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工作職業 > 正文

空姐到底有多累? 月薪2萬不夠買葯

如果這個世界上不存在完美的工作,那性價比高的工作呢?

“錢多事少離家近”可能是我們最早對於高性價比職業的定義。當你決定入職一家公司,合同上白紙黑字標明的薪酬福利自然是你先關心的內容,那是公司為了換取你的勞動開出的基本條件,然而你卻無法料到,至此之後,你還會因為這份工作失去些什麼。

換句話說,那些在職業生涯里無法用計算公式體現的真實維度,只有親身經歷者才能感知到。

就好比二三十年前,空姐就像是舞台上的明星,從機場到機艙的每條通道,都是她們的 T 台。隨着機票價格越來越低,航空公司開始競爭服務,空乘變成了端茶倒水的“服務員”,被旅客辱罵、騷擾是家常便飯。當“旅客是上帝”成了卑鄙者的通行證,在精神上折磨這個職業群體時,你是否知道,在發生危險的緊急情況下,他們才是這架飛機上唯一能保證你安全的人。

我們無法親歷各個行業,去衡量每個職業的性價比,但至少我們可以從他人的故事裡獲得一些感知。在即將開啟的“職業性價比”系列裏,我們首先和空乘聊了聊。聽說這份職業的收入相當高,事實到底有多高?他們又會為這份收入付出多少呢?或許聽完這些故事,你會發現,自己才是最幸運的那一個。

我之前在電視台做記者,月薪3000,聽說空姐收入高才轉的行,現在一萬多。

46e70001734f2c3c5918.jpg

後來我才知道,這份職業雖然收入不錯,但對學歷、英語水平的要求並不高。面試官主要看臉和身材。大部分招進來的都是大專生,也有在校生過來做兼職。

這一行的基本工資很低,一月一兩千塊,大部分收入來自飛行小時數。五年前經濟艙是40塊錢一小時,現在是62元,頭等艙大概能拿到90元。一天飛個四五趟,工作十四五個小時是很平常的事兒。不過每個月最多只能飛120個小時,一般人也就飛個100、110,所以算起來這五年工資就漲了2000多。

有個好處是,一旦有加班,補貼是立馬可見的。我們有早航費——早上七點之前工作按每小時40元算;夜航費——晚於12點降落就能補貼40元;時差費——國際航班按100元/天算;出差費——在外地待停留一天也有100/天,還有折返費、被迫轉停別的機場費、高原費......

但有一點要說明的是,飛行小時數只計算起飛到降落這段時間的,所以很多時候因為機場流量管制,乘客們對我們發泄不滿,其實我們的心比誰都痛,我們損失的除了時間還有錢啊。

很多人可能覺得我們能靠代購發家致富,可能是因為那條“離職空姐代購被判了十一年”的新聞吧,但我們明文規定這屬於犯法行為,是走私,反正我身邊沒有做這個的。

雖然這行收入差不多,但存在鄙視鏈。海航就因為制服好看站在了鄙視鏈的頂端,底端是那些廉價航空的空姐,因為廉價航空不包餐飲,她們還得靠賣機上商品拿提成,活得像個售貨員。

有些乘客一上飛機就把自己當成“老爺”,一生氣往你身上潑水、把盒飯扣在你身上都是程度輕的,還有一些事情能解放你的想像力。前幾天我們在商務艙里看到一對乾柴烈火的男女,毯子一蓋就真槍實彈幹起來了。這還是不是最噁心的。之前有一個乘客跑到衛生間去打飛機,打到高潮的時候按下了緊急求助按鈕。我們一同事以為發生了意外,趕緊從外面強行打開了衛生間。結果一開門,被射了一臉。

所以你說,我們空姐能有多大可能愛上旅客呢。

一來世面見多了,高不攀低不就,二來時間地點太不固定,很容易把戀情變成間歇性異地戀,我和我前男友就是這樣因為缺乏安全感才分手的。所以很大一種可能性是,不少空姐和飛行員都內部解決。

當然有人會為了對方考慮轉行。空姐的優勢就是溝通能力強、配合能力強,再加上長得好,能去的地方還不少。周圍有同事去做金融銷售的,賣理財產品,也有當禮儀講師的,給企業員工培訓職場禮儀,男空乘有去當健身教練的,比空乘時期過得健康。

長期日夜顛倒的高空生活對身體的消耗真的特別大,很多空姐都內分泌紊亂,我曾經有段時間,例假三個月都沒來,嚇死我了。皮膚長痘、乾燥、黑眼圈什麼的都是常態,還有頸椎腰椎胃病各種病,最重要的是,長期處於缺氧狀態,人會變笨。

之前有一篇報導說90後空姐冰箱一開全是葯,就是這樣的,我們去國外一定會買保健品,護眼的、護肝的,要不然身體真的撐不住。

再這麼下去,感覺我的兩萬月薪都不夠買葯的了。

46e40001bd25a868bb39.jpg

我在國內航空公司待了五年,現在在外航工作。一開始想跳槽的時候還很糾結,因為外航要求高、工作壓力大,還需要頻繁倒時差。但很慶幸這個決定是正確的。

以前的公司規定要使用指定品牌的指定色系眼影和口紅,每天上飛機前乘務長都要檢查,如果你妝不對,她還有權臨時把你換下來。現在外航沒這規定,只要不塗紅色以外的顏色就行。

