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大學生深夜自殺神秘獲救 一群科學家用它救百餘人!

“對不起,我走了,抗擊抑鬱這麼多年,我失敗了,終於不這麼累了,不用再當一個演員了!”

一個深受抑鬱症折磨的小夥子留下了這封遺書,尋求生命不能承受之重的“解脫”。眼看一個年輕的生命就要在一個普通的深夜靜悄悄凋零,一個與他陌不相識的大學老師在關鍵時刻撥通了報警電話。這位吃下安眠藥的小夥子被及時趕到的警察火速送到醫院,經搶救脫離了生命危險。

這是一個非常普通的警察出警救人的案例,可是不同尋常的是,神秘的報警人是誰?她是如何在第一時間獲悉小夥子自殺消息的?

紫牛新聞了解到,神秘報警人報警並非偶然發現險情,背後有一個強大的團隊,這個團隊由人工智能科學家、精神科專家等210名高精尖人才組成,通過人工智能義務在網絡上尋找那些有自殺傾向的網友,並及時提供救援和幫助。

他們在網絡上默默無聞地挽救着一個又一個生命,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團隊?紫牛新聞記者對此進行了採訪。

小伙吞安眠藥自殺

神秘報警人及時出現

2月18日晚上,南京某高校的學生呂小康(化名)獨自一人在出租屋,因患重度抑鬱症,極度焦慮下抽了一根煙後,服下大量安眠藥,他在微信上給自己的家人留了言,並在微博上發了“再見”兩個字。

眼看這個年輕的生命就要凋零,誰能救救他?

晚上19點08分,南京警方突然接到南京中醫藥大學信息技術學院龔老師報警稱,一名微博網友,實名叫呂小康,在住處自殺了,他是南京某大學的學生,但他不肯告訴自己所在地址,希望警察趕快搜救。

警方接到報警後,根據呂小康以及龔老師提供的學校名稱,迅速了解到呂小康所在的大學在鼓樓區本部和仙林各有校區,於是立即通知鼓樓警務工作站和仙林警務工作站進行排查,然而呂小康並不在學校宿舍。接着,警方通過警務平台查詢到,呂小康最近在某房屋租賃APP上租了一間合租房,房屋位於邁皋橋某小區。

邁皋橋警務站警察立即趕到合租房,同時聯繫了120急救車,然而在到達出租屋門口,任憑警察敲門,裏面毫無應答。警察馬上請鎖匠師傅趕到現場進行技術開鎖。很快,鎖匠順利將門打開。警察衝進去發現一名小夥子昏昏欲睡,右手腕上有兩道不深的割痕,床上擺着煙灰缸,裏面有一根煙頭。“呂小康,呂小康你醒醒,我們已經通知120來救你。”警察為了防止他昏死過去,使勁呼喊他的名字。警察在床邊的桌上看到一板(10粒)吃空了的“安定”的包裝盒,旁邊有帶血的紙巾,一把水果刀,呂小康的醫保卡,一份遺書。

呂小康之前寫的遺書

確定身份後,警察發現他還在抽搐,又一次催促救護車。救護車開到樓下,醫護人員上來收集了他服用的藥物包裝盒,不過只收集到一板子“安定”。醫生說,他應該沒有達到100粒,否則不會尚有意識,隨後與警察合力將他抬上救護車,在警車開道下,直奔省中西醫結合醫院。發稿前,紫牛新聞記者獲悉,呂小康經搶救脫離生命危險。

呂小康準備用來自殺的水果刀

留下遺書聲稱

抗抑鬱失敗

桌上那份遺書上,他寫道:“對不起,我走了,抗擊抑鬱這麼多年,我失敗了,終於不這麼累了,不用再當一個演員了!”遺書的字裡行間透露自己努力過,卻無法擺脫痛苦。這是一個合租房,一名室友說,剛住進來,彼此並不認識,也不知道發生這件事。

警察在呂小康留下的手機上看到,他服藥後給自己的媽媽留言了,大致說自己的死能換來人們了解抑鬱症,哪怕為數不多的幾個人,也值了,他說抑鬱症群體受歧視,被人說矯情,需要傾訴,但沒有地方傾訴,越來越難受。他的媽媽焦急地在手機的另一端勸他說出地址,勸他先不要走。

呂小康和媽媽的對話記錄

通過呂小康的手機,警察看到,他在知乎上關注了“死亡是一瞬間的事嗎”的問題,並在微博上和人討論過自殺。18日17點59分,他發了一條只有“再見”兩個字的微博,網友在留言里回復“你要好好的。”

