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港台 > 正文

香港法律界權威人士稱 移交逃犯修例嚴重影響一國兩制

曾經擔任《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的香港資深大律師李柱銘,以及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最近出席一個論壇時表示,香港保安局建議修訂《逃犯條例》,對一國兩制有嚴重影響,可能有同香港特區已經簽訂相關條例的國家,會重新考慮,甚至影響國際社會對香港的信心。另有民意調查顯示,香港市民對一國兩制的評價,在”維持原有生活方式”、”言論自由”和”獨立立法權”三個範疇,出現顯著跌幅。

香港大學學生會法律學會、香港政策研究所等多個機構,最近舉辦題為”一國兩制的過去:未完的法律討論”研討會,邀請身兼民主黨創黨主席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以及《基本法》推廣督導委員會委員李浩然出席,探討北京與香港人對於如何落實《基本法》,產生的差異和矛盾。

陳文敏:一國兩制最重要香港有高度自治

研討會主持陳文敏在開場時表示,回顧《基本法》起草的歷史,由1984年簽訂《中英聯合聲明》,當中最重要或者最簡單的中心思想,就是香港人可以放心,1997年主權移交之後,沒有甚麼改變,只是改國旗,然後”馬照跑、舞照跳”,一國兩制當中最重要是香港有高度自治,讓香港人可以放心。

陳文敏又表示,這是香港人當時的信念,整個《基本法》的設計都是令到香港與中國大陸是兩個不同的制度,讓香港除了國防、外交事務之外,享有高度自治。不過,2014年北京公布的一國兩制白皮書,就出現了一些轉變,北京不斷強調要行使”全面管治權”。

陳文敏說:“其實近這幾年裡面,亦有不少人見到(北京)中央是落實去行使”全

面管治權”,究竟這兩者是否一個落差﹖這個落差是因為我們對《基本法》草擬時的誤會,還是隨着時間的改變,真的有所改變呢﹖”

李柱銘開玩笑指一國兩制已經過去了

李柱銘回應陳文敏的提問時,以研討會的題目開玩笑。

李柱銘說:“其實這個題目已經幫我講了,”一國兩制的過去”即是”一國兩制已經過去了”,跟着那句就是”未完的法律討論”,即是還未完、還有一些”蘇州屎”,所以還要討論。”

李柱銘表示,《中英聯合聲明》訂明一方面中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但亦會根據聲明已訂的基本方針政策50年不變。李柱銘批評北京現在已經不講《中英聯合聲明》,只是強調中國《憲法》。

李柱銘表示,他擔任《基本法》草委的時候,看到中國《憲法》第31條,根據這一條就可以設立特別行政區,認為這樣就可以了。李柱銘坦言,沒有完全看過中國《憲法》,他那本《憲法》是前港澳辦主任魯平送給他的,當時《基本法》的起草工作已經做了一半。

他說:“因為其實是不需要的,(中國)《憲法》在香港適不適用呢﹖你沒有理由說不適用的,因為一個國家只得一個憲法,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不過在一國兩制之下,我們是特別行政區,但都是中國的一部份,所以中國《憲法》是一定適用於香港,但是《基本法》講明,香港適用的法律沒有提《基本法》,就是”本法”及”普通法”,就是原有法律這些,即是香港用的法律,即是在法庭用的法律,完全不提《憲法》、故意不提《憲法》。”

李柱銘表示,中國《憲法》裏面所有適用於香港執行的內容,其實已經寫入《基本法》,北京只提中國《憲法》,又認為《中英聯合聲明》已經成為歷史,這樣的講法才會引起很大的大問題。

李柱銘質疑修訂逃犯條例”借刀殺人”

對於香港保安局最近建議修訂《逃犯條例》,容許香港政府以”單次個案”方式,將在港疑犯引渡至台灣、澳門及中國受審。李柱銘接受傳媒提問表示,在《基本法》草擬的過程中,逃犯移交因為中港兩地的法制完全不同,而且希望令香港人安心,在一國兩制之下,可以令中港兩地分開處理。

