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王友琴: 醫生劉浩之死 其母親也服毒自殺

劉浩的母親聽到劉浩的死訊,非常悲痛。老人因此自殺,她喝了劇毒的農藥。可係她死後,家裡的人不敢告訴鄉親她為咩自殺,因為劉浩被講成係「反革命」和「特務」,為「反革命」和「特務」去死,當時也係大罪行。他們只好對外講,係因為和媳婦鬧了彆扭,想不開而自殺的。

劉浩,1926年生,男,陸軍總醫院骨科醫生,在1968年“清理階級隊伍運動”中被作為“特務”遭“隔離審查”。1968年5月31日,劉浩在被“隔離”時,被發現上吊自殺身亡,時年42歲。

劉浩的母親,住在山東霑化縣東營,她得知兒子自殺後,服劇毒農藥自殺。不知道她的名字。

劉浩身後留下了五個孩子,最大的15歲,最小的只有三歲。

陸軍總醫院現在名叫“北京軍區總醫院”,位於北京市區,東四十條。劉浩係這個醫院的骨科主治醫生,他的妻子係同一醫院的婦產科的護士長。劉浩係醫術很好的醫生,原來在天津的醫院工作,後來被調到北京,軍隊的首長需要時,會有車來接他去西山給首長看病。1968年初開始了“清理階級隊伍運動”,他被揭發係“特務”,被“隔離審查”。

劉浩被“揪”出來的場景係非常野蠻而又像“做戲”一樣的。医院裏召開大會。他在禮堂旁邊的小屋子裡先已經遭到野蠻毆打。然後聽到檯子上有人在擴音器里大聲宣布“把反革命份子、特務劉浩押上來﹗”於是早已經準備好的人,就把劉浩從人群中沿着長長的過道押到台上,按着他擺好所謂“噴氣式”姿勢,開始所謂“批鬥大會”。他的妻子在同一醫院工作,必須參加這樣的“鬥爭會”。另外,劉浩還曾經被押到醫院的各科,當時稱為“游斗”。

當時醫院內有一排平房,專門用來關人打人。劉浩被關在嗰度。有一天,他的妻子在那排房子附近看到幾個士兵,都係壯小夥子,圍繞成一圈,毒打骨科的一位老醫生沈天覺。他們把沈醫生的臉和脖子都打腫了。幸虧有兩個女幹部過來講:“唔好打了,再打要打死了。”他們才停止了打。沈天覺在劉浩死亡之前就自殺了。

劉浩的家就住在醫院的宿舍里,但係對被“隔離審查”的人來講,咫尺天涯,不能和家裡的人見面。劉浩死亡的前幾天,他的15歲的大兒子在院子里走,忽然見到爸爸走過來,講:“我諗小亮,你去抱他來讓我睇吓。”他可能係找機會從關他的地方溜出來的。小亮係他最小的兒子,當時只有三歲。他的大兒子趕快回家帶來了弟弟,可係沒有想到這係他們最後一次看到父親。

