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王五四:科幻算什麼 我們玩的是魔幻

——科幻算什麼 我們玩的是魔幻 而且是現實主義

《流浪地球》不是科幻,是魔幻

作為時評界最懂美食、食評界最會影評的三體人,農曆新年期間我流落困頓於老家鄉村,既無電影院可去,也沒有食材珍貴做法細臘的美食可評,在這個法定的必須歡樂祥和的農曆新年,更是天下太平無理可評的時候,只有酒精的陪伴,還是那麼熟悉,不過我已經決定戒了它。

酒精已經不再是酒精那麼簡單了,通過看盜版電影《流浪地球》、《瘋狂的外星人》,我意識到一件事,酒精特別是高度酒精,是中國人和俄羅斯人未來經常性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的法寶,因為它可以拯救地球拯救世界。只不過《流浪地球》里的伏特加在現實中蘇聯宇航員帶的是白蘭地,亞美尼亞白蘭地。而在《瘋狂的外星人》這個片子里,高度白酒又一次打敗了強大而邪惡的外星猴子,這也是這部片子的唯一可取之處,它弘揚了中華民族的白酒文化,下次再有宇宙飛船去探索外層空間文明,啥也別帶了,帶一艙五糧液和飛天茅台吧(主要是不知道外星人喜歡什麼香型),形勢大好,可以用來慶賀,形勢不妙,可以用來制敵。

同時我也要告誡瘋狂的外星人,來到地球上,第一件事就是要學習中國的白酒文化,否則就會像電影里一樣,先在酒桌上就被白酒灌翻,而後被當作大補中藥材泡在白酒里,徹底喪失了強大的外星能力,最終被耍猴的中國人當猴耍了。本質上,這是一部弘揚中國白酒中藥泡酒文化的廣告片。

農曆新年期間,人們總是要討論一些什麼事的,當大家都知道春晚不能被討論時,於是就找到了相對安全的國產電影,特別的是,這部國產電影貌似還挺爭氣,人間挺值得的。但討論中那種“讓電影的歸電影”的純潔氣味真的很難聞,文藝不能遠離政治,除非政治遠離文藝,這話並不難理解,你得先有能力制服對方或者反抗對方,才有資格說“我原諒你”展現你的寬容姿態,和否則就是個笑話。這話老生常談的不能再老生常談了。

我實在是不能稱之為一個影評人,但有一點我知道,討論一部電影,我之所以不加“好壞”判斷,是因為我覺得討論更重要,得出結論結論是什麼反而顯得不那麼重要,當然,痛痛快快說一句這就是個垃圾片,我覺得也沒什麼,畢竟這不是什麼槍決判決書。討論一部電影,切入角度有很多,從現實出發,結合實際情況,總算是一種常見角度吧?這能有什麼問題呢?

況且,人民和群眾花自己的血汗錢買票,拿文藝為自己其他領域服務一下,這不是天經地義不拖欠的偉大行為了嗎?

還有一波人,又在拿豆瓣低分說事,一個互聯網產品,一個打分平台,又被你們賦予振興國產電影的重大責任了,即便是如此,難道只有打高分才是拯救國產電影?打個低分就是毀死國產電影民族電影了?即便是一個黨,也沒有你們如此傲嬌和專橫。此外,誰的分有那麼牛,像滅霸的一個響指,可以決定他人生死。有人就是討厭吳京那張無知的臉,那個脖子醒着的紅衛兵樣,就是要給他低分,不行嗎?給他判死刊了嗎?能毀滅地球嗎?反倒是那些不讓打低分,將豆瓣評分告上法庭,認為低分傷害了中國電影的,怎麼是你們這些傻蛋在干中國電影呢?給你們低分還倒是對了。

說到底它就是一部電影,吹破天它也是一部電影,全世界最牛又如何?我們日常生活里聽到的世界第一還不夠多嗎?但它對於我們的生活又有什麼提升和改善嗎?它並沒有,反而有很多是為了能夠更好的統治人和群,某種程度上是削弱了人們的生活質量。滿坑都是蛆蟲在涌動,你只看到了半粒未被消化乾淨的玉米,就宣告找到了糧倉。