李柱銘說:“當時是覺得愈分得開愈安心,所以大家都同意,包括(中國) 大陸那兩個法律專家,都認為我們應該、雖然香港同(中國) 大陸是同一個國家,但用的原則是用國家同國家的,其實訂協議時那些原則,兩個最重要的就是譬如死刑,如果有個地區有死刑,有個地區無死刑,這個就是個問題要處理了,尤其是另外有死刑那個地區,法制不是大健全,所以這兩個問題令到回歸前及回歸後的香港政府,都沒有同(中國) 大陸達成協議。”

李柱銘表示,本來香港政府在移交逃犯的原則上守得很穩,主權移交後前三名特首都沒有改變,直至現在突然改變,而且沒有諮詢,他形容是”借刀殺人”。

他說:“我們覺得是”借刀殺人”,即是利用台灣這件案(香港女子被殺),是很多人同情死者的家長,一定是的,但我們不能夠因為一件案,就整個制度轉得這麼、而且沒有諮詢,大家沒有討論。”

對一國兩制有嚴重影響

李柱銘表示,如果香港修訂逃犯條例,對一國兩制有嚴重影響,可能有同香港特區已經簽訂相關條例的國家,會重新考慮,因為香港沒有死刑,很多國家也沒有死刑,同中國已經不同,而且香港的法治比中國好很多,同香港簽約的國家對香港的法制及司法獨立有信心。

李柱銘表示,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早前提及,他的”依法治國”的意思,即是共產黨主導下來”依法治國”,並且講明不要司法獨立。李柱銘認為,有些國家可能會考慮,如果以前與香港簽訂移交逃犯協議,如果香港修例之後,將來有香港的逃犯逃到這些國家,如果將逃犯引渡回香港,會不會被移送中國。

李柱銘說:“如果大陸要的時候怎麼辦﹖大陸說我都有一條罪在這裡,即是香港變得不穩定了,它們(其他國家)就怕了,譬如台灣都是。如果有個台灣的人,在大陸犯了法但是逃來香港,又不回台灣也不回去(中國) 大陸,現在它沒辦法,將來這個人因為在大陸犯了法,大陸說要人、因為條例修改了,特區要交人上去,這個台灣人變了在大陸審,所以這是一個大問題來的。”

陳文敏指國際對中國司法制度缺信心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接受傳媒訪問表示,很多國家在主權移交前,透過英國同香港有移交逃犯協議,但是它們沒有同中國大陸有協議,在主權移交之後,香港政府要努力地遊說簽訂協議的國家,雖然香港成為中國的一部份,但是有兩套不同的法制,中港之間亦沒有移送逃犯的安排,這樣才能令簽約的國家放心,

繼續與香港保留引渡逃犯的協議。

陳文敏表示,如果香港修訂逃犯條例,日後有可能將逃犯移送到中國受審,可能一些在香港營商或者工作的外國人都會受影響,也可能會令一些國家重新考慮是否繼續與香港維持移交逃犯的協議。

陳文敏表示,中國只是同很少國家有引渡逃犯協議,主要原因是國際社會擔心,疑犯在中國能否得到公平的審判,亦是對中國的司法制度缺乏信心。

陳文敏說:“即使中國在近這幾十年在立法方面進步了很多,但我們其實見到有很多的案件當中,譬如閉門聆訊、譬如長期監禁、譬如家人沒有任何接觸、無律師代表,這一系列的即使是《憲法》或者刑事法保障的權利都沒有受到保障的時候,其他國家是確實有擔心,這樣送一個人過去的時候,是否會符合他們自己國家的要求。”

陳文敏表示,如果香港通過修改移交逃犯條例,可能會令國際社會認為一國兩制的分野愈來愈模糊,因為香港是另一個司法制度及另一個司法區,如果兩制變得模糊,會影響國際對香港的信心。

一國兩制指數三範疇顯著下跌

由香港行政會議成員及資深大律師湯家驊擔任召集人的智庫民主思路,最近公布新一輪一國兩制指數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受訪的1,001名香港市民,對一國兩制的評價,在”維持原有生活方式”、”言論自由”和”獨立立法權”三個範疇,出現顯著跌幅。

民主思路認為,調查結果或與特首林鄭月娥領導的新政府蜜月期過去,去年下半年發生取締香港民族黨以及馬凱事件等爭議有關。

湯家驊對情況表示擔憂,希望北京和港府對一國兩制指數下跌有所警覺,他又表示,早前已約見林鄭月娥解釋報告。民主思路亦計劃4、5月訪問北京,向掌管香港事務的官員反映報告內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