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金言:《流浪地球》火爆背後隱藏哪些秘密?

現在中共宣揚的則是虛無縹緲的歷史唯心主義,人類將開啟2500年「流浪地球」計劃,給地球裝上萬台行星發動機,不惜犧牲一半地球人,試圖帶着地球一起逃離太陽系,尋找人類的新家園。中共過去是鋪天蓋地的批評「世界末日」論;現在中共則連篇累牘的宣傳「在不久的未來太陽即將毀滅,太陽系已經不適合人類生存,而面對絕境」,從而把拯救人類的最終希望寄托在共產黨身上。

《流浪地球》被斥是《戰狼》的升級版,一路打雞血。(網路圖片合成)

豬年伊始,中國大陸影視界出現了非常奇葩的現象。名氣不大、也沒有大製作經驗的郭帆導演的賀歲片《流浪地球》,在官方的大力推薦下,逆襲成為過年檔票房冠軍。而在國內外屢獲電影獎項的張藝謀親自參與編劇的新片《一秒鐘》,卻被官方以技術原因緊急撤離柏林影展。這一捧一殺不知中共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

1.每年春晚罵聲不斷,只有通過賀歲片來烘托節日氣氛

“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家萬戶瞳瞳日,總把新桃換舊符。”王安石的《元日》把中國傳統過年的景象描寫得淋漓盡致。而如今過年期間,中共不僅在各大中小城市禁止燃放煙花爆竹,有的地區甚至還禁止貼春聯、沿街撕對聯,讓“春節”變“春劫”,年味越來越淡。

天人合一,是傳統中國人的最高價值觀,也是新年的靈魂所在。所以一年之始,祭祀天地諸神、表達對天地的敬畏。但央視《春晚》,猴年不敢演猴,豬年不敢提豬,成為每年除夕晚上給中共歌功頌德的延長版“新聞聯播”。

過去,出門在外的遊子,不惜千里迢迢,爬山涉水,趕回家吃團年飯。如今,過年則開啟了外出“度假”模式。即使在家過年之人,也大多是“低頭一族”和“葛優躺”,抱着手機發微信、搶紅包、打遊戲、玩抖音,更何況黨員幹部在一起打麻將、鬥地主也要受處分。賀歲片《流浪地球》也只是讓寂寞難耐的城市年輕一代,多了一個消磨時間的去處和網絡聊天的話題。在廣大農村,隨着傳統鄉村的消失,傳統過年習俗也隨着城鎮化“圈地運動”難覓蹤影。

幸運的是,如今大陸觀眾可以通過翻牆軟件或出境旅遊欣賞到再現五千年神傳文化的“全球華人新年晚會”。

2.手撕鬼子抗日神劇遭唾棄,西方流行科幻片成救命稻草

從2011年開始,影視圈就掀起了一陣“宮廷熱”,《甄嬛傳》更是把勾心鬥角的宮廷劇推向了一個新的高潮。因為“後宮”那些事兒,既能在收視率和流量競賽中屢戰屢勝,又能讓演員和劇組享受無數“宮斗紅利”。最近媒體列舉了宮斗劇的五大罪狀,“姐妹撕逼”、“妃嬪互害”、“奸妃投毒”、“皇上痴情”和“太監偷情”等橋段給當今社會帶來了不良影響,導致宮斗劇遭禁播。

大量腦洞大開,三觀盡毀的“抗日神劇”為了配合中共煽動民族仇恨的宣傳,不惜侮辱觀眾的智商。例如《抗日奇俠》里“手撕鬼子”的橋段,還有《永不磨滅的番號》里“手雷炸飛機”的橋段,《箭在弦上》更是誇張,女主角被十幾個士兵包圍強姦,一開始女主角是柔弱的求救,褲子被脫了之後,她突然靈光乍現,一個鯉魚打挺就飛了起來,一個柔弱女子居然可以殺死了十幾個全副武裝的日本士兵……要是共軍真有這麼厲害,也用不着八年抗戰,也許早就解放全人類,統治全世界,也就沒有今天“流浪地球”之說了。

反腐題材電視劇因數量泛濫和過度開採也被監管部門嚴令整頓,退齣電視黃金檔。就連以《人民的名義》等政治小說聞名的作者周梅森也痛心疾首的感嘆,“我的政治小說越寫越多,而腐敗依然存在,有的官員在用權上甚至都懶得用面紗遮一下,簡直就是對我們寫作者的嘲諷,我失望透了。”

正是在國產影片走向窮途末路的背景下,在西方十分賣座的科幻片和災難片就成為中共的首選。

3.逃稅事件令影視界雪上加霜,必須尋找新熱點來恢復元氣

浙江橫店被稱為“東方好萊塢”,既全球規模最大的影視拍攝基地,也是中國影視行業的晴雨表。從2017年12月起,中國的影視行業動蕩不斷。限古令的強化、范冰冰案引發的稅收風波以及資本寒冬,幾乎在同一時間掐住了這個無限風光的行業的命門。

