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中國女留學生在加拿大認「乾爹」或將被遣返

20歲的留學生Vivian(化名)來自中國,獨自居住在加拿大溫哥華市中心一處豪華兩房公寓里,背着$2800加幣的LV書包,戴着$4000加幣的愛馬仕手錶,在許多同學都要半工半讀的時候,她不僅不需要支付房租,每個月還有幾千加幣入賬,讓她支付學費和其它奢侈開銷。唔係因為她係富二代或官二代,只係因為她有三個“乾爹”,他們係她的經濟來源。

“乾爹”在西方被稱為“Sugar Daddy”(糖爹),一般係年長的男人為年輕的女孩“Sugar Baby(糖寶)”提供經濟“援助”。

作為一名留學生,Vivian係通過各種不同的網站揾到“糖爹”的,目前的三個“乾爹”中,最年輕的係一名40歲的香港商人、最年長的係66歲的馬來西亞人,第三名來自台灣。

“我剛來加拿大的時候,其他留學生朋友全身都係名牌,我很嫉妒。”

“我找過兼職,還在按摩院打工過,但掙的錢遠遠不夠買嗰啲奢侈品。”“乾爹”則會慷慨地送她禮物,包括高檔手機、MacBook Pro筆記本電腦等。

越來越多的年輕留學生開始像Vivian一樣,不再半工半讀,而係依靠“糖爹”支持奢侈的生活。

天上真嘅那麼容易掉糖餡餅?醒醒吧!

找Sugar baby,對於“糖爹糖媽”來講,意味着陪伴、感情和甚至肉體;對於年輕人來講,則只意味着錢。

幾乎所有網站上都寫着:“不強制要求發生關係”。很多學生認為,只需單純的聊天陪伴或者短期約會,就可以掙到快錢。23歲的Emily(化名)本來也係咁想的。

“我講:‘好啊,我們約會吧,啊等等,我沒有合適的裙子’……然後就讓他們給我買條裙子,或者給我錢。然後我就會去和他們約會,約會完了就再也不見面。”但很快,她就發現,事情根本沒有咁簡單。

“很難描述這種感覺,但你要物化自己,才能讓別人屈尊降貴對待你。”她講,她遇到的大部分“乾爹”都很不願意輕易花錢。

資料圖

21歲的Fiona係劍橋大學的碩士生。她在尋找糖爹的網站註冊後,花了很多時間完善自己的個人資料,因為“我真嘅很需要錢”。

“我花了很多時間,介紹我的精英大學,這個網站就係吸引嗰啲喜歡學生的人。我倒沒覺得咩,橫掂就係玩遊戲。”

和Emily一樣,她很快發現了問題。“我們先係一起喝杯咖啡,第一次不會收到任何錢,然後他們要不就拉黑我,要不就問我要唔好去開房。我會拒絕,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我發現很難揾到網站中描述的那種男人,只想要約會,就會給錢。在網站待一段時間後,我們就會互相加WhatsApp,然後他們就會問我要裸照。我會講,這讓我感覺不舒服,然後,就又沒有然後了。”

“我在網站上註冊了6個月,一分錢都沒拿到。”

毫不意外地,當“糖寶”但不接受性關係,很難達到尋找糖爹網站上描述的“每個月平均$2580加幣收入”的狀態。

你以為只係認個乾爹那麼簡單?移民局卻不這樣認為

很多年輕的留學生天真嘅以為只係約會一下,但加拿大移民局並不這樣認為。“他們可能會比較天真,不覺得自己係在從事性工作,也沒有對面臨的風險有足夠的認識。”

加拿大移民局表示,“糖寶”也可能被視為從事性工作。根據此前加拿大移民局公布的數據,舊年已經有136人因為涉嫌非法賣淫而被直接遣返,更有312人因為被懷疑涉嫌賣淫,在入境時就被遣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蒙城華人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