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紅朝亂象!終審法院非終審 最高法院非最高

一如香港終審法院自稱"香港法庭制度內的最終上訴法院"一樣,中國最高法院也自稱中國"最高審判機關"。香港主權移交後,全國人大常委會五次釋法,讓港人看清了終審法院非終審的機制和現實,而陝西千億礦權案檔案丟失事件則揭下了最高法院的神秘面紗,也讓中共領導下的法治怪胎無所遁形。

中國最高法院陝西千億礦權案檔案丟失事件上周末發生大逆轉,官方宣佈舉報檔案丟失的法官王林清監守自盜,與前央視名嘴崔永元曝光事件時點名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涉案相反。民眾大多質疑官方結論,有法學家感嘆終於知道"最高法院之上還有更高法院"。對於早知香港終審法院不能終審的港人來說,這個結果不算意外。要警覺的是,中國官媒坦言要堅持黨對法院的絕對領導,而這種領導顯然不分中港,習近平式依法治國治港的怪事陸續有來,沒有最荒唐,只有更荒唐。

中共法治怪胎無所遁形

一如香港終審法院自稱"香港法庭制度內的最終上訴法院"一樣,中國最高法院也自稱中國"最高審判機關"。香港主權移交後,全國人大常委會五次釋法,讓港人看清了終審法院非終審的機制和現實,而陝西千億礦權案檔案丟失事件則揭下了最高法院的神秘面紗,也讓中共領導下的法治怪胎無所遁形。

去年12月底,崔永元在微博曝光檔案丟失事件,並點名周強和多名高官涉嫌干預礦權案審判。王林清為求自保,還三次自拍短片,講述檔案丟失經過。但中央政法委接手調查後,得出匪夷所思的結論。王林清還立即上央視認罪:"我拿卷宗(檔案)的目的一個是洩憤,還有一個就是為了阻止別人辦這個案件。"

網民譏諷說,法醫鑑定:王法官先是盜竊了案卷;王法官生怕別人不知道,於是找了網紅崔永元去錄視頻,把這事捅給全國人民知道;王法官再跑到央視認罪,告訴大家是自己偷了案卷;結論:王法官是個精神病!

其實,在多數網民看來,得了精神病的不是王法官,而是中共的法治、中共領導下的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不能自查、自證清白,要中央政法委指揮調查,凸顯最高法院徒有最高審判機關之名,中央政法委才是指揮公安、檢察官、法官的權力機關。法學家賀衞方說:"現在知道了,最高法院之上還有更高法院。"

香港司法走向黨的領導

不過,經歷前中央政法書記周永康被控貪腐、判處終身監禁後,被削權的中央政法委已不算是中共司法機構的太上皇,而要受命於"黨"。《人民法院報》就王林清認罪發表題為〈堅持黨對人民法院工作的絕對領導〉的評論,聲稱民眾對調查結論"高度認可信服、非常滿意",顯示"黨的政治領導力、思想引領力、群眾組織力、社會號召力,都為司法事業的有序健康發展提供了堅強有力的支持和保障"。

的確,只有在黨的領導下、組織下,才可能發生王林清事件的反轉,才可能如此還最高法院"清白"。而這個黨,不是虛幻的,而是由黨的機構、領導人代表。中央政法委之上有中央政治局,政治局之上有政治局常委會,常委之上有總書記。

最高法院誓言要堅持黨對法院的絕對領導、建設讓黨放心的法院隊伍,無異於表態法院一樣姓黨姓習,因此,哪怕再大的涉案嫌疑、再大的醜聞,都可以由黨一手搞掂。

香港終審法院當然還沒有姓黨姓習,但有全國人大常委會這個太上皇,有特首委任法官、律政司負責政治檢控,更有親共輿論叫囂撤換外籍法官,香港的司法獨立還能堅持到幾時?其實,當香港不進行公眾諮詢而修訂逃犯移交條例時,當律政司司長不諮詢獨立法律意見而放生前特首時,當法院依循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審判政治案件而不是循普通法的立法追溯效力時,香港司法已開始走向黨的領導,與最高法院相比,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