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謝天奇:中共殺害「文革思想者」 刑前「消聲」令人髮指

原中共中央東北局女幹部張志新因〝攻擊無產階級司令部〞被判處死刑,因瀋陽軍區司令員陳錫聯說〝留個活口,當反面教員,不殺為好〞而改判為無期徒刑。所以,到七五年二月毛遠新主持省委會議後下達處死張志新的命令時,遼寧省已有三十多人在行刑前被割喉管。瀋陽監獄當局割她喉管時不施麻藥,直接把她的頭按在磚塊上。以致旁邊一個女管教員慘叫一聲,昏厥在地,被拖了出去。

〝一打三反〞是中共〝文化大革命〞當中大規模殺戮思想犯、言論犯的一個政治運動。學者估計,運動中非正常死亡的人數應在十萬以上。各方資料顯示,周恩來發動、主導了〝一打三反〞運動,並把北京市樹立成這個運動的〝樣板〞。

上接:周恩來主導〝一打三反〞運動殺人或逾十萬

全國各地〝文革思想者〞慘遭殺害

在中共〝一打三反〞運動中,除了北京的遇羅克、王佩英等人被處死外,全國各地許多質疑中共〝文化大革命〞的〝文革思想者〞也紛紛被殺害。

1970年1月31日中共中央發佈《關於打擊反革命破壞活動的指示》後,全國各地都緊跟在北京市之後,大張旗鼓,大造聲勢地展開宣判處決〝反革命〞行動,惟恐落後或開展不力。

1970年2月12日,南京召開數萬人參加的〝公判大會〞,處決了查金華等人。查是著名〝文革思想者〞之一。

楊健在《文化大革命中的地下文學》一書中說:查金華是南京市〝一打三反〞運動中頭一個被槍斃的人,僅僅因為他用馬列的觀點對現行政策提出了一點懷疑,於是這個認真的年輕人就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為強化運動聲勢,江蘇省革委會機關報《新華日報》,破例於當天出了〝下午版〞,在報道公判大會實況同時,發表〝大號黑體字〞排印的極帶殺氣的社論《堅決鎮壓反革命》。未料到,此舉引來〝反彈〞,引出著名的南京〝2・12反革命案件〞,讓更多的〝文革思想者〞被處決。

查金華被處決及預示大恐怖開始的《新華日報》〝2・12〞社論,引起一些民眾尤其與查金華一樣具有獨立意識年輕人的不滿乃至憤怒,並以行動表達自己的憤怒和反抗。

南京市八中已下鄉蘇北的高中生陳卓然及安姓同學,當天用剪刀剪下社論上的一些字,用這些字再組成表達不滿抗議的類似〝查金華烈士永垂不朽!〞等60多條〝標語〞貼於紙上,於夜間張貼於南京主要街道;轟動南京,省市公安機關忙成一團,作要案偵查。排查幾乎落到每一個人頭上,尤其是回城知識青年。

兩個月後,因某位知情者告密而案破。時年僅20歲的南京八中學生陳卓然於1970年4月28日在五台山體育場萬人公判大會後被處決,同時被處決的另有10餘人。

1970年3月19日,〝文革思想者〞張坤豪等在河北省保定市〝三皇廟〞體育場公判大會後被處決。張2月25日被捕,從逮捕到處決僅22天。

1970年4月14日,同是〝文革思想者〞的毛應星等在甘肅被處決。49歲的女教師毛應星,其兄毛應斗曾就職於抗戰時期著名的西南聯大圖書館,與當時在聯大附中任教的諾獎獲得者楊振寧是摯友,二人同住一屋。其間,曾參加西南聯大組織的假期旅行活動,與揚振寧等一起受到過地方軍政首腦接待併合影。毛應斗喜歡集郵、收藏有一些國家領導人肖像郵票。毛應斗後來與楊振寧、李政道一同赴美留學。赴美前,將自己部分私人物品(包括照片和郵票)交妹妹毛應星保管。這些照片和郵票成了毛應星的〝罪證〞之一。

5月8日,〝文革思想者〞,24歲的女知青丁祖曉在湖南被處決。

5月30日,〝文革思想者〞忻元華等在新疆被處決。

……

中共刑前〝消聲〞手段令人髮指

中共槍決〝反革命分子〞前為使之發不出聲音、無法呼喊〝反動口號〞,採用各種〝消聲〞手段。丁抒在《1970年一打三反運動記實》一文中盤點:

最簡單的是麻繩勒喉管:江蘇省常州市某局長蔡鐵根原是南京高等軍事學院的訓練部長,1959年〝反右傾〞時被撤職。〝文革〞初被抄家,發現他的日記本里有為彭德懷鳴不平的話,即被揪出,被關了三年多。1970年3月11日,獄方用麻繩將他捆綁後宣讀〝逮捕令〞,緊接着便對他宣讀判決書:死刑,不準上訴。他剛要申辯,獄卒便勒緊已套在他脖子上的麻繩,使他說不出話來。接着就把他拉到刑場槍斃了。

竹筒塞嘴:廣東海南島白沙縣槍決女醫士官明華前,用一節竹筒塞進她嘴裏,穿上鐵絲,扎在腦後,使她發不出聲。

〝壓舌板〞:寧夏銀川市槍決〝共產主義自修大學〞成員吳述森、魯志立、吳述樟前,使用了一種〝壓舌板〞,使其在臨刑時無法喊叫。貴陽市建築公司女技術員馬綿珍被處決前已經絕食兩個多月,虛弱得站不起來,當局還是怕她呼喊〝反動口號〞,在她嘴裏塞進了壓舌器,外面再扣上一隻口罩,以免群眾見了心存異議。

割喉管:上海交響樂團指揮陸鴻恩因〝塗寫《毛主席語錄》〞,在〝一打三反〞中被判處死刑,押往刑場前喉管被割斷。甘肅靜寧縣女技術員毛應星被槍斃前,也被劊子手割斷了喉管。

其時,主持遼寧黨政軍全面工作的毛遠新(毛澤東侄子)等,批准了對反革命犯施行槍決前割喉管這一文革〝新生事物〞。第一個遭此處置的是瀋陽皇姑區克儉小學青年教師賈承厚。

一九七零年五月,原中共中央東北局女幹部張志新因〝攻擊無產階級司令部〞被判處死刑,因瀋陽軍區司令員陳錫聯說〝留個活口,當反面教員,不殺為好〞而改判為無期徒刑。所以,到七五年二月毛遠新主持省委會議後下達處死張志新的命令時,遼寧省已有三十多人在行刑前被割喉管。瀋陽監獄當局割她喉管時不施麻藥,直接把她的頭按在磚塊上。以致旁邊一個女管教員慘叫一聲,昏厥在地,被拖了出去。

當時,青年畫家韓美林因〝思想反動〞被下放到安徽淮南市瓷廠勞動,又因〝裡通外國〞而被押在安徽淮南市監獄。

據他回憶,〝十尺零六寸長的牢房裡,經常關上十四、五個人,每個人只有八寸寬的地盤。刑事犯和政治犯亂關在一起,政治犯腳鐐手銬,可以由刑事犯任意欺負。……一殺人,就早上四點拉鈴,然後用幾個高音喇叭同時放樣板戲。然後,凶神惡煞般的劊子手就進來拉人:‘你!’‘你!’‘你!!!’驚天動地的哭叫,隨着是一排懾人魂魄的槍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