隨後,呂小康的媽媽打他的電話來詢問情況,警察從她們口中得知他患有嚴重抑鬱症,有自殺傾向。呂小康家人遠在甘肅,十分焦急,警察安慰他們,現在已將他送往醫院搶救了。

呂小康被送往急救

幸好自殺信息

被及時監控

在此期間,警察接到龔老師打來電話詢問情況。警察問她是怎麼知曉呂小康要自殺的。龔老師說,他們是一個由國內外幾百名大學老師組成的監控網上自殺信息的研究團隊,專門監控自殺信息,他們發現呂小康在網絡上討論有關自殺的言論,並且關注他一段時間了,其中的一位老師與呂小康私信聊了一段時間,並取得了他的信任,獲取了他的一些信息。當天,呂小康說自己吞了100片安眠藥,並發了微博。

呂小康說自己吞了100片安眠藥

19日中午,紫牛新聞記者聯繫了龔老師,她告訴記者,他們團隊開發了一個人工智能的網絡監控系統,可專門監控社交媒體(如微博)的自殺信息。通過語義分析確定危險等級,比如有明顯的表達“要自殺”,並且說出了“時間”,系統會分析認為危險等級較高,團隊會有心理老師和患者聯繫。團隊成員以人工智能專業、心理專業的老師為主。前一段時間,通過這個系統發現呂小康在網上的一些消極言行,明確表示要自殺。

據了解,2月13日,樹洞機械人004號發出監控通報,風險7級:“今天(康康)18:57又割腕了,還是找不到動脈哈哈哈,微博地址......”這是一條樹洞機械人搜集的信息,這個自殺當事人就是呂小康。黃教授和團隊的人馬上同他建立聯繫,進行心理疏導,獲得了他個人信息。2月15日,發現他不斷想自殺,團隊成立了呂小康救援小組,其中有呂小康的親屬(小姨)。他所在的學院老師,加上兩位心理諮詢師和幾位志願者組成。團隊老師以網友身份發私信和他聊天,一方面為了開導他,一方面為了獲取他的個人信息以備不時之需。

18日那天晚上,呂小康自稱吃了100片安眠藥後,給團隊里一位他最信任的老師發了一條信息,說要再見了。看到信息後,團隊立刻組織了救援小組,並在團隊的工作群里發佈信息,分工聯繫警方和家屬。龔老師說:“我在南京,當時比較方便,所以我在第一時間報警,警察的速度也是出乎我們的意料,報警之後很快就找到他了。”龔老師說,目前南京中醫藥大學、南京郵電大學、南京醫科大學等學校的多位老師加入了他們的團隊,團隊從去年5月1日開始在全國範圍內監測、尋找抑鬱症患者。

警方救援現場

就在前幾天監控到重慶有學生在微博里約集體燒炭,他們覺得非常嚴重,通知了重慶警方,幸虧警方及時趕到,阻止了悲劇發生。呂小康是他們在南京緊急救援的第一例,但通過聊天開導的患者也有多例。

紫牛新聞記者了解到,這個團隊叫做“樹洞行動救援團”,目前有210人,其中國內的精神科著名專家有40人,心理諮詢師有40人,利用智能機械人監控分析輕生者自殺傾向等級。紫牛新聞記者還聯繫到該團隊的發起人,華人科學家、荷蘭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教授、首都醫科大學腦保護高精尖抑鬱症人工智能創新團隊首席科學家黃智生,了解到這個團隊雖然有許多是頂尖學者,但救人一命不是那麼容易,背後付出巨大艱辛,經常通宵救人。

智能機械人

精準搜尋自殺信息

黃智生教授

黃教授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和江蘇還很有淵源,他曾在江蘇科技大學過,現在是東南大學計算機學院客座教授。他一直研究人工智能,與中國團隊就語義技術開展科研合作,其中一個方向就是抑鬱症。近年全球抑鬱症患者呈上升趨勢,中國也不例外,青少年自殺也是重要問題之一。許多年輕人通過社交網絡表達了各種自殺情緒和願望,這為採用人工智能及大數據技術作網絡分析監測和進行自殺救助提供了可能性。他利用知識圖譜(也叫語義技術的工具)等人工智能,在此方面進行了成功嘗試,倡議組織樹洞行動救援團隊。所謂知識圖譜重點在於表達的內容概念,而非表達方式。比如,電腦、計算機、computer都是同一個語義,卻是三個表達方式。

