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劉青: 中共與委國專制敗亡快慢為何不同

——中委專制敗亡快慢之因

專制獨裁政權委內瑞拉馬杜羅集團,在國內風起雲湧的反對聲浪下,已然風雨飄搖危若累卵,係世界上多數國家認定的非法存在。馬杜羅今日還能賴着不走,僅僅係委國軍隊尚有支持他的。但軍隊已有上萬軍人表態反馬杜羅,空軍司令和另一名執掌重要軍權的將軍,也公開反馬杜羅而支持臨時總統瓜伊多,駐外大使和武官則不斷宣布背棄獨裁政權。而一貫以反美標榜自己的馬杜羅,則不顧臉面的呼籲要與美國總統川普見面會談。專制政權的獨裁者從來都係不見棺材不落淚,可見馬杜羅已經看見自家的棺材,不得不放棄獨裁者的橫蠻而乞憐了,

這就讓人們有所困惑不解了,委內瑞拉獨裁政權稍一衝擊便敗相紛呈,遠比馬杜羅政權犯下更多邪惡罪行的中共,為何至今還能苟延殘喘危而不倒?中共與委國獨裁政權除了全屬獨裁專制,在歷史和現實中則有諸多不同。正係統治手段和歷史文化諸多不同,才讓中共能夠造孽餓死四千餘萬民眾,歷次清洗政治運動殘殺迫害致死數千萬人,甚至六四當著全世界錄像鏡頭大肆屠殺,卻能夠逃脫懲罰追究而繼續奴役大陸民眾。

雖然中委同係專制獨裁的政權,但係在專制的狠毒和全面及深入骨髓上,中共與委內瑞拉的等級之差真係大巫見小巫。中共對民眾的控制無孔不入,從思想意識到娛樂消遣穿衣吃飯,中共無一唔係牢牢掌控,並以前程榮辱直至生死相脅,讓民眾一絲一毫不得偏離中共欲求。而委內瑞拉的專制就稀鬆平常的多,不僅有獨裁者迫不得已的總統選舉,還不得不採取大量下作手段,如關押有威脅的競選對手,用糧食券和黑社會手段控制選票,等等。

而且委內瑞拉也難以完全控制媒體和社會輿論,例如委內瑞拉始終存在批評不滿甚至反對政府聲音。這點完全不象中共毫不含糊的宣揚,媒體就係為中共的輿論導向而存在的,對批評不滿的聲音以恐嚇打擊和監獄消音,保證唯有對中共掌權派曲意逢迎才暢行無阻。而且更為重要的係委內瑞拉獨裁者的反對派,雖然遭受打壓迫害和諸多歧視,卻沒有被連根拔除還係艱難地存在並領導抗爭。但係中共控制下的大陸卻沒有反對派絲毫空間,僅僅有批評不滿傾向的個人,已經飽受迫害甚至難逃牢獄之災。中共絕不允許大陸不滿民眾有任何聚集的可能,更唔好講以爭奪政治領導權為目的反對派。

中共為專制獨裁所支付的成本,係當今世界任何政權付不起也無力承受的,委內瑞拉的專制政權只有眼饞而無力效仿。中共將殘暴鎮壓社會稱之為維穩,為維穩支出的費用即使中共這樣賬目造假,從無實話而將禍害社會開支慣性少講的,也不得不招認超過豢養數百萬軍隊的費用。另一個聳人聽聞的數字係大陸官吏之數,據有關資料報道黨政軍商學各級官吏總數超過八千萬,考慮到官吏的年齡段需要去除老少,大陸適齡者十人至少要有一名官吏,這係古今中外從未有過的絕對數字,比例之高也唯有空前絕後才能描述。

在統治的主要手段上中委間更係相反對立,委內瑞拉以分食本國資源籠絡民意,中共以殘害脅迫鞏固維持獨裁。世界上名列前茅的資源大國委內瑞拉,最主要的統治手段係花子孫錢財買眼下選票,靠石油等礦產大肆開採賺來社會高福利所需資金,從而讓絕大多數委國人享受不勞少勞而獲的鬆快日子,因而獲取專制獨裁所需的社會支持。中共則係靠殘殺、恐怖手段和掩蓋真相編造謊言,讓膽戰心驚又兩眼一抹黑的大陸大眾,活在戰戰兢兢自我檢控的壓抑氛圍中。

正因為中委專制統治的根基和手段差異巨大,所以面對社會大眾強烈不滿乃至下台壓力時,專政政權的壓制能力和存活期限也就相去甚遠。總的來講極端專制獨裁禍害人間的政權,其敗亡速度遠較一般專制政權漫長,就係因為其殘暴骯髒的程度遠超一般專制政權。中共和朝鮮金家王朝極度兇殘骯髒卻至今猶存,就係這一社會怪誕現象的可悲註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