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中貿易戰 暴露北京虛弱與僵化的政治體制

備受矚目的中美貿易談判下周將繼續,或是3月1日最後期限到來前的最後一輪談判,預計將簽署正式備忘錄。外界注意到,過去一年美國總統川普發起的貿易戰,暴露了北京僵化的政治體制。

川普掌控以談判破局?

川普15日表示,下周談判後,“我會在那之後的某個時候與習主席見面,討論一些未解議題,我們將一對一地直接解決它們。”

德國之聲16日發表政論作家白信的文章說,中美貿易談判結果不出意料,似乎完全按照川普在談判前所定調的劇本展開:非常接近協議達成,中方甚至承認達成了原則性共識,卻未簽署任何文本,包括備忘錄。

川普昨天還表示,如果他看到與中方的談判“正在接近達成協議或者交易正在朝着正確的方向發展”,他有可能延長對中國商品加關稅的時限。

商人出身、精於談判之道的川普總統從頭到尾掌控著談判進程,文章說,如同冷戰時期圍繞各種裁軍談判的進程,逐漸將蘇聯這一泥足巨人拖向深淵,中美貿易談判如果不斷反覆、繼續,也可能最終引致一個相似的結局。

美國一再要求“結構性改革”,中共一直都十分抵制。然而,文章認為,北京缺乏戰略性的反制,無時不刻暴露出虛弱。

貿易戰下北京分裂加劇

近期,在中國社交媒體上,中美貿易戰成為最為熱烈的主導性議題。文章說,美國對貿易戰的發動和動作一直引領着中國的公共議程,進而對中國的決策層發揮着間接影響。

去年12月起,北京的各方人士開始打破沉默,公開批評最高層的失誤。

清華大學政治系原講師吳強近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說,美中談判一旦破裂,下月的中共“兩會”將非常棘手,“在會場內外都會對習近平的執政權威產生嚴重的懷疑,這是中國政府不願意看到的。在目前國內困難的經濟形勢下,也沒有做好足夠的準備。”

而中國公眾也在少有的討論里意識到,美國政府所提出的結構性改革方案,其實正是中國未來深化改革開放的指南。

德國之聲文章說,這對不敢驟然拋棄改革開放路線繼承者的中共領導人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輿論挑戰,黨內分歧在去年下半年後也隨之加劇,動搖著領袖權威。

前中紀委官員王友群撰文說,如今習近平仍面臨政變危險,去年以來仍不時傳出逼宮、倒習等傳聞,習出訪安保則持續升級。

中共高層官員甚至對英媒透露,美中貿易戰已經使得中共黨內,陷入你死我活的利益爭奪和權力鬥爭。

僵化政治中共陷危機

更重要的,德國之聲文章認為,本次北京談判所凸顯的第二層面是,不在談判現場的兩位元首並不對等。

美國總統川普雖然受着三權分立的約束,還因國會牽制而被迫關閉聯邦政府,時長創下美國歷史紀錄,但是美國民主體制下的總統制設計,卻賦予總統在對外談判上極大的自主性。

反觀習近平,雖然幾乎不受約束的個人權力,但卻受限於中共的僵化政治。文章說,這個體制雖然充滿唯唯諾諾和層級服從,卻被錯綜複雜的官僚機器和程式化的表演政治所固化,而且越來越像前蘇聯勃涅日列夫時代的僵化和停滯。

自美中貿易去年戰開打,北京的談判方式再次印證了一個過去幾十年的中共外交模式,即以強硬的姿態開始,然後突然全盤放棄。連戰爭模式也不例外,如1962年的對印戰爭,和1979年的對越戰爭。

而在其間不多的重大外交談判,文章舉例,1954年的日內瓦和談、1979年元旦前夕的中美建交談判等等,幾乎都一再重複了這種“紙老虎”的外交模式,這表明北京的外交缺乏堅實的戰略基礎,外交談判和最高決策層之間也缺乏足夠信任。

文章說,過去一年中美貿易戰的進程,不僅為中國內部提供了一個難得的輿論窗口,也為國際社會了解中共政治提供了一個窗口。

外界發現,他們面對的咄咄逼人的對手,或許更像冷戰後期的蘇聯,當時陷入停滯的蘇聯全力以赴地盜取西方的先進技術,並且掩蓋自身的困境,而最終如同泥足巨人一般地坍塌了。

文章最後說,這或許是北京政府在2019年伊始便意識到的危機來臨了。

從近期官媒的報導中,習近平的講話凸顯其有強烈的危機感,如“防範黑天鵝及灰犀牛事件”“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中共面對“七大風險”,中國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為“最壞情況”做好準備,等等,似乎印證了這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