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公訴人被駁斥得無言以對 氣急敗壞地給他扣上「反黨反社會 反十九大精神」等等大帽子

——貴陽優秀企業家周小朝 遭冤判五年半

為社會做出貢獻的優秀企業家周小朝因堅守信仰遭綁架,被冤判入獄。(明慧網)

貴陽市優秀企業家、法輪功學員周小朝遭綁架、構陷後,於2018年4月25日被非法庭審,冤判5年半,現被關押在貴州省都勻監獄遭受迫害。

明慧網報導,2017年7月,周小朝與法輪功學員石登靈開車到貴定縣考查項目、搞網絡測試時,遭綁架。2018年4月25日,在非法庭審中,周小朝有理有據地逐一推翻了公訴人的所有所謂“證據”。

公訴人被駁斥得無言以對,氣急敗壞地給他扣上“反黨反社會,反十九大精神”等等大帽子。北京律師駁斥公訴人說:“那時候十九大都還沒開,(周小朝)一直在看守所裏面,怎麼反十九大啊?請不要亂扣帽子!”

然而,貴定縣法院不顧證據不足、事實不清,非法判周小朝5年半刑期、石登靈5年。周小朝上訴,二審非法維持原判。

為社會做出貢獻的優秀企業家

周小朝,貴州遵義市人,從小就品學兼優、心地善良、助人為樂。上中學時,他攢下父母給他的生活費、零用錢、壓歲錢,去資助那些來自農村的有困難的同學,幫助他們讀完高中考入大學。

從天津財經大學畢業後,周小朝在遵義市財貿專科學校當老師。在工作期間,他連續三年被全校師生評為“先進工作者”、“五好教師”。

中共1999年7月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周小朝於2001年夏天去北京為法輪功鳴不平而遭綁架,被非法勞教一年半,被非法關押在臭名昭著的北京團河勞教所。

2003年回家後,他繼續回財校當老師,卻經常被當地公安騷擾,無奈於2004年他請假離開學校;2005年,在用友集團貴州分公司工作,工作成績卓越。

2006年,周小朝創建了兩家公司,任公司總經理。多年來,他秉承以誠為本、互利合作、宣揚傳統文化的理念,曾經創辦了科技公司、文化網站。

他還受省文化廳相關人員委託,為文化宮數字集成項目制定工程標準、編製工程預算。公司還組織軟件開發人員,開發出具有知識產權的“慧心HS9棋盤式智能財務管理系統軟件”,為貴州的城市建設做出了貢獻。

2010年,為了宣揚中華傳統文化,周小朝又創辦了文化網站,進入文化領域,組織作家創作小說上千部。

2011年以後,周小朝的科技公司還為遵義市下屬政府部門開發了相關的管理軟件;為貴陽市南明區政府、貴陽一中等單位的計算機系統保駕護航,保證他們的網絡安全與暢通。

就在周小朝生意越做越好的情況下,當地公安警察在2008年至2013年,利用他的公司招聘員工之機,兩次派所謂的“調查人員”進公司做卧底,盜竊其公司的商業秘密,造成公司經濟損失300餘萬元,曾經一度使公司經濟陷入舉步維艱的困境。

周小朝的公司每年為當地政府創造凈產值千萬元以上,為當地財政提供稅收幾十萬元,每年安置就業人員均在20人以上。但周小朝自己多年以來生活簡樸、省吃儉用。

2016年11月,周小朝還作為代表,隨貴州省優秀科技企業家團隊赴美國,參加考察、培訓大數據學習,這將對貴州省的大數據科技進步起到推動的作用,當時很多新的項目在運行之中。

2017年7月,周小朝卻遭綁架,致使很多高科技項目研究不能繼續實施和操作,對當地的經濟發展來說,是一種損失。

遭非法抓捕、審訊、庭審

周小朝、石登靈於2017年7月7日開車到黔南州貴定縣考察項目時,被公安局信息監測部門檢測定位。貴定縣公安局出動車輛攔截,將他們兩人綁架,並對他們進行了連續兩天兩夜的審訊。

