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姜維平: 孟晚舟獲准保釋 華為困境卻剛開始

華為困境剛剛開始

今年對中國是不吉利的一年,中美貿易戰,雖有90天的緩衝期,但由於加國應美要求拘留華為公主孟晚舟,給年終歲尾的戊戌年抹上一道陰暗的色彩,再加上中方以刑拘兩位加籍公民而反制,使加拿大也倒向美國陣營,預示明年的中西對抗,將拉開更寬的大幕。毫無疑問,2018年12月12日,經過法官與律師的唇槍舌劍,激烈交鋒,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溫哥華高等法院,已批准孟晚舟保釋,她已經回到家裡,但對於和中共官方密切的科技巨頭華為而言,災難和困境才剛剛開始。

華為是民營還是國營

人們都知道,由任正非創辦的華為,最初由深圳起家,但因其高科技產品的實用性與特殊性,而引起官方高度依賴,專制集權統治,不僅需要它監控自己的國民,而且滲透世界各國,因此,官方有條件大舉注資,強力扶持,任家親友的軍方背景,也利於官商融為一體,飛速發展,如日中天。2018年第二季,它已佔有全世界手機市場的百分之十二,超過蘋果,使美國深感恐慌,假如中國政治制度與美對接一致,有獨立司法可以限制手機獲取信息的使用,也問題不大,但恰恰相反,華為手機給美國等西方國家帶來一種難以抵禦的不安全感,故對其嚴密跟蹤監控,孟晚舟的涉嫌犯罪被拘,非一日一時之事,美國警方不會輕易出手,只不過孟在12月1日取道溫哥華去墨西哥,落在加拿大警方手裡,又需引渡聆訊,這似乎有點偶然,從中共官方急不可耐的

惱怒,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約見美國駐中國大使布蘭斯塔德,提出抗議,並對加拿大的警告看,華為後台的確很硬。

以前,已有加籍港商鍾安平被中共警方抓捕判刑,其經濟罪名從一開始就有巨大爭議,但加拿大默不做聲,使中國感到加國軟弱可欺,或許鍾安平既是港商,自然也是中國人,他是象徵性的加拿大國籍,亦未可知,反正給我的印象,“厲害了我的國”,管他中國還是外國,只要它想抓,就能判刑,想判多少年就判多少年,無所顧慮,因為政法委代表黨,主宰一切,輿論再鬧,也照樣重判,既不再意毀掉他的一生,也不在意加國的感覺與媒體的指責,而此次事件大為不同,一方面加國敢抓,一方面中國敢反制,對華為雙方均在意,他們對孟晚舟如此重視,或許足證她隱秘的身份,非同尋常,西方有媒體懷疑她是高級“間諜”,筆者不敢妄加推測,但她12月13日回家後之後,不理法官對她“保持肅靜”的告誡,而發表在朋友圈的文字這樣寫到:“為華為而傲,為中國而傲”,似乎不打自招,她多年供職的華為,已是中共官方滲透美加的特殊工具,無怪乎緊跟美國之後,英國,澳洲,日本等許多國家對其4G網絡設備進行抵制。

為錢還是所謂事業?

以前,有關任正非的報道,在輿論場較多,但他的公主孟晚舟卻隱藏很深,這也符和女性一般不事張揚的個性,但這回她有些不走運,由於她的先生到庭支持她,並需要友人,律師具保,一些私人信息被公開,原來,比她年齡小几歲的劉某是她第二任丈夫,她已有四個孩子,而且,她和先生名下擁有兩處位於溫哥華的豪宅,價值1000多萬,另有港媒披露,她在香港九龍還有價值8500萬的物業,等等,可見其已豐衣足食,再擴而大之想像,他的父親任正非身價32億美金,這與其也有份,如此富可敵國,她為何還要那麼辛苦,她是中了“錢邪”,還是肩負使命?她一再強調人生價值,那麼,她的“事業”是什麼?尤其是在法庭上,她的律師以她曾患甲狀腺癌而求情,已證明她隨時可能舊病複發而撒手人寰,毫無疑問,依她的閱歷,應知人生有限性與青春的可貴,恕我直言,假如她死後,比她小的先生不可能不另築愛巢,這等於說,自己冒險追逐的一切,多為他人所有,這位精明無比的女性不可能不知道,但她還要絞盡腦汁,舍家撇業而奔波於旅途之上,並且於2007年之後繞道美國,去墨西哥等國做生意,這究竟所為何事?是否她不得不這樣辛勤?或奉命行事?

美國不會輕易放過她?

