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顏丹:三星摺疊技術被剽竊還了美國清白

三星可摺疊屏幕手機在摺疊時具有4.6英寸顯示屏,在展開時具有7.3英寸顯示屏。

就在孟晚舟老爹任正非突然摘下“友好”面具,抬高調門指責美國對孟晚舟的指控“有政治動機”之時,韓國某法庭卻傳來了華為涉嫌剽竊三星技術的消息。

據海外多家媒體報導,早在去年11月,韓國水源檢察署就起訴了11名被控向中國泄露三星OLED摺疊技術的企業人員。他們通過自己成立的空殼公司,將該技術秘密出售給4家中國公司,非法獲利155億韓元(約1400萬美元)。儘管其中涉案的京東方科技集團不過是華為的屏幕供應商,但華為在該公司已遭審判的三個多月後,仍假裝什麼都沒發生似的,還公然在世界移動通訊大會上推出自家生產的首款摺疊手機,實在是賊膽包天。

難道華為以為,不親自去偷、而只是應用偷來的技術,就是光明磊落的?跟賊合作,把賊的戰利品拿來就用,這可比賊流氓多了。關鍵是,這樣的貨色還在國際社會上擺出一副無辜、受冤的可憐模樣,不又叫人看出了其小人嘴臉、騙子本色?

在假的“依法治國”環境中深受熏陶的孟晚舟估計沒看懂人家真正的法治社會的門道,因此才會說出歷史上最荒誕的詭辯之詞。她在面臨被引渡到美國時指出,美國對她的指控是出於政治動機。其首席律師也陰陽怪氣的向媒體表示,“此案的政治色彩非常明顯”;“它籠罩着一層政治陰雲”。

然而,孟晚舟有所不知,針對其案,美國司法部為了謹守獨立原則,不讓政府干預,甚至跟總統叫起板兒來。去年12月,總統川普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說,“如果該案對美國的國家利益有好處,或者能幫助達成美中貿易協議,他可能會幹預該案”。但美國司法部卻針尖對麥芒,當眾表態稱“該案依照法律程序,不受政治干預”。

或許有人懷疑,這會不會是總統跟司法部串通好了,演的一齣戲啊?美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不都是由總統任命的嗎?這種說法最多只有前半句話,而後半句卻是,那些被總統提名的大法官還得“過三關、斬六將”,“獲國會參議院批准通過”才行。美國不光有“司法獨立”,還有三權分立、兩黨制衡、民主選舉來共同支撐整個政體的卯榫結構。要說時刻被競爭對手盯梢的美國總統能收買整個司法部,那恐怕是天方夜譚。

更重要的是,這個完全不受政治干預的司法部卻對孟晚舟、華為及其下屬公司提出了23項具體指控,“主要罪名包括銀行及電信欺詐、妨礙司法以及竊取商業機密”。美國憑其中任何一條來逮捕、引渡孟晚舟都綽綽有餘。

美國的司法部能證明華為有罪,但華為卻無法自證清白。當人們還在思量著,華為是否真會涉嫌欺詐、竊密之時,華為供應商涉嫌偷技術的事實就瞬間解除了大家的疑惑。有人戲謔,這是“狗改不了吃屎”。但對華為來說,這要求實在太高。要知道,偷技術、裝後門、當間諜可一直都是華為的老本行,若要讓慣犯改行,豈不強人所難?加上流氓政權的“御命”和“間諜國”的袒護,華為就更覺得自己捧的是金飯碗,而不是屎盆子了。

在主子面前,華為之所以如此效忠,就是因為中共豢養的扒手並不止這一家。在能偷有賞的刺激下,一群慣犯扎進西方各國,就開始以偷盜為營生、以剽竊為己任。由於其賣力的表現,不久前還獲得了德國設立的“剽竊獎”。

這個由德國反剽竊行動協會於1977年設立的“金鼻子剽竊獎”,“每年頒發給竊取他人知識產權、並將其作為自己創造性成就的製造商和經銷商”。不幸的是,“中國每年都有獲得‘剽竊獎’的產品”。尤其在今年,“中國製造商包攬了該獎項前十名”、還有19家公司由於仿冒同一款產品而被頒發“鬣狗獎”的駭人成績,更是創造了歷史、世界之最。另據德媒報導,“在被歐盟查獲的仿冒產品中,有54%是來自中國”。

由此亦見,即便“德方將同意華為參與5G競標”,也不代表整個德國社會就會對華為及其背後的“山寨國”、“間諜國”產生無比的信賴。“以利相交、利盡則散”是由無數現實的教訓總結而來。更何況,不是每個人、每個集團都是見利忘義之輩。一國接着一國宣布抵制華為,不正是由於它們已查明、並尊重事實、真相,才會痛下決心、作此選擇嗎?如今華為逞一時之能、中共逞一時之快,就能讓這些國家改變選擇?

孟晚舟或許還未意識到,那句“有政治動機”非但不能陷美國於不義,反而只會把自己的老底當眾揭穿。試想,政治又怎會發生在美國政府與中國商家之間?華為要承認中共是主子,“政治動機”才有的放矢。再說,人家的“政治動機”還往往產生於民意。對華為這個商家來說,國民就是消費者。你華為都遭各國消費者抵制了,還有啥前途可言?而今,華為惟一能做的:要麼承認有個騙子爹,要麼承認是咎由自取。否則,就只剩下言多必失、自取其辱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