7月7日晚上11點多,在沒有相關搜查令、立案偵查書等法律文書的情況下,貴定縣公安局、貴陽市公安局、貴陽市觀山湖區碧海派出所、貴陽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和貴州省公安廳專案組等幾個部門的30多個警察衝進周小朝父母家中,非法抄家到凌晨2點多,搶奪法輪功書籍。

自7月7日,周小朝和石登靈被非法關押在貴定看守所。他們抵制非法審訊,看守所就不讓他們睡覺。周小朝連續絕食一周抵制迫害。

2018年4月25日上午9點至下午2點,周小朝、石登靈在貴州省黔南州貴定縣法院被非法庭審。兩人的家屬都聘請了律師做無罪辯護。

在庭上,除了周小朝和石登靈的三名親人參加之外,其它座位上全部坐滿了本地公、檢、法機關的相關人員。

庭審中,周小朝義正辭嚴、逐一推翻所有的非法證據。出庭的所謂證人和官方派的出席作證的相關技術鑒定人員,都被周小朝以技術專業知識駁斥得啞口無言。

兩位維權律師也辯護得很得力。無論從法律角度還是技術角度,控方的所有證據都不足,根本不能作為構成判罪的法律依據。

當時,女公訴人許燕被周小朝從容不迫、有理有據的自我辯護駁斥得無言以對,便大發雷霆地給他扣上“反黨反社會,反十九大精神”等大帽子。

周小朝說:“歷朝歷代的冤假錯案遲早會昭雪,就像當年文化大革命一樣,現在講法治、法律依據,如果還是亂喊口號、亂打棍子,那麼我們的依法治國也不過是空談!相信法輪功一定也有昭雪的那一天。”

女公訴人當時大肆叫囂,請求法官重判。

庭審持續6小時,中午沒有休息。因為當場的所有證據都不符合法律依據,法官說擇日再宣布結果。

2018年5月18日,周小朝被非法判刑5年半,石登靈被非法判刑5年。周小朝不服,上訴至二審法院,同時絕食抗爭。

絕食反迫害

周小朝絕食17天後,看守所把他送進縣醫院。醫生十分驚訝,說那麼久不吃東西身體各項指標居然完全正常。看守所要求縣醫院給他強制灌食,但是醫生說,那是不人道的行為,把他退回到看守所。

後來,周小朝又被看守所強制送入省公安廳所屬的“強制醫療中心”治療厭食症,這個“強制醫療中心”隱秘地設立在貴陽市永樂鄉附近,據說很多政治犯也被秘密送到那兒進行治療,弄不好就被治死。

據悉,從貴陽市小河區“三零零醫院”借調來的兩位男醫生,一個姓胡、一個姓付,給周小朝上電刑“治療”,即用最大電量電擊,實際上就是強制給他上電刑。

當時周小朝被電得昏死,不省人事。醒來後同房間的人說:“天哪,你還能撐得住,好多人上第二次電刑就沒命了!”

周小朝遭電刑時,是被用強電流擊他的雙太陽穴,導致他兩耳流出膿血水。他暈迷了兩天兩夜,留下了後遺症,時常出現如同冷水衝擊腦袋而產生頭昏腦脹的癥狀,需長時間才能恢復。

周小朝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期間,還幫助看守所里的一名被冤判的犯人寫上訴狀,從法律角度幫其解除冤判,該犯人因而被無罪釋放。犯人萬分感謝周小朝,此事在整個看守所傳為佳話。

二審非法維持原判

在非法庭審前後,包括本地部分警察和相關人員都逐漸了解了法輪功真相,大部分人對被非法判刑的周小朝和石登靈表示同情和理解,有些人還從人性的角度去關心他們。

周小朝的親人不服原判,申請二審開庭。2018年9月30日,法院二審沒有開庭,直接下判決書,維持一審冤判;10月11日,周小朝、石登靈被送往貴州省都勻監獄。都勻監獄經過仔細監察,確定周小朝的父母不是法輪功學員,才允許他們探視。目前他父母只知道他在監獄裏面由兩個包夾(專門管制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人)增加到三個包夾人員監管,他在裏面的具體情況不得而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