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翟天臨事件延燒官場 韓正李鴻忠楊潔篪王毅火了

中國大陸最近全民追打涉「學術造假」的北京電影學院博士、演員翟天臨。時評人士胡少江認為,中國網民們對追究翟天臨學術造假一事如此熱心,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於官場。有多個現職高官均被曝光涉及假學歷、偽學歷問題。

翟天臨學術造假延燒官場,官員多有假學歷受關注。(圖片來源:)

中國大陸最近全民追打涉“學術造假”的北京電影學院博士、演員翟天臨。時評人士胡少江認為,中國網民們對追究翟天臨學術造假一事如此熱心,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於官場。有多個現職高官均被曝光涉及假學歷、偽學歷問題。

綜合媒體2月18日報導,最近引起關注的學術造假事件源於上月底翟天臨在微博曬出錄取通知書,其後又在網絡直播時,說了一句“知網是什麼東西?”“知網”是大陸最大的期刊論文數據庫,是博士、碩士和本科生進行文件檢索的主要網站,相關論文都可在其中查到。

翟天臨卻不知“知網”,且無法在網上檢索到他為作者的任何文獻,網民質疑其學歷涉嫌造假。

事後翟天臨雖然回應稱只是玩笑話,但隨着事件如雪球般越滾越大,北京市紀監委2月14日不得不介入調查。

最終北京大學發表聲明確認翟天臨存在學術不端行為。

胡少江15日刊發在自由亞洲的文章表示,翟天臨是一位中國電影演員,作為被中共官方認可的一個象徵,最近還參加了今年央視春晚的表演。他認為中國網民們對追究翟天臨學術造假一事如此熱心,除了也是藉此聲討用文憑行賄的中國大學已經淪為齷齪的垃圾場,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矛頭所指,是那些與翟天臨一樣持有假學歷和假文憑的高官和富賈們。但是在中國揭露高官是不允許的,翟天臨便成為代他們受過的一個“替身”。

文章認為,自詡為“社會精英”的高官和富賈們如此公開地向大學索要文憑,這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極具代表性的一朵奇葩。與世界其他國家相比,在中國的高官和富賈中,持有博士學位的比例是最高的。只要稍微過目一下他們的簡歷便不難發現,這些人中的絕大多數都沒有經過入學考試和學位資格考試,而且還有相當一部分人根本沒有正規的本科學士文憑而直接獲取博士文憑。這些人用來炫耀的高學歷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根本不帶有一絲一毫的知識成分。

中國的高官們利用權力向學校索要文憑,富豪們利用金錢購買文憑,既是因為他們的不自信,也是因為他們的虛榮,更是因為他們的無恥。為了掩蓋自己的不自信,他們格外看重那一紙印着碩士、博士稱謂的文憑,殊不知這隻能是自欺欺人。現在的中國高官們無論是在國外還是在國內都喜歡吹噓自己博覽群書,還會附上一個長長的閱讀書單,這早已經成為笑柄,這種現象的普遍性,不僅顯示了中國官場的無知,更顯示了中國官場的無徳。

近日恰好也有陸媒揭露落馬官員的學歷腐敗。

據《澎湃新聞》2月14日報導說,中共落馬官員的學歷腐敗背後隱匿着官員和高校、科研機構,權力和學歷的複雜利益鏈條,這一利益鏈條是驅動學歷腐敗的重要因素。

文章說,梳理中共十八大以來“落馬”的省部級高官履歷可以發現,部分官員一邊身居高位,一邊拿着高學歷,工作學習“兩不誤”,有些官員甚至連基礎學歷都沒有,最後卻成了博士、教授、研究員。有的官員學歷專業跨度很大,從理科到文科,從文科到理科,還有的從文科跨到工科,有些跨專業尚在可理解範圍內,有些則“令人匪夷所思”。

文章說,學歷腐敗和權力腐敗、經濟腐敗、道德腐敗相互交織,把真正想搞學術研究的人擋在學術大門之外。在中共官場重學歷的導向下,高學歷成為更高權力的“敲門磚”,一些官員為了升遷而拚命“撈學歷”。而作為“權學同謀”關係中的高校,為了利益不惜損壞聲譽,兜售文憑,淪為了不法官員的“奴僕”甚至“幫凶”,給官員主動送教授職銜、博士學位等。

