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低調處理王林清案 分析:周強未過關

圖為周強資料圖。

中共最高法院“陝西千億礦權案(又稱凱奇萊案)卷宗丟失”劇情出現反轉,被輿論稱為狗血劇。中共官方對外則低調處理事件。有分析指,官方對王林清所揭露的涉及最高院院長周強的關鍵內容,並沒有直接否定。

官方低調處理調查結果

2月22日中共中央政法委牽頭的對最高法院“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問題的調查結果公布,據稱,“卷宗丟失”系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監守自盜。調查組聲稱,已經將王林清涉嫌非法獲取、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的犯罪線索移交給公安立案偵查。王林清還在中共央視認罪。

這份“調查結果”公布後,引起大陸律師界、公眾輿論及海外媒體強烈質疑。

民間的輿論中,以@長春海盜的反諷評論最具代表性:王林清想出名想瘋了,自己竊取了卷宗,生怕別人不知道,還主動找上級領導去調查監控。上級領導為了保護他,故意讓監控壞了,可是,王林清並不領情,辜負了領導的一片好意。王林清並沒有死心,他又找到了崔永元,讓崔永元把案宗丟失一事告訴了全國人民,生怕全國人民不知道是他偷了案宗。

王林清在電視上認罪的報導播出次日,即2月23日(周六),周強直接領導的《人民法院報》刊登該報評論員文章,對官方調查結論大加讚許。

相對於周一到周五每天20版,《人民日報》在周六和周日每天只出8版,第8版是副刊。就是說中共喉舌把“調查結果”安排在周六的最後一版最後一條,而且也沒有配發“本報評論員”文章等評論內容。而《人民日報》海外版根本就沒有刊登“調查結果”。

以往中共政權在處理必須對外公布但又不願意大事聲張的敏感事件時,往往都會安排周末的時間,以儘可能地減少公眾的關注程度。

就在官方“調查結果公布的前4天——2月18日晚,“陝北千億礦權案”當事人、凱奇萊法定代表人趙發琦在推特上發出該案主審法官王林清對周強的舉報信。該信寫於2018年5月15日。

王林清在舉報信中揭露,周強指示院、庭領導銷毀他們干預案件的痕迹,公然盜走正在審理中的案件卷宗,並偽造了全套案卷,炮製出中國司法版“水門事件”。舉報信還指,涉案人杜萬華與周強是大學、研究生同學,且多年來一直交往甚密。另一涉案人程新文庭長,無論擔任民庭副庭長還是庭長,都是在周強的斡旋和直接安排下才實現的,而且周強的母親還是程新文的老師。

“陝北千億礦權案”在審理過程中,不論是程序適用還是實體處理,自始至終都由周強院長通過杜萬華直接操縱,並採取先定結論再讓合議庭找理由的方式干預案件審理。

舉報信還揭露,2016年5月,周強罔顧《民事訴訟法》關於“二審人民法院不得再次發回重審”的明確規定,通過杜萬華專委強令合議庭將案件第二次發回重審。程序錯誤是司法審判的致命傷,雖然合議庭成員都明確表達了反對意見,但無果。就在我硬著頭皮寫發回裁定書的時候,杜萬華又突然指令暫緩發回,要求案件改判解除合同,並明確表示這是周院長的意思,被我當即拒絕。2016年11月底,在我正準備撰寫該案的判決書時,二審正副卷宗在我所在的東交民巷最高法院本部辦公室離奇失蹤……

有評論文章質疑,中共公布的“調查結果”只不過是否定了王林清對周強派人盜取卷宗的指控,而對“2016年5月,周強院長罔顧《民事訴訟法》關於‘二審人民法院不得再次發回重審’的明確規定,通過杜萬華專委強令合議庭將案件第二次發回重審”,“並採取先定結論再讓合議庭找理由的方式干預案件審理”這一最重要的揭露內容不進行否定,這豈不就等於替周強承認了確有此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