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1月中國社融增量近5萬億 投資人警告股市或面臨壓力

1月社融近5萬億,但結構不佳,股市或面臨壓力。

中共央行最新數據顯示,中國1月社融規模增量為4.64萬億元。分析師認為,儘管社融增長大幅超過預期,但社融結構不佳。有投資人警告,在天量信貸數據背後,隱藏的可能是股市的壓力。

1月社融增量高達4.64萬億但結構不佳

中共央行2月15日公布,初步統計,1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4.64萬億元,同比增加1.56萬億元。

不過,分析師普遍認為,1月社融增速大幅超過預期,但結構不佳,主要是來自票據融資和短期貸款:新增企業短期貸款和票據融資達1萬多億元,明顯高於2017年1月的負數,2018年1月的4000多億元。

而更能反映實體經濟的企業中長期貸款並沒有顯著增長:2019年1月新增住戶+企業中長期貸款2.09萬億,相比於2018年1月的1.89萬億,2017年1月的2.21萬億並未體現出特別的擴大。

分析師分析認為,票據融資很大程度來自資金空轉。2019年1月,票據貼現利率走低後和結構性存款利率之間出現了一定的套利空間,企業可以通過開票、承兌和貼現獲得資金,再做結構性存款;對於銀行而言,貼現票據算作貸款,可視為對民營和小微企業的放貸(央行稱票據融資的中小微企業佔比超過六成),爭取定向降准;而企業存回來的結構性存款,也增加了銀行的存款,甚至票據也可以再貼現給央行,大幅改善了銀行的流動性指標。

此外,資金大部分流向基建、地產。據天風宏觀估算,信貸中的居民中長期貸款(0.7萬億)主要與住宅銷售有關,大部分進入房地產市場;企業中長期貸款(1.4萬億)一部分流向基建相關投資;企業短期貸款和票據(包括未貼現票據)(1.49萬億)部分用於借新還舊和理財存款,本質上仍在銀行體系內空轉;企業債券融資(0.5萬億)中,多數去向基建地產。參考WIND中按申萬行業劃分的統計數據,1月非金融行業信用債凈融資2911億(剔除“綜合”),其中“建築裝飾+房地產+公用事業+交通運輸”4個行業合計凈融資1864億,佔比64%;地方專項債用於基建投資和償還債務(0.11萬億);上述幾項合計4.6萬億。

投資人:天量信貸背後的股市壓力

投資人李蓓2月16日撰文表示,央行最新信貸數據顯示,1月單月社融達到天量級別的4.6萬億,大超市場預期。這與2013年1月超預期天量信貸後,商品股票持續下跌近半年有些類似。

李蓓稱,2013年1月,跟今年1月一樣,股票商品共振上漲。然後2月披露數據,信貸大超預期,單月社融2.5萬億。當時的股票基金經理,很激動的據此看多股票市場,尤其看多做多做多周期股。但後來的結果都是悲劇。

李蓓寫道,2013年初,當所有投資人都在為股市反彈興奮之際,大家都坐下來數錢,他卻採取了商品凈空倉,但他是笑到最後的人。

李蓓表示,作為投資人,作為市場的買方,是要對資金負責的,所以,今年1月的天量信貸背後可能也是股市的悲劇。為什麼這麼說呢?

對資產價格來說,比信貸總量更重要的,是信貸的結構。所謂信貸結構,是指企業中長期融資和票據的比例。中長期企業融資=中長期企業貸款+委託貸款+信託貸款+企業債;(表內+表外)票據=票據貸款+未貼現的票據。

這兩類融資的性質完全不同。中長期企業融資對應的一般是實體生產建設需求,比如買設備、蓋房子、修鐵路、架電網。對商品需求和企業盈利的影響是中期持續的。而(表內+表外)票據一般對應投機需求,比如屯鋼材、囤鋅錠、囤棉花,炒大蒜,甚至炒股票。對商品需求是一個脈衝性的短期影響,產業鏈囤貨到一定程度後,往往還會引發逆向去庫存循環。

從企業信貸的角度看,2019年的確更像2013。支持實體生產建設需求的中長期企業融資很是一般,所以對於商品需求的刺激不具有中期持續性,支持囤貨的票據放了很多,對應的庫存都大幅上升。

李蓓表示,如果沒有很強的實際需求接力,囤貨從來都是自我消滅的。庫存高到一定程度,囤貨陣營就開始動搖,價格開始鬆動。當初一起囤貨的夥伴,一不小心就成了對手盤。不得不互相博弈,互相搶跑,互相砸價。這就是大宗商品領域2013年上半年曾經出現的尷尬,也是2019年將要面對的尷尬。

李蓓認為,到目前為止,本輪企業盈利下滑的周期(2018年2季度開始)不到一年,估計2019年1季度和2季度將進入下滑最厲害的階段,會出現顯著的負增長。所以,從盈利下滑周期位置的角度看,企業後續盈利壓力很大,當前A股後續面臨的壓力,遠大於2013年初。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賀景田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