現實生活中遇到這樣的人越來越多,這些人活得很矛盾,矛盾主要是因為扭曲,臣服了不扭曲了,也就不矛盾了。他們談論事情時,一方面強調它的純凈性,比如說它只是一部電影,而另一方面又會給它很多任意拔高,比如說它開啟中國科幻電影元年,說它讓中國電影達到好萊塢大片製作水準之類的,他們一方面要求反對者給電影保持純潔性,一方面又按照自己的想法給它賦予很多的想像力寄託很多的希望,說好聽點,這是既不敢面對現實,又對現實無可奈何的體現,說直白點就是自己沒有勇氣和智力去面對,先找個安全的角落用反對他人的姿態給自己的刁弱塗抹脂粉,說到這,可能又要有一堆人跳出來說,我有勇氣!勇氣易得,智力難求,勇敢從來不是不怕什麼,而是怕了,也還會堅持自己的智力所得。也不是各你幹嘛,我說過好多次了,希望大家好好過自己的小日子,但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

這些事真是不願意翻來覆去地去說,今天之所以寫點,一是因為戒酒了無事可干,二是因為昨晚看了老藝術家崔健的一個三分鐘發言,很有感觸,老崔說,“這個社會也出現了這個問題。可誰都不願意去思考這個問題。那你還當什麼藝術家,你還寫什麼作品,你還寫什麼書,你還當什麼媒體,你還記錄誰?你連這種基本的思考都沒有。這個不是一個高大上的標準,這是一個底線。人不關心人的這種狀態,等於就是不關心自己的底線。”老崔說的是對的,回頭看看自己,基本上是遊離於底線,在底線跟傻逼對話,雖然一直強調自己不跟他們對話,但現實狀態幾乎就是趴在地上跟他們言說,挺不知羞恥的,也挺沒有價值的。

老崔說,“經常碰到一些人說老崔你怎麼談論政治問題,我不願意聽你談政治,你還是回去好好唱歌吧。大量的人這樣說我,說你不就一唱歌的嗎?甚至有人說“婊子無情戲子無義”,說你怎麼可能談論這麼嚴肅的社會問題,你的思考根本不如我們社會科學院的,我們都還不敢想這些問題呢,你賃什麼想這些問題?可是我再怎麼唱歌、再怎麼寫歌、再怎麼演電影,我也是人哪。我也長着五臟六腑,我也有七情六慾。我也應該有理性思考,我也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我最基本底線的一種證明。我談論的都是這些,並沒有超過這些東西。”

老崔挺實在的,一直在強調底線,一直在強調自己所做所說也就是達到了一個正常人的基本水準,可惜……,什麼是正常人,什麼是基本水準,什麼是底線……,勒龐說,“一個人精神失常,是極容易被識別的;一群人的精神失常,卻很難被發覺。而最先發現並且指出的人,通常會被認為是精神病。”,所以才會有社科院的人說,“我們都還不敢想這些問題呢,你賃什麼想這些問題?”

所以,這是一個沒有底線或者說是沒有底線標準的社會,我經常看郭德綱主持的一些綜藝節目,台下那些個觀眾,特別是年輕觀眾,一看到岳雲鵬張雲雷,那臉上露出的無知笑容加上無知的掌聲,令人十分尷倫,如果他們的身份標籤不是相聲演員,這些觀眾也挺正常的,只是他們的相聲演員頭銜和身上的大襯,跟現實相比實在扎眼,我相信郭德綱心裏也會說,什麼就叫好啊什麼就鼓掌啊,一群傻逼玩意兒。當然,這得是2006年以前的郭德綱說的。

大過年的,說幾名吉祥話鼓勵一下國人吧,咱們別把自己看低了,什麼鳥科幻啊,我們早已飛躍這個題材了,我們玩的是魔幻,而且是魔幻現實主義,別再提科幻這種低於我們底線標準的東西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