同事之間的話題也會比較有趣,因為大家都來自各個國家嘛,聚在一起會聊“為什麼中國的遊客這麼喜歡購物”,“中國的社交網絡在流行什麼”這些我以前壓根沒思考過的問題。以前在國內,空姐的話題只有男人、包包和化妝品。

做空姐這幾年,我識人的能力就提升得很快。有些厲害的乘務長,從乘客上飛機的那一刻,就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了。有的人手上拿了一本日本或者台灣護照,或者他主動和你打招呼,他們的要求通常會很高,比如手絕對不能碰到杯口、眼神一定要有交流,而像東北旅客就特別容易接觸,很多細節他們都不會在意,拍拍肩膀都是可以的。以及有些看上去不像是坐商務艙但坐在了商務艙的人,就很有可能是品牌邀請的媒體老師了。

我本身是學土木工程的,當空少純粹是因為形象崇拜,覺得穿着制服拉着箱子走路的樣子很酷,腦子一熱就去面試了。

男乘務員的篩選更加嚴格,會有更多體能測試,因為他不止是乘務員,還會是一名安全員,平時要訓練客艙擒敵術、制敵格鬥術,萬一出現劫機的情況,就要負責保護整架飛機和機上所有人的安全。

以安全員的身份執飛的時候,我會穿便裝坐在旅客當中,如果乘客和空乘有衝突,程度不嚴重的話我不會出面制止,為什麼?因為如果此時機上有隱藏的嫌疑犯,他就會知道我是安全員,遇到劫機的情況,會先把我弄死。是不是感覺像狼人殺?

所以如果你留意的話,每個航空公司的安全演示第一句話都是“女士們、先生們保證您的安全是我們的首要責任”,提供服務都是次要的。我們培訓的三分之二時間都在學機型差異,應急設備的使用,還有極地求生、落地迫降、水上迫降時怎麼幫助旅客逃生,包括機上失火、客艙失火失壓,以及旅客的各種緊急醫療救護。你別看那些空姐瘦,15公斤的機艙門,她們分分鐘給你卸下來。

但對於我們來說,可能學到的99%的醫療救護和應急措施,一輩子都用不上,倒是那1%的服務技能,每天都在使用。旅客看不到你背後99%的努力就算了,反而一上飛機就是“服務員,倒杯水”,那個時候你會覺得心理落差特別大。

有些旅客覺得坐飛機就是要享受的,坐經濟艙的一上來就直接問,你們沒有西餐嗎?我要吃牛排;還有“手殘腳斷”的旅客,一米八幾的大個,使喚空乘小姑娘幫他放箱子特別心安理得。

現在給你普及一個知識點:民航的客艙乘務員是沒有義務去幫你放行李的,我可以去幫你,但這不是我必須要做的事。

還有些變態旅客,跟空姐要電話,要微信,還有的要絲襪,要空姐的外套,你不給我,我就投訴你,就投訴你態度不好,不跟我微笑。

現在遇到無理取鬧的乘客,你還不能反抗。穿着公司制服,旁邊那麼多的旅客手機錄著,你要敢動一下手,現在互聯網這麼強,馬上就有新聞標題出來《某航某航乘務員打罵旅客》。

我93年那會兒就做空姐了。當時航班不多,也不分頭等艙、經濟艙。但當時,飛機不是有錢就能坐的,得有票。

那個時代的客人都很樸實,雖然每個人都是有級別有身份的人,但對飛機上的任何事情都很懵懂,什麼都不敢吃不敢要,小心翼翼的。對空姐也很有距離感,跟你說上一句話,都會很開心。要是空姐說能不能幫我一把,他們會特別熱情地來幫你,絕對不會讓一個女孩子拎箱子。有些拿着相機的乘客,就會想着偷偷地給你拍照。

不過,工作的優越感和成就感主要還是來自於收入。我有個朋友在醫院當護士,當時一個月工資120塊錢,而空姐一個月的工資至少6000。

現在想想,很後悔當年壓根沒有買房意識,光想着結婚就可以分房了。

96年第一次飛國外是泰國,當時中國開通的國際航線只有曼谷和漢城(現首爾),後來又加了大阪和新加坡,都是當天往返,只有新加坡可以過夜,可以去逛一逛。所以逢年過節,父母、親戚就會特別驕傲。物質缺乏的年代,我家裡已經都是外國貨了。

很感謝這份工作讓我比別人更早一步開拓眼界,也收穫了美滿的家庭。我當時的師姐不能說都嫁給了達官貴人吧,但都找到了想要的,畢竟當年高層次的人都搶着找空姐,現在就難說了。

眼看着二十多年裡,物價飛漲,工資不漲。空乘和的士司機一樣,幾乎是兩個貶值最厲害的職業了,跟時尚雜誌差不多,20年前賣20元,現在也賣20元。但我也沒想過跳槽,我們這個年代的人不流行跳槽,都是兢兢業業工作一輩子。

現在的小年輕動不動就要辭職,還是沒調整好心態。你想我們那個時候的執行期是非常長的,北京到昆明要飛6個多小時,再難的飛行都飛過來了。如果要說不同的話,就是現在等待時間比較長,管控時間比較長。對於那些90後來說,確實很辛苦了,而且上飛機之後還有一些刁鑽的旅客。被叫服務員的時候心裏也不太爽,但話又說回來,面對旅客,你不就是個服務員嘛。

如果不是覺得孩子像個留守兒童,成天見不到爸媽,我覺得我可以一直飛下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GQ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工作職業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