且每一個內容概念,都有它與其他內容概念的關係,例如當我們要搜索“水果中的蘋果”,那就絕對不是要搜索“蘋果電腦”或“蘋果公司”。只有語義技術,才能夠表達人類最精準的意思。所以,真正的人工智能,要擅長使用語義進行搜索,而非使用關鍵詞搜索。

目前,該團隊主要針對中文網絡媒體進行監控。同樣可以用於監控全球,但是救援團的時間投入很大,目前只限於救援中國人。“樹洞行動”中的樹洞是傳說古時候,心裏藏着秘密又希望傾吐的人,跑到森林裏找一個樹洞對其傾訴秘密。在當代,人們常在網絡社交媒體上傾吐自己的想法,可以說是現代化“樹洞”,這裡每天更新許多企圖自殺的留言信息,為團隊發現高風險的自殺患者提供了條件。他們開發了一款網絡智能機械人系統,對社交媒體信息中所包含的自殺可能性進行判斷,覆蓋了自殺方式、自殺計劃、痛苦表達、時間描述、地點描述、悼念模式等相關概念的描述。

第一次行動失敗

送花沒能挽回她生命

2018年4月,樹洞救援團剛啟動,有位成員在網上發現一條留言,寫着5月1日要去自殺。微博里還說“我活這麼大一直沒人給我送花,男孩子跟我在一起也只是想玩一玩。”

團隊判斷自殺者為感情不順的年輕女性,通過分析挖掘,得知了她的姓名和大致位置,但因報警信息不全而不予立案,經過團隊堅持,與她的前男友聯繫,他卻表現冷漠,僅提供了女孩的學校信息。女孩的母親得知後卻沒覺得問題嚴重。救援團隊努力想打消女孩自殺的念頭,委託學校每周給她送一次花,讓她感受到有人關愛。一切看似好轉,可半個月後,她發了一條微博說:“拜拜”。誤認為這條微博是女孩在和過去“拜拜”,幾小時後她吞葯結束了生命。

回憶起第一次失敗的行動,黃智生教授仍非常惋惜:“這讓我們意識到救助抑鬱症患者不是那麼容易的,我們推測,她背後還有很多故事沒有講出來。”這也讓團隊總結了幾條經驗:患者需要長期陪伴;家長要重視,要去醫院治療;要學會傾聽,分析患者沒說的話,挖掘出內心的痛苦。

現在,救援團基本每周都會找來中國頂尖的學者或醫生,通過群內視頻直播的形式,來分享有關抑鬱症、醫學人工智能、自殺救助等相關知識,通過大量學習,讓救援發揮效率。

倒貼幾萬元救人

熬夜救人是常態

黃教授告訴紫牛新聞記者,樹洞救援團目前沒有任何經費支持,完全是大家作為志願者,記者雖然不能一一聯繫他們,但從黃教授那兒得知了他們的一些事迹令人感動。有的救援隊員為了給被救援者解決經濟困難,自掏腰包。團隊成員馬老師是法國某大學副教授,在樹洞救援行動中遠程為患者心理疏導,還把個人僅存的4萬餘元全部投入給貧困的被救援者,不求任何回報。

昆明醫科大學周教授身體不佳,有一次在樹洞救援行動中,幫助患者求職,自費為他安排住宿,買高檔用品,結果患者還嫌東西不高檔,並且在頭兩次因睡過頭無法上班,氣得周教授心臟驟停,被送入重症病房搶救後才脫離危險。

彭玲是中國科學院大學教授,從黃智生第一次提出理念時,她便決定要加入進來。她和夥伴們一共救了20多人,甚至有時會半夜不睡覺去救助別人。在救人排行榜中,彭玲排第一。

該團隊在2018年4月啟動,該系統於7月上線運行,每天定時從網絡“樹洞”中抓取數據,進行智能化分析,生成對應的自殺監控通報,並發給“樹洞行動”救援團採取相應的救助行動。系統運行4個多月以來,能夠自動剔除99%的無關信息,對自殺風險判別的準確率平均達到82%。

截至2018年12月27日,“樹洞行動”已經對超過282人(次)進行網絡自殺救助,其中超過137人(次)獲得有效救助,暫時阻止了他們的自殺行為,給予其生活幫助並樹立新的人生希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揚子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