中共官場假學歷、假學位並非什麼秘密。官方媒體也承認這一點。

去年初,中共黨刊《半月談》曾披露,中共十八大以來142名落馬的省部級以上高官中,擁有碩士學位以上學歷佔了80%以上,其中48人擁有博士學位,26人專業跨界,佔54%;66人擁有碩士學位,33人專業跨界,佔50%。

如,中共前天津政協副主席、公安局局長武長順工作四十餘年,從未離開過公安行業,卻獲得了工商管理碩士、工學博士和高級工程師的頭銜。

中共雲南省前副省長沈培平本是中文專業,2007年跨界取得了北京師範大學資源學院自然地理學專業的理學博士。五個月後,他被聘為該校資源學院兼職教授。

中共司法部“首虎”、司法部政治部主任盧恩光,被指是“五假”副部級官員。盧恩光僅讀過高中,他卻通過購買、送禮等方式,先後獲得了本科、碩士、管理學博士文憑以及法學博士後的研究經歷。

《第一財經日報》2016年也曾報導,中共落馬省部級高官中,許多人都是所謂“邊工作,邊學習”,有的甚至基礎學歷都沒有,最後成了博士,成了教授,成了研究員。比如有江澤民“揚州大管家”之稱的季建業,曾任南京市委副書記、市長。他第一學歷幾乎沒有,但最終獲得了博士學位。

文章認為,這其實是權學交易的結果。

不止落馬者,在任的也一樣,持有假學歷、偽學歷已是官場常態。多家海外媒體連日來翻出多個中共現任高官的假學歷醜聞。

自由亞洲曾刊發專欄作家高新的文章說,中共政治局委員中的7名“博士”生,沒有一個是正兒八經的博士,全部是所謂的“在職博士”,他們根本沒有在學校集中時間學習,哪怕只是集中一年半載去學習。至於“碩士”學位就更是笑柄,很多都是大學“賄賂”給他們的,是典型的官場學歷腐敗的產物。

文章點名中共政治局委員、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有國外學習經歷”,但該學歷是中共政府花費20萬元派他到美國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受訓三周”,真正的“培訓”時間不過就是十幾堂課,全部都是洋人站台,中國人翻譯。

而現任政治局常委、前上海市委書記韓正,官方簡歷中說他是“在職研究生學歷,經濟學碩士學位,高級經濟師”,實際上他從上海徐匯起從安裝隊倉庫管理員做起,在沒有任何學歷的前提下,即被提拔為上海市化工局團委書記。純粹工人出身的韓正,沒有經歷過一天正式的大學校園生活,後來一直“在職學習”,成了具備“研究生學歷”和“正教授級高級職”的“黨內知識分子”。

另外,有媒體引述香港《前哨》2018年4月號署名蔣力的文章披露,中共外交系統內長期存在拉幫結派和互斗亂象。

文章披露,以王毅為首的北二外派,曾致信中央政治局,揭露楊潔篪的歷史學博士學位是假的,指楊在南京大學歷史學繫世界史專業在職研究生學習,水分極大。

而王毅也被舉報其南開大學經濟學碩士、外交學院國際關係學博士是假的,所謂在職學習、遠程攻讀,沒有經過系統全面、認真的學習,只是有利用職權(外交學院屬於外交部下屬單位)巧取豪奪。

胡平前述文章則表示,中共官場的無徳是整個中國社會道德潰敗的最集中的表現,也是中國社會問題的總根源。如果每一個社會成員都知道那些高官們的所謂文憑是假的但他們仍然不知羞恥的頂着假文憑四處招搖的時候,他們當然也就知道,對這樣的官員是絕對不可信任的。推而廣之,既然假文憑可以在官場盛行,那麼正在官場和社會盛行的一定還會有不少其他的假貨,包括官員們的政治說教,也包括他們對社會對民眾所做出的那些承諾。

雖然不信,但是為了生存,或者畏懼迫害,民眾對權力者們還要裝得十分相信、萬份虔誠的樣子,如此就形成了全社會說假話的風氣。一個盛行說假話的社會一定是一個幹壞事沒有底線的社會,因為無論幹了什麼壞事,都可以冠冕堂皇地用假話來進行粉飾,慣於在假話環境中生存的民眾也不會揭穿它。

胡少江文章最後指出,這樣一個幹壞事沒有底線的社會不僅僅是容忍惡行,更是鼓勵惡行,久而久之,幹壞事變成了社會的正常行為,幹壞事的人便會從少數變成多數,整個社會終究會自行潰爛,現行制度下的中國似乎已經走上了這一條不歸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