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信「大師」 29歲升副廳 他在北京二環有「隱秘據點」

2月20日,《中國紀檢監察報》刊文《“好領導”的另面人生》,文章剖析了北京市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原巡視員曾繁新嚴重違紀違法案。

曾繁新,北京市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原正局級巡視員,曾先後任共青團北京市委副書記,順義區政府副區長,北京市總工會黨組書記、副主席。2018年1月,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同年,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並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2018年12月,中共北京市十二屆七次全會上,審議並通過了中共北京市紀委關於曾繁新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的審查報告,確認中共北京市委常委會作出的給予曾繁新開除黨籍的處分。

春節前夕,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以受賄罪判處曾繁新有期徒刑5年,並處罰金50萬元。

據《中國紀檢監察報》文章介紹,曾繁新順風順水,年僅29歲就被提拔為共青團北京市委副書記,成為一名副局級領導幹部;對事業有追求;大會小會上、工作調研中,常常講紀律規矩、談奮鬥拼搏。

別人眼中的這位“好領導”卻有着不為人知另一面。

位於北京二環路附近的一個小區內,一桌牌局正酣……在曾繁新被查處前的幾年間,幾乎每隔幾天就在那裡上演着同樣的戲碼。這是曾繁新鮮為人知的隱秘據點。

“一開始不喜歡,慢慢就喜歡了。它就跟抽煙一樣,上癮。”曾繁新回憶道。

2012年,曾繁新時任北京市總工會黨組書記、副主席,下屬單位的幾名幹部因賭博被公安部門查處,並受到黨紀處分,成了市總工會的警示教育素材。在隨後召開的市總工會警示教育大會上,曾繁新義正詞嚴,嚴厲地批評了賭博這一違紀違法行為,並要求單位全體黨員幹部以此為戒,絕不能沾染賭博惡習。

但事實上,此事並沒有真正觸動已經賭博成癮的曾繁新。他依舊沉湎於打麻將的刺激之中。為了避免被發現,小心行事的他,把賭博地點從洗浴中心轉移到了二環路附近的那個隱秘據點。

商人余某說:“坦率地講,(打牌)我們很少贏他。我們的牌特好,他的牌不好,我們也故意不和了,就是讓他開心就得了。將來我們有什麼事求他,也許用得着。”

“有時候我輸了,他們說你掙工資,哪出得起錢,就從包里抓那麼一把,也不數,有時候三四千,有時候四五千,我一開始也推脫,後來慢慢習慣了,也就拿了。”曾繁新坦言。

曾繁新說,他周末加班都是自己打車到單位,吃飯吃小吃,同事都認為他很“乾淨”。

但實際上,曾繁新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超標準使用辦公用房、違規使用公務用車、超標準公務接待。

利用職務之便,曾繁新在物資採購和工程招標中,為他人謀利並收受賄賂。2003年至2017年,為余某公司涉嫌偷逃稅款處理、余某企業關聯公司廠房建設等提供幫助,收受余某賄賂80餘萬元;2012年至2014年,為某公司承租下屬單位有關項目提供幫助,收受該公司股東劉某1000克金條1根,價值人民幣24萬餘元;2017年,在下屬單位採購項目中,為某公司提供幫助,收受該公司法人魯某價值人民幣67萬餘元財物……

2016、2017年,北京市委、市紀委曾多次對曾繁新進行談話、函詢等,但他仍然心存僥倖。曾繁新說:“對自己所講的那些制度、紀律和要求並無觸動”,“基本上是講完了即可,把工作程序走一遍,敷衍一下上級或基層”。

另外,曾繁新還信“大師”。

2017年底,原本擔任北京市總工會黨組書記、副主席的曾繁新調任市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巡視員。工作調整以後,曾繁新心裏很慌,就找到了那位“大師”。

“我說,先生,市委調整我工作了,那個意思是好是不好啊。他說,沒問題,就是個過渡。我就信他。”曾繁新說,“先生”的回復,讓他吃了一顆定心丸。

據辦案人員介紹,他在這位“大師”身上花費達十餘萬元。

“我最後一次發信息給他,我說,先生,市紀委監委近期在調查我,意思是您有什麼高見。他回復我說,請放心,一個感嘆號。我心想還放心呢!”曾繁新說。

曾繁新懺悔錄

我於1986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到現在已經30多年了,是一名老黨員。

從小打小鬧到陷入深淵,從不注意小節到不顧大是大非,從積極向上跟黨走,到背離了信仰、宗旨,走到今天的地步,我就像做了一場夢一樣。

我的動搖和蛻化是從2002年下半年開始的。2002年上半年,組織上安排我到順義區政府任副區長,當時我也是抱着干點事的願望去做,對分管的工作認真負責,對待如經費審批一些事宜,嚴格按有關規定辦理。但隨着手中的資源多起來了,對於協調點事的、用權的所謂技巧也多了一些,一些老朋友找上門來,也逐漸認識了一些新朋友,大部分都是經商辦企業的。一開始就是吃飯敘舊,有時給點小禮物,我突破底線就是從這個時期開始的。後來看到這些朋友穿的用的都是名牌,我的心理由羨慕到不平衡,思想就變化了,人生觀、價值觀發生了很大的扭曲,對於物質的慾望開始變得強烈。一開始,收幾千元最多一萬元,後來發展到收十萬、二十萬元,收貴重物品甚至金條;一開始,有的朋友只是春節前給我送點錢,後來發展到元旦、十一和我過生日都給我送錢。

認真反省剖析自己走上違紀違法道路的根源——

一是忘記了初心和使命,放棄了理想和追求。總結和回顧自己違紀違法的慘痛事實,是多年來對政治紀律、政治規矩的麻木不仁,對政治學習、政治教育的敷衍了事,是在大是大非面前的自我麻醉,但歸根結底是忘記了初心和使命,放棄了一名共產黨員的政治信仰。內心世界蛻化了,對人生、對權力和金錢的看法就會變得現實,變得沒有節制,不知道自己是誰了,甚至開始相信所謂的風水先生。精神上成了荒漠,走上歧路已成必然。

二是不知敬畏、人性膨脹。隨着職位的晉陞、權力的增大,我理應越來越知足、感恩,但我卻把組織的關懷轉變為凌駕於群眾的特權,內心越來越優越,想當官掙錢。我開始不敬畏組織、不敬畏權力、不敬畏紀法,追求自己的空間或自由度,甚至感到很多制度、紀律、規矩很繁瑣、很麻煩。對組織上要求的政治學習、提出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我都是抓表面的貫徹落實,有的根本就沒學懂、沒弄明白。說起來極其可笑,在調查組找我談話之前,我根本不知道過節過生日收朋友送的錢是違紀違法的。

三是自欺欺人,沉湎於做“兩面人”。工作上,我給別人一種對職工特別有感情、對事業特別有追求的印象,但實際上更多的是做給領導和基層看的,我的心思已經都被物慾、肉慾佔領了。生活上,我給人一種知足者常樂、艱苦樸素的形象,工資卡交給妻子,但實際上卻收受賄賂,沉湎於打麻將的刺激……時間久了,既會進一步心存僥倖,認為自己有控制和把握能力,不會輕易出問題;也樂在其中,感覺自己“伸縮自如”,該乾的事情幹得不錯,該享受的也都享受了;更嚴重的是,自己活在麻木不仁中,不能領會組織的教育和幫助,對別人或自己的錯誤不能舉一反三。

我的結局,充分說明“兩面人”遲早會出問題。我願意悔罪,也警示別人,不要做人前是人、背後是鬼的那種人,不要成為“兩面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新京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