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李銳女兒將公開大批不為人知真相

李南央表示會以自己的方式悼念父親,將在4月公開李銳生前捐獻給美國檔案館的所有日記、工作筆記等歷史資料。

李銳2006年在北京

曾擔任毛澤東政治秘書的中共改革派代表人物李銳於上周六在北京離世。對於如何舉行告別儀式成了中共當局與其長女李南央僵持的焦點。

由中共組織的李銳遺體告別儀式周三(2月20日)在北京市八寶山殯儀館舉行。但在美國的李南央表示不會參加儀式,稱其背離了她父親“不開追悼會,不進八寶山,不蓋黨旗”的意願。

李南央表示會以自己的方式悼念父親,將在4月公開李銳生前捐獻給美國檔案館的所有日記、工作筆記等歷史資料。

爭議緣何起

李銳生前是中國共產黨正部級幹部。通常,當局為重要國家幹部舉行告別儀式之前,會安排組織部人員與家屬協商。雙方達成一致後,按照幹部的級別嚴格執行儀式的規格。對於出席領導的級別、哪位領導贈送花圈、花圈的大小、如何對其評價等都要嚴格要求。但是,直至截稿,當局對這位公開提倡民主憲政的中共黨員逝世一事緘口不言。中國大陸網站和社交媒體上關於李銳逝世的消息也遭到刪除。

BBC中文致電李銳生前居所,得到證實,其遺體告別儀式2月20日在北京市八寶山殯儀館舉行。李南央在周二接受BBC中文網的訪問時說,“這違背了我父親的意願。我用不參加追悼會的形式表示抗議。”

李南央在一份聲明中寫道,“李銳是個人,是個在共產黨的鐵腕統治下保持了獨立的頭腦,宣講常識的有着真性情的人。……李銳自詡為獨立思考的知識份子,那面鐮刀、斧頭的黨旗上沒有他的位置。”

她特彆強調,李銳的這種意願並非遺囑。“他是通過逐年逐月的聊天向我表達的。沒有文字的遺囑,也沒有錄音的遺囑,就是一種意願。”

李南央在聲明中提供了李銳的日記原件照片證實其父親的意願。李銳在1996年3月14日寫道,“今生只缺一揮手,告別無須八寶山。請問骨灰何處撒?樓前樹底作肥源。”他還在2011年7月9日的日記中提到與朋友蕭柏春的談話。最後一句寫道,“黨旗鐮刀、斧頭,就是不重視知識和知識分子。”

在中國的傳統習俗中,人逝世後由其配偶和子女操辦葬禮。對於李南央不參加其父親的告別儀式,有人認為是不盡孝的表現。但李南央回應說,“我不需要顧及世人怎樣看我,但是我需要能夠面對父親,面對自己。我知道父親絕對不能接受將他定位於一個共產黨的正部級幹部進行追悼,我相信父親在天有靈,一定會對那面蓋着染滿人的鮮血的腥紅的黨旗下的李銳慟哭長嘯。”

BBC中文嘗試與李銳現任配偶張玉珍取得聯繫,未有結果。19日晚,一位男士的聲音告訴BBC中文,對於李南央不參加告別儀式表示無奈。但未能對李銳的意願表示回應。

享年101歲的李銳生前政治生涯起伏,晚年越發敢言,其離世在中國網絡上激起眾多人士自發悼念。

百歲老人李銳的傳奇故事

日記留後人

李南央用自己的方式祭奠父親。她將於4月李銳冥旦前,在胡佛研究所(The Hoover Institution on War, Revolution, and Peace)介紹李銳留給世人的東西。她對BBC中文說,“這是一個比較正式的儀式,是我對我父親的祭奠,也完成了我父親的願望。他認為胡佛認可了他的歷史地位,認可了資料的歷史價值。”

李銳把他在1935年到2018年期間所有的日記原件、信件、以及他參加廬山會議時和參加土改時的工作筆記都捐給了位於美國斯坦福大學的胡佛研究所。李南央已經把手記部分整理成電子版,錄入的內容約有一千萬字,可以按日期檢索。

她說,在錄入資料時,“一個字都沒改,一個字都沒刪,完全是原文。”

李南央說,李銳在日記里記錄的多是事件,基本沒有對感情的抒發和對問題的認識。她舉例,日記里記錄了中共的“批條子文化”。“日記里批的條子不下上千個。”誰批的、何時批的、批的數額等都一一在案。

“他日記里有非常多的內容能反應出來,中國的所謂改革開放根本不是市場經濟,還是條子經濟,還是領導人說了算”,李南央說。

1958年7月,李銳(右二)在廬山會議

土改及廬山會議筆記

另外,胡佛研究所還收藏了李銳在土改時期的工作筆記。李南央說,裏面記錄了歷史的冤假錯案。“他在工作筆記里講,老百姓和貧農不肯分地主的財產和田地,說這是喪天良的事。共產黨說農民的覺悟太低。結果真正去分地主財產的人都是地痞流氓,是農村最好吃懶做的人。而且這些人是分財,不要地。”

“這些歷史的素描從共產黨的內部看共產黨是怎麼做決策的。”

李銳還捐獻了1959年參加廬山會議時的工作筆記。廬山會議是共產黨奪取政權之後召開的里程碑式的會議,之後許多黨內的反對聲音消失了。李銳也被列為“彭德懷反黨集團”的一份子,被開除黨籍。沒有歷史記載會議如何召開,討論了什麼。李銳在退休後為此著書《廬山會議實錄》,遭到質疑其史料的真實性。

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秘書的鮑彤於2月16日發送推特,他說,“李銳不朽!是他,告訴世人以廬山會議的真相。他說,陳雲調我到組織部,是要我去牽制和監視胡耀邦——我怎麼能幹這種事!他對毛澤東的罪惡和人品深惡痛絕。他的夙願是憲政民主大開張。實現憲政民主,是我們這些後死者的責任,也是對他最好的紀念。”

1975年11月,李銳的兩個姐姐到磨子譚看望剛出秦城監獄的李銳

時代動蕩與個人情感

李南央說,李銳捐獻出來的資料不僅反應黨的歷史文化,以及黨內部如何執行決策,還包括李銳自己的是非功過。

“他知道這些東西存下來後,李銳就不是大家心目中想像的那麼好的一個旗手,一個領軍人。但他覺得這是研究歷史的非常珍貴的史料,他願意留下來。他不覺得他個人的形象會超越歷史資料的價值。”

另外,胡佛研究所還將展出李銳被關押在秦城監獄時用棉簽棒寫下的詩詞。李南央說,她父親後來在秦城監獄可以看到毛澤東選集和馬列著作。為了維持思考,他用去掉棉球的棉簽棒蘸龍膽紫溶液寫下了上百首詩詞。“這是共產黨的黑暗和殘酷的旁證,”李南央說。

除此之外,還將展出李銳與范元甄交往之初的傳情信,和年輕時的葉劍英用毛筆留言“打氣”。在李南央看來,這些表現了李銳及其戰友在時代動蕩下的感情,“是一個個鮮活的人,一步步走到最後。留給研究者去琢磨、去體會。”

對於如何悼念李銳,鮑彤2月17日再次發表推特回應。他說,“因愛戴先生而前來致哀送行的人,因厭惡那種覆蓋物而拒不出席的人,方式誠然不同,心是完全相通的——同樣敬重先生,同樣都在心底宣誓:繼承和踐行李銳先生的遺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BBC中文記者斯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