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顏丹:中國隊「慘敗」數學競賽輸的是什麼?

2017年IMC國際數學競賽頒獎,台灣學子表現優秀,共獲12金、23銀、50銅,圖為榮獲金牌的學生上台領獎。

自中國隊在第11屆羅馬尼亞數學大師賽中只獲得了總成績第六名、銀牌第15名,且無一人得金牌之後,中國的輿論界、教育界便進行了一次貌似史上最徹底的“反思”。

有文章痛斥,“中國數學教學的某種短板:不是注重把數學和數學思維用來解決實際生活和生產中的問題,而是主要集中在數學的解體技巧上”;“數學教學內容把數學主要作為應試的工具,和淘汰學生的一把標尺,而非在數學的學以致用上下功夫”。這反映的是“目的”問題。

既然已認識到不該把數學當成“應試的工具”,那麼“教育部取消奧賽和升學掛鈎”的舉措就顯得順理成章。但“最近幾年的國際大賽,(中國)卻鮮有拿得出手的成績”與“長期以來,中國選手在國際數學競賽中的實力有目共睹”、“逢戰必勝”之間的鮮明對比,卻足以讓人們對教育部的舉措深表失望。要知道,“奧數禁令”已存在多年,為何中國隊從2009年到2017年只有2次獲得了第一名?最差的時候竟然還得過第12名和第13名。尤其在今年的比賽中,第三題還出現了5名同學都得了0分,只有1名同學拿了1分的“團滅”之象;“而獲得金牌的9名其他國家的選手,有7人這一題滿分”。

面對如此巨大的懸殊,中國隊以及培養他們的國家是否真的好好反思過自己到底輸在哪兒?大陸官媒一談到“近年來在各項數學競賽中表現突出的美國隊”,就聲稱“因為隊伍中不斷增添的華裔面孔”;一發現“美國自2015年起,基本包攬了冠軍”,就強調“拿金牌的選手或多或少都出現了華裔的身影”,比如2019年“拿金牌的美國選手有3名,其中1名是華裔”。

難道華裔拿了金牌就能證明中國是“厲害的國”,就能彰顯中共的“大國自信”?人家華裔又不是在“應試教育”體制下培養出來的,中共官媒又何必急於為中共抹粉?獲諾貝爾獎的科學家也有華裔,卻為何不見中共出來邀功?相反,同樣是炎黃子孫,為何生居海外的就能成為富有創造力以及思維活躍、邏輯精湛的頂尖人才?而中國,卻在自己擅長的數學領域,都越來越“難以培養出數學的高級研究人才”、“很難產生數學大師”;請問原因何在?

我們不妨從今年獲金牌的那個美國隊的華裔身上來發現自己的差距。他在撰寫的自述中說道:“上了公立學校後,……學校老師很快發現我的數學能力要比同班同學領先幾個年級。但他們並沒有繼續給我灌輸更高階的數學知識,而是讓我利用其他同學按正常進度學數學的時間,來做一些偏題、難題,訓練我的批判性思維、邏輯思維、解題能力和創造力”。

“學校還會讓我和其他數學水平較高的同學一起玩國際象棋之類的策略遊戲,並讓我用計算機搞一些自己喜歡的實驗”;“總的來說,在小學裏學數學是一段非常享受的美好經歷。學生們被不斷激勵著去探索,去用邏輯解決問題,並有機會自由發揮、自我引導”。

在“憑興趣踏上競賽之路”這一小節中,他說道,“我參賽並不是為了升重點高中或考名牌大學,因為那時並沒有入學考試的成績要求”;“真正吸引我的是競賽中的競爭氛圍,它完全符合了我的三個興趣點:人、挑戰、思考”。由此足見,人家金牌選手對興趣的認知,並不僅僅停留在“喜歡”的感覺上,而是深入、理性的認識到自己的興趣點究竟在哪兒。

這與中共官媒推崇備至的“由原來的強制變成現在的自選,家長和孩子的興趣佔了主導”的泛泛而談顯然不是一回事。在中共極端、膚淺的教育模式下,替黨宣傳的教育者又怎會發現,只有了解為什麼喜歡、為何有興趣,學生們才會有旺盛的精力、持久的動力全身心投入學習?對於如何幫助學生髮現自己的關注點、興趣點,教師們恐怕都是兩眼一抹黑。在禁錮、僵化的教育體制下,學生們有了興趣點,也會因不符合老師的要求而被否定、甚至被斥責、體罰。如今,中國孩子普遍都沉迷於手機,也跟老師不知如何培養學生對各類學科的興趣有關。

獲金牌的華裔就曾在文章中提到自己的老師,比如Gerhardt教練,他“有一套獨特的訓練方法,……我們就可以學會同一道題目的不同解法”;“他鼓勵每個學生髮言,因為他曾說過交流是領悟數學的一個重要環節”。還有一些教練,“他們每個人對解題和數學文化都有自己獨特的見解,並深切地熱愛着數學的純粹之美”;“當聽到他們把‘優雅’、‘美’這樣的字眼和數學答案、技巧、論證放在一起,來形容那些巧妙的推理以及看似不相關的概念之間令人意想不到的聯繫時,我第一次意識到,原來還可以用這樣美妙的詞語來形容數學”。

可見,能培養數學大師的老師們,本身就得是思維開闊、想像力豐富、邏輯思辨能力極強的精英式人物。如今中共紅朝到底還有沒有這樣的人物,我們仍得從大環境上找原因。肩負着政治任務,時刻處於“自律”狀態的教師能擁有開放的思維和自由的靈魂?“教育產業化”所導致的急功近利之風,能讓教育者們有足夠的耐心去開發學生的智商、情商?

上述華裔還說,“要解出(奧數)這種難題,必須投入大量時間,而且大部分時間都是用來嘗試失敗的想法”;“這最終培養了我堅持不懈的精神,和即使毫無頭緒也會悉心鑽研的勇氣”。這足以表明,要想在比賽中勝出,要想在某領域獨佔鰲頭,就必須擁有精神和勇氣。

若說如今中國教育的短板歸因於中共的“一黨獨裁”,這話其實意猶未盡。因為關鍵在於,這個害人的體制扼殺了國人的自由、良知、精神和勇氣。沒有道德以及精神的依託,這才是中國隊“完敗”國際競賽,國人難獲幸福和成功的根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