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老照片】李銳生前親筆手書:厭惡中共黨旗、拒絕葬八寶山

【李銳女兒:不能接受共產黨的旗子蓋在父親遺體上】李銳的女兒、目前旅居美國的女兒李南央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說,她不能接受把她父親作為共產黨幹部,她說,那不是真正的李銳:「我不能接受那沾滿了人民鮮血的旗蓋在我父親的遺體上。那是對他的最後的侮辱。」

@馮克力:1955年,中國科學院學部成立大會上,與會代表舉手通過“關於建議依法嚴懲胡風反革命集團的決議”。手臂林立中,明顯可見有兩個人未舉手:一是前排最右端的長髯老者,疑為沈鈞儒;另一個是第二排的一位,難以辨認。在當時肅殺的氛圍里,他們的表現殊為難得!

孫力:張愛玲於1951年毅然決然的離開了大陸,去到了香港,為此她寫道,“不能變成一個鬼,不能說鬼話說謊言,不能在醒來時看見自己覺得不堪入目。一個人必須活得是自己並且乾淨”。

@Ming_the_Great_大明:#五車讀#【我的雜談閑聊反而還會留在你們心中】讀到書中記載的一位叫做塩清的中學教師,在軍國主義盛行時,仍然無視禁忌,直言真相。在學生普遍無心向學的情況下,他更是告訴學生說:“我講課的內容你們終究會遺忘,我的雜談閑聊反而還會留在你們心中”,因此總在教室中閑談與評論實事。他交給學生如何閱讀,勿被愚弄。一位叫謙二的學生果然牢牢記住了他:畢業後不久就應徵入伍,派往滿洲,後又被俘運往西伯利亞勞動,返回日本後生活又很不如意,極度艱辛,但在老年回憶中,仍記下了這位教他看世界的中學教師。為教師者,當學生學術普遍不行時,這位叫塩清的教師是一個路標。

@十年砍柴:鍾叔河先生挽李銳老人:生前是湘靈湘纍復生,千古悲歌龍膽紫;死後有楚戶楚魂不死,萬民痛哭寸心丹。註:李銳當年在獄中,無筆無墨,用竹籤蘸龍膽紫(即紫藥水)寫詩詞,後彙編為《龍膽紫集》。

@caichu88:【李銳女兒:不能接受共產黨的旗子蓋在父親遺體上】李銳的女兒、目前旅居美國的女兒李南央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說,她不能接受把她父親作為共產黨幹部,她說,那不是真正的李銳:“我不能接受那沾滿了人民鮮血的旗蓋在我父親的遺體上。那是對他的最後的侮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阿波羅網東方白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