1968年5月31日,劉浩被發現弔死在敷料間里。醫院的敷料間里有床單等等。勒死他的係用敷料間里的床單撕成的布條。因為布條不夠長,還續上了一截鞋帶。

他的妻子堅持要查看屍體。她看到劉浩的雙手有很深的淤青,懷疑係有人綁住了丈夫的手,勒死了他,然後偽造了自殺的樣子。她從來不相信熱愛生活熱愛孩子的丈夫會自殺。她揾到了上級領導,質問:“鞋帶能弔死人嗎?”領導講:“怎麼不行?”她講:“你試試拿鞋帶把我弔死吧。”可係沒有人理睬她。所以,她後來對“政工幹部”總係反感。劉浩身後留下了五個孩子,最小的孩子當時只有三歲,最大的十五歲。劉浩非常喜歡孩子,花400塊錢買了一個照相機,給孩子們照了很多相片。他也曾經興高采烈地在下雪天帶全家去吃涮羊肉,在星期天帶全家逛北海和頤和園。他死了,他的妻子一個人的工資,要養5個孩子和老人。有一次她到菜窖旁邊撿餵雞的白菜幫子返嚟,剁成餡包餃子。她撿菜幫子的時候碰到丈夫的同學,但係她沒有覺得不好意思,只係事後才回憶起那人的眼神很憐憫。最小的孩子六歲的時候,問她為咩別人有爸爸,自己沒有,她告訴孩子,你的爸爸到月亮上去了,同時自己下了夜班還盡量和孩子一起玩。她盡了最大努力來讓孩子們有一個較好的心理和物質環境。由於經受過度勞累和各種壓力,使她在1977年得了半身不遂,至今仍然癱瘓在床。

劉浩的母親聽到劉浩的死訊,非常悲痛。老人因此自殺,她喝了劇毒的農藥。可係她死後,家裡的人不敢告訴鄉親她為咩自殺,因為劉浩被講成係“反革命”和“特務”,為“反革命”和“特務”去死,當時也係大罪行。他們只好對外講,係因為和媳婦鬧了彆扭,想不開而自殺的。

劉浩的骨灰,當時家人送回了他的老家。他們把骨灰盒埋在劉浩祖父母的墳墓旁邊,可係不敢給立碑留標記。文革後,劉浩被“平反”,要給一批人舉行“骨灰安放儀式”。家人到老家去看,挖了一下,沒有揾到,他們也不願意再東挖西挖,就在嗰度取了一點土,放在骨灰盒裡,帶回了北京。

文革後,1978年給劉浩“平反”時,給了他的家屬四千塊錢,同時開始給還沒有工作的小孩子每個月20元。劉浩的孩子早已長大成人。最近有一個已經被“下崗”了,還不到50歲。

家人不會忘記父親。從1995年開始,每年劉浩的忌日,5月31日,他的妻子都會在家裡掛起他的照片,在照片前點上香,放上點心和花。孩子們都會返嚟,給父親的遺像磕頭。一年又一年,劉浩已經離開他們卅三年了。

他們也還會想,劉浩為咩被害死了。他們想,劉浩聰明能幹,係非常好的醫生,而且熱愛生活,懂得欣賞生活,這樣的人可能遭到嫉妒。他們也想,那時候医院裏分成“紅總”和“紅聯”兩大派,啲人為了顯示自己一派的革命,拚命“揪”階級敵人。他們也知道有人生性狠毒,藉機報復整人,好自己往上爬。但係這些個人性的邪惡,都只有在文革這樣的大形勢下,才能發揮出來,害死了許多劉浩醫生這樣的人。

在劉醫生死亡的一星期之前,“中共中央”和“中央文革”發出了“轉發毛主席關於《新華印刷廠軍管會發動群眾開展對敵鬥爭的經驗》和批示的通知”,號召“穩准狠地打擊一小撮階級敵人,以充分發揮群眾專政的巨大威力,有步驟地,有領導地把清理階級隊伍這項工作作好。”

毛澤東批示的這個新華印刷廠的“開展對敵鬥爭的經驗”,係由“四人幫”之一姚文元組織寫的,其中不但在原則上鼓吹和強調那種迫害人的思想,而且提供具體的整人方法,比如劉浩被“揪”出來的場景,就和嗰個文件中的描寫非常相象。

像劉浩這樣被害死的醫生唔係個別的。僅僅在這個“網上紀念園”里,就有一批。醫生係個古老的職業。他們的工作係治病。人都係會生病的。醫生和其他人之間會有矛盾。但係普通人不會愚蠢到為自己的利益去殺害醫生。考察這個“網上紀念園”里死亡的醫生的故事,我們會知道這樣殘忍而荒唐的對醫生的迫害,只能係文革的產生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中國文革浩劫遇難者紀念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