在這場蝴蝶效應中,被舉報的“陰陽合同”事件,引發了中共對天價片酬、陰陽合同、偷逃稅等問題的治理。資本紛紛用觀望暫避風頭;大批影視劇被暫緩投資;大組開始撤離橫店以止損;影視公司紛紛開拓網絡戰場;平台們調頭選擇搞笑片和科幻片。

與此同時,影視股市值也隨之消失逾千億,天神娛樂、華誼兄弟、華錄百納和天舟文化等等成為去年業績爆雷的重災區。萬達也正是看不到中國電影的前景才從《流浪地球》撤資的。

4.充滿意識形態作品被打入冷宮,黨媽不得不親自抓電影工作

列寧說:“電影是教育群眾的最強有力的工具之一”,“在所有的藝術中,電影對於我們是最重要的”。眾所周知,槍杆子和筆杆子是共產黨的兩大生命線。中共利用電影、戲劇、歌舞、曲藝等多種文藝形式,對民眾進行洗腦灌輸,短短几十年時間就用黨文化替代流傳幾千年的傳統文化。近年來,海外最大的中文媒體大紀元發表的《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和《共產主義終極目的》、《魔鬼在統治我們的世界》等系列文章,不僅讓中國民眾認清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也讓世界民眾不再受中共謊言的欺騙。

在中共畫皮被剝開,充斥說教的影視娛樂行業全面進入寒冬的緊急情況下,去年3月,中共中央《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提出:將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電影管理職責劃入中央宣傳部,中央宣傳部對外加掛國家電影局牌子。

因為既要討好大眾,又要讓黨滿意。於是以《戰狼》系列和《紅海行動》為代表的重工業軍事片,開始在中國市場進攻原本被西方佔領的軍事動作片陣地;《流浪地球》作為重工業科幻片,也開始進攻原本被西方佔領的重工業科幻片陣地;與此同時,中國電影的創作題材與藝術風格,從“古典/農村”走向“未來/城市”,從“舊”中國走向了“新”中國;思想主題方面,從反思變成了肯定,從向後看變成了向前看;中國人在電影中不再是客體,而是完完全全的主體;不再是被拯救者,而是拯救者或共同拯救者。

張藝謀的《一秒鐘》以“文革”為背景,無疑觸動了中共的敏感神經和思想禁區,因為人們會從電影中的“勞改營”聯想到目前一直受到國際社會關注的新疆“再教育營”。因此黨媽不得不忍痛割愛。

5.主旋律影片票房大跌,需要盜用科幻文化來包裝黨文化

“一邊是主旋律,一邊是多樣化;一邊是‘四個堅持’,一邊是‘雙百方針’。‘一切依時間、地點、條件為轉移。’”“中共對人類文化的態度從來是為我所用,只要對其統治有利,就一概拿來,決不手軟,亦不吝惜。”(大紀元系列社論《解體黨文化》)

1983年,中國的科幻文學先是被定義為兒童文學,然後又被人民日報定性為“精神污染”“思想毒草”,科幻文學創作熱潮戛然而止。九十年代中後期,科幻的大旗被重新舉起,新生代中國科幻作家也開始成長。如今中共在“民族形式,社會主義內容”的黨文化走向破產之後,受海外啟發,最終瞄準了中國科幻的巨大市場,夢想利用現代數字特效讓黨文化重新煥發出革命的青春。

中共過去宣揚的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現在宣揚的則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地球”。中共過去自豪的是“中國夢”;現在自豪的則是“地球夢”。中共過去鼓吹的是“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現在無神論的中共則鼓吹“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國解決方案”,把自己裝扮成救世主。過去《共產黨宣言》中明確表示要“消滅家庭”,“取消民族”,“取消祖國”;現在中共則大力提倡“大國崛起”,“民族復興”,“家國情懷”。過去中共宣揚歷史唯物主義,聲稱共產主義是“人間天堂”,而通往人間天堂之路就是依靠無產階級先鋒隊即共產黨的領導;現在中共宣揚的則是虛無縹緲的歷史唯心主義,人類將開啟2500年“流浪地球”計劃,給地球裝上萬台行星發動機,不惜犧牲一半地球人,試圖帶着地球一起逃離太陽系,尋找人類的新家園。中共過去是鋪天蓋地的批評“世界末日”論;現在中共則連篇累牘的宣傳“在不久的未來太陽即將毀滅,太陽系已經不適合人類生存,而面對絕境”,從而把拯救人類的最終希望寄托在共產黨身上。

總之,被稱為中國首部“硬科幻電影”《流浪地球》的成功逆襲,卻難掩整個過年黃金檔遠低於預期的尷尬。被稱為史上最強的今年過年檔,票房同比近乎零增長,觀影人次更是同比下降10%,除大年初一外,其他幾天的表現均讓人悲觀。可見,《流浪地球》救不了中國電影,也救不了中共,更救不了地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