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萬億收入0稅負 亞馬遜貪婪避稅架構曝光

只有到了西雅圖,你才能體會到亞馬遜到底有多強大。

整個西雅圖50萬適齡人口,4萬都是亞馬遜員工。

或許,也只有這麼強大的亞馬遜,才能用“美國—盧森堡經營主體—盧森堡殼公司”避稅架構,以及“高管股票期權”和“虧損抵免”等避稅措施,連續兩年0交美國聯邦稅,

非但如此,還讓政府倒帖了2.66億美元稅款。。。

2017年,亞馬遜營收1778.7億美元,利潤56億美元,聯邦稅率-2.5%,0納稅,政府退了1.37億美元稅款。

2018年,亞馬遜營收2582.2億美元,利潤112億美元,聯邦稅率為-1.2%,0納稅,政府退了1.29億美元稅款。

怎麼做到的?具體看。

1

“美國—盧森堡經營主體—盧森堡殼公司”

歐洲避稅架構

2005年之前,亞馬遜便開始發展歐洲業務,

那時美國還是全球徵稅,聯邦稅率35%,境外所得匯回需向美國納稅,

以此,“降低境外稅,並將利潤留存境外”,

是亞馬遜,也是所有美國跨國公司搭避稅架構的主旋律。

亞馬遜的歐洲避稅架構,是由兩個盧森堡公司搭建的,

1、盧森堡殼公司,即亞馬遜歐洲控股技術公司(Amazon Europe),純就是個殼。

殼公司先與亞馬遜美國簽署“成本分攤協議”,向亞馬遜美國支付少許費用,獲得亞馬遜歐洲的相關知識產權。

2、盧森堡經營公司,即亞馬遜歐盟(Amazon EU),負責經營亞馬遜整個歐洲的零售業務。

經營公司再與殼公司簽署獨家許可協議,向殼公司支付大量費用(約為經營收入90%以上),獲得亞馬遜歐洲知識產權的使用權。

兩個盧森堡公司均是由亞馬遜集團全資控股,並最終由美國母公司亞馬遜控制。

之所以能避稅,是因為,

1、對於盧森堡經營公司,即便根據盧森堡稅法,經營公司需要向盧森堡支付所得稅,但由於經營公司支付大量費用(約收入90%以上)給了殼公司,所以所得額極少。

2、對於盧森堡殼公司,由於其是一家盧森堡有限合夥企業,而盧森堡合夥企業本身不徵稅,僅在合伙人一方徵稅,而合伙人又位於美國,所以殼公司在盧森堡根本就不是納稅主體。

但根據美國稅法(稅改前),殼公司又是外國公司,外國公司產生的利潤匯回美國前,無需向美國納稅。

以此,亞馬遜通過兩個盧森堡公司,將歐洲銷售利潤稅率降至了1%以內,遠低於美國原法定稅率35%。

不過,隨着亞馬遜被歐盟調查,2015年5月,亞馬遜表示,不再把所有收入都轉移到盧森堡避稅。但事實是這樣么?不知。

2

“股票期權”+“虧損抵免”

規避美國收入稅

一邊避着歐洲收入稅,

與此同時,亞馬遜也在想方設法規避美國境內收入稅。

對境內收入,亞馬遜主要是通過兩種方式避稅。

1、股票期權

對高薪高管,以發放股票期權替代工資薪酬,而對應股票期權的價值則可作為公司的成本抵扣,

以此,公司股價愈高,可抵扣成本就愈大。

2018年,亞馬遜成為繼蘋果後,第二個破萬億美金市值的公司,

而僅當年,“股票期權”這一項,就為亞馬遜抵掉了10億美元的聯邦稅。。。

2、虧損抵免

除此外,還有以前的虧損抵免。

要知道,即便強大如亞馬遜,其實也曾是個“虧損王”,

從1994年創立至今的20年間中,亞馬遜虧損了數十億美元,僅上市後的8年里就虧損了30億美元。

亞馬遜的最近一次虧損是在2014年,當年一年就虧掉了2.41億美元。

從亞馬遜1997年上市開始,在美國商界、學界和媒體,始終有眾多名人說亞馬遜是一個笑話、預測亞馬遜很快完蛋。。。

因為不管誰問貝佐斯“你打算何時贏利呢?”,他的回答總是:“不知道,我還沒想過賺錢,我們只想繼續燒錢”!直到前幾年還是這麼說。

虧損的好處是,可以向後結轉抵免稅款。。。

以此,通過“高管期權”和“虧損抵免”,以及其他各種稅收抵免,亞馬遜美國境內收入有效稅率也遠低於法定稅率。

3

結語

用“美國—盧森堡經營主體—盧森堡殼公司”架構規避境外稅(歐洲),用“期權稅收優惠”+“虧損抵免”等規避美國境內稅,

這讓亞馬遜近2年負稅率,近5年有效稅率僅2.2%,近10年有效稅率僅3%。

近10年,即2009年到2018年,亞馬遜利潤265億美元,繳納聯邦稅7.91億美元,有效稅率僅3.0%;

近5年,即2014年到2018年,亞馬遜利潤229億美元,繳納聯邦稅5.11億美元,有效稅率僅2.2%。

以至,特朗普不止一次地指責亞馬遜偷稅漏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Amy姐的跨境金融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