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梅桑榆: 當年「批林批孔」轟轟烈烈 原來係要搞垮周恩來

——當年農村係怎樣「批林批孔」的

十年浩劫中,每一次小運動,農民都要參與其間,有“第二次文化大革命”之稱的“批林批孔”運動,農村也照樣搞得轟轟烈烈。

當時,林彪被“偉大領袖”指定為法定接班人,地位之高,已係一人之下,億人之上。自“偉大領袖”在天安門城樓上接見紅衛兵之後,林副統帥手舉紅寶書,陪伴在領袖身旁的照片,被大量印刷,出現在全國千家萬戶的牆上,後來又有林彪的標準像發行。隨着語錄歌的流行,馬屁音樂家又把林副統帥的語錄譜成歌曲,其中《學習老三篇》流行最廣,人人會唱。林彪的威信,也因此與日俱增。

文革期間,全國人民都享受史無前例的“大民主”,從中央到人民公社,乃至生產隊的領導,罵邊個都行,連周恩來總理也被批判過,唯獨不可罵兩個人,第一個當然係“偉大領袖”,第二個便係林副統帥,邊個要係批判林副統帥,或係口頭上的貶低,也要挨整。

第一個公開貼反對林彪大字報的人,係北京的老幹部舒賽,被關進監獄,迫害至死;遼寧的張志新,講林彪的“頂峰論”係錯誤的,被割斷喉管後槍斃(當然她也批判了江青);黑龍江的郭維彬,講林彪係“埋在毛主席身邊的定時炸彈”,在獄中受盡折磨,險被處死;安徽的石仁祥,因寫信給黨中央,講“林彪唔係馬克思主義者,而係修正主義者,對人民危害太大。堅決打倒林彪”,而慘遭殺害……

農民大多文化不高,更無咩理論水平,但也有人對他跟在領袖身後,“寶書不離手,萬歲不離口”的諂媚相看不慣。我們公社有個老農,指着牆上的林彪像講:“這個人長着兩道八字眉,臉上沒有四兩肉,帶就一副奸臣相。”結果被批鬥了好幾場,並戴上“反革命分子”帽子,打入四類分子行列。

然而,1971年9月中旬,卻傳來驚人的消息——林彪死了,而且係不得好死!

林彪的死訊,開始只作為小道消息流傳。一天晚上,我和一幫人到離家三里外的園藝場看電影,一個上海知青神秘兮兮地對我講:“國家發生了一件大事,你可知道?”我問:“不知道,咩大事?”他講:“林彪死掉了!”接着,他又講:“係坐三叉戟飛機逃往蘇聯,被導彈打下來的。他的老婆和兒子,都跟着一起完蛋了。”我聽了雖很吃驚,但卻似信非信。他又囑我:“這事國家還沒有公開,你唔好亂傳,更唔好講係我講的。”我心竊笑,你自己已經在亂傳了,還怕人家亂傳?我回家對父親一講,父親也很吃驚,又囑我在外面唔好亂講。

沒過幾天,果然就有中央文件下達。生產隊停了工,隊長召集社員,到某家開會,傳達文件,其內容,便係林彪叛國出逃,因飛機失事,摔死在蒙古溫都爾罕。又講林彪及其死黨,秘密策划了一個《“五七一工程”紀要》,陰謀發動政變,暗害毛主席。而具體實施暗殺計劃的,便係林彪的兒子林立果。

林立果在全國選“妃子”時,我家鄉的鳳陽中學,有個姑娘被初選,併到南京(也許係蚌埠)參加複選,曾轟動一時,鳳陽人對林家選美的條件和過程,傳講得繪聲繪色,津津有味,因此我對這個名字很熟悉,想不到這小子20多歲,便跟老爹一起命喪異國。

在農民心目中,林彪與“偉大領袖”形影不離,係親密戰友,現在,居然講他死了!這個消息來得太突然,太離奇。一人在念文件時,大夥就嘰嘰喳喳地竊語,隊長几次吆喝:“安靜,安靜點!不講話沒人講你係啞巴。”大家仍在交頭接耳。待到文件念完,社員們便大聲議論開了。

有人講:“林彪這個狗東西膽子真不小,竟然想害毛主席,他就係不死,我們也要狠狠批判他!”

有人問:“林彪唔係毛主席的接班人嗎?毛主席的位子以後就係他的,他還要搞咩政變?”

有人便答:“毛主席身體太好了,林彪這狗日的等不及了!”

有人又講:“我早就看林彪唔係好東西,看他那副長相,就係個奸賊!”

大家正七嘴八舌地議論着,一老農用煙袋指着幾個罵林彪的人,講:“你們這些人,一天到晚只知道扛順風旗,中央的事,你們知道個鳥。林彪活着時,你們敢罵他?嚇死你們!”

