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法專家:西方必須走出認知誤區直面真實的中共

最近十多年來西方政治以及經濟學者撰寫的有關中國的書籍可謂汗牛充棟,但真正以理性地,現實的眼光描述中國的政治社會,分析中國崛起影響西方的書籍卻屈指可數。法國知名學者,法國國際關係學院(IFRI)亞洲中心研究員 Sophie Boisseau du Rocher與法國智庫托馬斯·摩爾學院(Institut Thomas More)中國問題研究員

Sophie Boisseau du Rocher和 Emmanuel Dubois de Prisque近日新作:中國與世界或者中國係世界 fRFI法廣

最近十多年來西方政治以及經濟學者撰寫的有關中國的書籍可謂汗牛充棟,但真正以理性地,現實的眼光描述中國的政治社會,分析中國崛起影響西方的書籍卻屈指可數。法國知名學者,法國國際關係學院(IFRI)亞洲中心研究員 Sophie Boisseau du Rocher與法國智庫托馬斯·摩爾學院(Institut Thomas More)中國問題研究員 Emmanuel Dubois de Prisque近日推出的新書:中國與世界,就係其中之一,該書的書名一詞多意,也可以翻譯成中國係世界。

兩位作者發表此書的目的係為了讓法國,乃至歐洲的讀者了解一個真實的中國,而唔係他們意想中的中國,他們認為,只有在知己知彼的前提下,才能夠展開真正的對話。

請點擊視頻觀看本台對兩位作者的專訪:

法專家:西方必須走出認知誤區直面現實的中國

法廣:您們在簡述此書時講到:中國如何改變自己,改變我們。您們真實地感覺到中國正在改變我們嗎?

Emmanuel Dubois de Prisque我不能肯定中國係否開始改變我們,但係確實存在這種威脅。當然要講改變,還必須首先確定我們自己究竟係邊個。中國共產黨擁有八千萬的成員,而且現實強烈願望要將其意志強加於人。而歐洲目前卻正處於猶豫觀望反思的時期。因此他們很可能會乘虛而入,將他們的口號意願強加於人,改變我們的行為,使我們珍惜至今的價值與事務在他們的影響下消失無蹤。

Sophie Boisseau du Rocher:我們今天發現中共與我們使用的並唔係同樣的標準。中國今天正日益強盛,並且正計劃在2049年,也就係建國一百周年時成為全球第一大強國,中國當然有必要將其自身的標準對外傳播。而與此同時中國實際上正在移動我們運用至今的衡量坐標。

法廣:既然全球化已經不可逆轉,既然中西方必須在同一個地球上生存,歐洲難道就不應該學會接受與他使用不同標準的中國?

Sophie Boisseau du Rocher這就係問題的關鍵所在,也係美中貿易談判的焦點,歐洲對此也自然密切關注。因為出口商品不僅僅係商品同時也傳播一種觀念,一種世界觀。今天我們必須每時每刻面對這一事實。我們從華為的例子上就能夠看到,中國人的世界觀與我們的完全相左,所以從長遠的角度來看很可能給我們造成威脅。

就拿數據掌控權的問題來看,這也係西方與華為的談判的關鍵所在。所以我們必須開放思想,了解中國人的世界觀,同時也必須讓中國人尊重我們的世界觀。所以雙方必須坐低來談判。期待華為事件能夠促使中西方進行實質性的交流,並且划出雙方之間互不侵犯的紅色界線。

Emmanuel Dubois de Prisque係否應該接受中國?這係一個十分有意思的問題。長期以來我們以為在經濟推動下,中國也會成為一個民主社會的一員。這當然係一個十分樂觀的設想,但卻並唔係以實事求係的態度來接受中國。所以,必須以現實的眼光來看中國,這也係我們寫這本書中的初衷,實際上就係接受中國的一種方式。接受一個現實的中國而唔係想像中的中國。長期以來我們可能將願望當作現實,而今天我們必須謙虛地面對現實。首先從認知上接受現實,認真接受中共的官方言論:例如要清洗歷史的恥辱,收復台灣等等。這一切都唔係空話,中共正在採取的具體的政策足以講明。接受中國意味着以顯示的眼光來看中國,意味着嚴肅看待中共的官方言論,儘管它們有時令我們難以接受。

法廣:全世界網絡安全專家一致指出在網絡信息控制權問題上,歐洲只能在美國與中國之間做出選擇:多年來歐洲受到美國的操控卻並未表示任何抗議,為何今天對中國如此難以容忍?

Sophie Boisseau du Rocher我認為主要有以下兩個原因,首先美國長期以來係我們的盟國,幾十年來我們之間的合作不僅停留在經濟領域而且還涉及在安全領域。這當然與中國的關係完全不同。其次,中國人的運作方式及價值觀也與我們不同,今天我們意識到數據控制不僅涉及民用而且涉及軍事,所以,這確實十分令人擔憂。最後儘管美國並唔係一個完美的國家,儘管美國的民主也並不一定完善,但係,在美國至少有可以制衡政府的機制,在出現明顯越權的情況下至少存在可以抗爭的框架。而在中國這並不存在,這就係為咩我們必須對此關注。由於上述種種原因使我們與中方的對話進展艱難。

法廣:您們在書中介紹了中國政府如何一步一步掌握對國際標準化組織 ISO的控制權,這講明美國對中國試圖在電信行業推出中國標準的擔憂並非空穴來風,法國參議院近日否決了政府提出的有關限制使用電信設備的議案,您對此有何評論?

Sophie Boisseau du Rocher這係一個很典型的例子,顯示我們係多麼充滿幻想,甚至可以講有些幼稚。有些法國企業例如Bouygues和SFR完全依賴華為的設備,法國有些高校例如巴黎理工學院(Polytechnique)與華為合作開發技術與新的技術標準。這些新開發的技術標準今後點算?法國政府當然對類似的合作項目完全知情,這事件本身並唔係壞事,但係開發之後係否應該將這些技術投入生產?係否因為有華為的參與而放棄使用?係否應該冒險使用這些技術從而可能給中方提供掌控的機會?所以很明顯這些技術開發係多麼的敏感,而我們在進行談判合作時並沒有充分做好準備。我們在技術開發領域對中方的資金產生依賴,這些問題雖然由來已久,但而今天卻越發敏感。顯示我們在中方的巨額資金,技術以及政治壓力下,似乎我們並沒有選擇的餘地!中共發給我們的信號又積極鼓舞又帶有威脅性,中共顯示強大的意願令我們擔心。我們在做出開放友好姿態的同時必須意識到中共在口號的後面所隱藏的真正的意願,而這些意願有可能對我們造成傷害,不僅傷害我們的生活環境,而且會威脅我們的基本價值。所以,我們真誠地希望能夠與中國開展對話。既然世界難以容忍兩大互相競爭的全球化,來自西方的全球化與來自中國的全球化都唔係解決問題的辦法。那麼,我們必須協調各自的立場,互相尊重各自的立場價值。要達到此一目的必須學會互相了解,我們這本書的目的就係為了介紹中共特色到底係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