由此可以懷疑她的身份特殊性,也許她是瘋狂逐利,不顧死活的生意人,也許是特工,為中國國安服務,我不得而知,只有從媒體浩如煙海的報道梳理思緒。網絡披露她曾掌控一家設在香港的名叫星空的公司,以隱蔽的方式與伊朗等受美國禁運制裁的國家做生意,經營額度為上億美金,她把帶有美國生產芯片的手機,銷往這些敵對國,不論是為了賺錢,還是為了事業,都不會影響美國紐約州東區法院對她的指控,一旦定罪,最少也要坐牢30年,因此,美國司法部門假如在未來60天之內,不要求加國引渡她,她將逃過一劫;假如相反,她可聘請律師上訴到加國聯邦法院,再纏訟延期,可能將持續多年,她的故事將不斷被媒體聚焦放大。

無疑地,接下來的問題是,自身難保的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會像他推特聲稱的那樣“干預司法”,放過她嗎?他競選時重用的私人律師邁克爾,科恩,在12月12日,剛被紐約聯邦法院判了3年刑,他認罪,包括稅務欺詐,銀行欺詐,競選資金違規,向與川普有緋聞的艷星支付“封口費”等8項罪名,而“通俄門”的指控還沒完,他還敢斗膽杯葛司法人員嗎,而且,司法部已使孟晚舟案件進入引渡程序,會中途罷手,自食惡果嗎?

任正非不吉利的廣告詞

人們常言:有錢就任性,華為老闆的緋聞不足談論,幾任老婆也是事實,這些傳聞似乎也旁證了他大名的含意,“任性”就不再乎是非,實際上,商人們在無休止逐利,追求財富過程中,難免“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比如,“華為公主”孟晚舟經過溫哥華,全神貫注於下一個億萬利潤進入囊中,卻忽略了美國的法規,等司法部對其亮劍,雖有萬貫家產,也不得不束手就擒,假如是在“厲害了我的國”,她老爸隨手一個電話,立即有北京高官一聲令下,而化解誤會和矛盾,最多浪費點小銀子而已,但在“楓爺”之國,美國的執法長臂可以伸及,但“我爸是李剛”的恐嚇,卻無人當響屁,這或許應驗了任正非酷愛的廣告辭:痛,並快樂着。他的下屬精心設計的廣告畫面里有兩隻腳,一隻裸露受傷而流血,一隻穿着芭蕾舞鞋而優雅舞蹈,過去小孟是後者,這回是前者,這是輪迴還是報應,讀者們可以查看海外“博訊網”12月12日轉發的一位與華為員工有舊的人,寫得記實文章,進而得出自己的結論,對此我不必複述,

總之,字字都是血和淚,華為的巨額財富來自何方?任正非家族的富貴榮華,是否建立在無數打工族的血淚之上,我不敢下結論,只有華為人寸心知。假如過去,由於華為的官方背景,中國的“愚民”只有忍氣吞聲,那麼,一旦把公司業務伸進老美的領地,就像在泰國有遊客把玉指伸進鱷魚的大嘴一樣,它咬不咬你全看冷血動物的心情,被中國體制寵壞了的華為,別想通吃全球,上帝創造的財富是平等分享人類的,無論地位貴賤,華為的舞鞋不可能獨霸己身。

孟晚舟能逃過一劫嗎?

筆者在YOUTUBE網站開闢的“讀報點評”專欄,曾經指出,這回孟的官司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她想靠金錢掙脫,恐怕很難,這要看兩點,一是美方指控她的事實證據是不是確鑿,這一點的確靠錢聘請律師辯護;二是回顧往昔看她的德性如何,由媒體報道得知,她和先生劉某曾在2013年於重慶創辦一家外國語學校,我們知道,重慶是偏於中國西南一隅的貧窮直轄市,中共兩任權貴薄熙來與孫政才,都先後在霧都折戟沉沙,其原因都是只想虛構政績而無視老百姓的溫飽死活,筆者在《薄熙來與奧迪哥》,《停唱紅歌,救救母親》,《王婭與薄瓜瓜》等文章里,多有論述,對孟晚舟而言,假如他辦學是為了解救幫助重慶可憐的掙扎在溫飽線上的窮人,哪怕是營利與公益共存也罷,她就能化險為夷,假如相反,已有金山銀山,還貪得無厭,不擇手段地賺錢,那只有悲慘的結局:把無盡的票子,房子,車子留在外面,自己卻不得不遷入美國大牢服刑,或如王健之死,豈不悲哉?

(2018年12月13日於多倫多。香港前哨雜誌2019年1月號首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