老頭一句話把大夥噎住,大夥不再罵林彪。冷了一會場,一個平時愛潑講潑講的婦女,又發表高論:“毛主席真係瞎眼,怎麼能選林彪這個壞蛋當接班人呢!”在我家鄉,邊個若吃了別人的虧,或發現看錯了人,愛講“算我瞎眼”,意思係講,我沒看清你的真面目,原來你唔係東西。她講這話,並無惡意,但這話很容易被人講成係在罵“偉大領袖”,蹲在牆根食烟的丈夫嚇壞了,一個箭步竄上去,照她肩上狠揍了一拳,將她打倒在地,喝道:“你不會講嘢,唔好胡講,給我滾家去!”婦女不敢頂嘴,從地上爬起來,向丈夫翻了翻眼,噘着嘴離開了會場。丈夫對老婆的及時懲罰,得到了積極分子們的諒解,否則她可沒好果子吃。

生產隊改為半天幹活,半天學習,學完了文件,學報紙,學了好幾天,這事才算告一段落。

轉眼過去兩年多,社員們都忙着掙工分,為溫飽拚命,早把林彪忘了,不料公社卻號召各大隊、生產隊“批林批孔”,小喇叭里也不斷播送《人民日報》、《紅旗》雜誌的社論。我們又係半天上工,半天學習,掙了好幾天快活工分。

生產隊平時幹活,男男女女就愛胡扯,甚至嘻戲打鬧,扭作一團。大夥坐在一起,又不出體力,胡扯的興緻更高,讀報的人一放下報紙,大夥便開始講葷話,過嘴癮。隊長開始還制止大家,但他和大夥對於林彪、孔老二,都不知從何批起,只好聽之任之。

小鎮上的批判氣氛,則與生產隊大不相同。學校老師在街頭搞了幾個大批判專欄,有大字報,有孔子的言論畫成的漫畫,可謂圖文並茂,通俗易懂。咩“克己復禮”、“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咩“唯女子與小人唯難養也”,“學而優則仕”,……都被逐條批判,且畫了漫畫。又講孔老二“四體不勤,五穀不分”,東奔西走,想鬧個官當,弄得“惶惶如喪家之狗”,云云。至於林彪,只手書過咩“天馬行空,獨往獨來”,“勉從虎穴暫棲身,講破英雄驚煞人”,“悠悠萬事,唯此為大:克己復禮”,便講他早有篡黨奪權的野心,講他信奉孔子,尊儒反法,而江青同志指出,凡係尊儒反法的,就係賣國主義者,凡係尊法反儒的,都係愛國主義者。林彪尊儒,係賣國主義者,所以後來才叛國出逃,等等。

如此一來,社員們也略知一二,知道孔老二到底哪裡有問題了。公社通過一番普及宣傳,便召開批判大會,對林彪和孔老二進行缺席審判。林彪有標準像,便找來糊在木牌上,照例打上紅叉,孔老二無畫像,只有由老師憑想像畫上一幅,當然係尖嘴猴腮,不成人樣,也照例打上紅叉。參加公社批判會的,有學校老師和社直機關的幹部職工,他們幾多有些文化,批判起來,也像那麼回事。大隊的批判會,參加者大多係社員和隊幹部,啲老頭老太,為了掙工分,也積極與會,批判孔老二,困難很大,笑話也就難免。

至於“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唯女子與小人唯難養也”,社員大致懂其意思,批判講:“孔老二真唔係東西,竟敢侮辱勞動人民,我們貧下中農早都當家作主了,他想治我們?那係做夢!”又講,“毛主席講,婦女能頂半邊天,孔老二卻把婦女比作小人,這係侮辱我們婦女啊!係和毛主席他老人家唱對台戲啊!”他們竟未犯當今走紅學者于丹女士的錯誤,真係奇蹟。

至於咩“克己復禮”、“學而優則仕”,大夥就搞不懂了,但搞不懂也得批。我家鄉方言把“吃”講成“keí”,與“克”字發音接近,一個老貧農,耳朵不好使,把“克己復禮”,聽成“keí雞烀驢”,於是批判講:“林彪成日只知道享受,講咩‘油鹽萬事,唯吃唯大’不但要keí雞,還要烀驢,一年到頭,得幾多驢才能夠你烀?這樣的人怎能治理好國家,他和嗰啲死黨要係掌了權,天天烀驢吃,今後我們連推磨都搵唔到驢了!這狗日的死得好,死得好呀!”

蔡三爺作為貧協主席,當然也要與會,而且在主席台上就坐。他的口才本就不凡,又以貧宣隊的身份在學校里呆過幾天,學了不少名詞,他發言講:“孔老二係咩東西,肚子里有點學問就不知天高地厚,居然猖狂叫囂,臭老九優於我們革命幹部,孰可忍孰不可忍!”說著說著,又把憶苦思甜的口號用上了,“知識越多越反動,一肚子學問等於一肚子壞水,優在哪裡?讓孔老二這樣的人混進革命隊伍,我們貧下中農豈唔係又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我們無產階級就係要搞‘學而差則仕’!”

十年浩劫過後,人民才知“批林批孔”運動的真正目的,係要搞垮周恩來,但當年百姓邊個又能知其內幕?這場運動中的運動,從1974年1月開始,一直折騰到下半年,鬧劇才算基本結束,而國家為此付出的代價係工業減產,農業欠收,國民經濟遭受了嚴重的損失。

2010-01-26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