近幾年米粒耳機的「迭代」似有停滯之勢,但有可能是信號更清晰、更不容易誤入耳道深處吧。

當然,米粒耳機、橡皮接收器只是花樣百出的作弊工具的冰山一角,媒體早就盤點過各種突破想像力、堪比間諜裝備的作弊工具了。早在 Apple Watch和 Google Class誕生幾年前,手錶和眼睛就被各路人馬輪番改造成高科技產品,主要用途都是隱蔽攝像。

打火機和飲料瓶,都可作為攝像頭的藏身之處,皮帶也是無線電工具的偽裝,這就有點諜戰片的味道了。

要說創意,當屬2014年轟動一時的 SAT(美國大學入學)亞洲考場作弊案。根據當時媒體的報道,「槍手們」在先開考的澳大利亞考場參加完考試,隨後將答案傳給其他地區的考生,2017年的泰國電影《天才槍手》就是根據這一事件改編的。

作弊也不僅僅存在於考試當中,學業的繁重有時候也會逼得學生動起歪心思。前不久就有媒體報道,寒假期間,有家長在孩子的房間里發現了一個奇怪的機械臂:

這種被稱為「寫作機械人」的工具在淘寶上大量售賣,通過對應的軟件在電腦上導入書寫文本後,再放上一支筆,機器就能模仿使用者的筆跡書寫指定內容,因此被一些學生買來當作抄寫工具用了。

雖然這種投機取巧的做法不可取,但也引發了關於機械的抄寫作業是否有無意義的討論。

有道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雖然作弊工具在升級,但其實翻來覆去也就那些花樣,奉勸大家還是不要存僥倖心理的好,免得偷雞不成蝕把米,還可能賠進自己的大好前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愛范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